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04章 幽千雪到

武神主宰
     所有人都窒息了,只覺得呼吸困難,渾身發抖。

    這么一艘龐大的戰艦,僅僅是傲立在丹道城上空,就將眾人壓抑的幾乎喘不過氣來,威勢比之血孤武皇的氣息強了何止數倍?

    這又是何等高手前來?

    玄晟閣主的臉色也變了,這么一艘戰艦,以他的見識,深知是執法殿的頂級戰艦,能夠駕馭這等戰艦的人物,必然不是血孤武皇這樣的走狗人物,至少也是執法殿的核心人員,如果對方是來擒拿秦塵的,自己又攔得住嗎?

    他能扛住血孤武皇的威勢,那是因為血孤武皇畢竟只是個外人,執法殿的走狗,就算是得罪了,以自己的身份也能周旋。

    可得罪了執法殿的核心,必然會引發丹閣和執法殿之間的沖突,到時以他的身份,絕對不可能周旋得過來。

    “秦塵,過會若是情況不妙,我會發動丹道城陣法,阻攔執法殿的出手,你抓住機會,就立馬離開丹道城,回武域去,我也只能做到這么多了!”轉過頭,玄晟閣主暗中傳音給秦塵,聲音中有著無奈和嘆息。

    好不容易看到這么一個天才,能夠給北天域丹閣爭光,甚至,讓自己重回武域,誰知道,竟然攤上了這么一件事。

    不管秦塵究竟是不是兇手,只要被執法殿帶走,不死也要掉一層皮,自己也只能盡力周旋,讓丹閣總部出面保下秦塵了,不過,成功的概率,恐怕也只有一半不到。

    執法殿的手段他雖然沒嘗過,但卻聽說過太多了,這是一個進去后,就休想再出來的勢力,任你權勢滔天,身份驚人,也只能任其宰割。

    “閣主大人你放心,我不會連累丹閣的,更何況,清者自清。”秦塵心下感動,傳音說道,但眉頭,卻深深皺起。

    “哈哈哈!玄晟,現在我執法殿大人前來,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么底氣和我執法殿叫板。”

    玄晟閣主等人驚怒,血孤武皇卻是哈哈大笑,興奮萬分,一揮手,道:“諸位,隨我迎接執法殿大人下艦!”

    只有他知道,這戰艦的出現,并非是他匯報而來,應該是某位大人無意中路過丹道城,碰上了這么一件事,但能調用這等大艦的,整個執法殿除了統領大人之下,便是統領大人之下的兩位核心副統領才可以了。

    不管是哪位大人前來,只要自己言明厲害,定然會出手擒拿秦塵,到時候玄晟閣主再想阻攔,恐怕就是找死了。

    他哈哈大笑著,而后神色瞬間變得恭敬無比,單膝跪地,抬頭迎天。

    嗡!

    眾目睽睽之下,那戰艦下方出現一道光柱,一名名身穿鎧甲的女子,從中走出,器宇軒昂。

    “這是……執法殿的核心隊伍。”

    玄晟閣主心中一沉,在執法殿中,有一群人是絕對不能惹的,那就是身穿紅色鎧甲的執法殿親軍,這群人,都是執法殿從大陸各地挑選而出,各個都是不世天才,而且皆為女子。

    她們的修為或許不會太高,有不少人甚至只是武王修為,但卻是執法殿最為核心的弟子,絕不容輕辱。

    哪怕是得罪了最不起眼的一個,也比得罪血孤武皇這樣的高手恐怖的多。

    傳聞,上一次就是有一支這樣的小隊被襲擊,才惹來執法殿統領姬紅塵的震怒,在整個北天域全域通緝兇手。

    只見一隊隊這樣的隊伍走出,足足有五隊,排列在前方,像是在恭迎什么重要人物一般。

    這讓眾人更加心驚,操控著戰艦的,究竟是什么人物?

    雪狐武皇心下更驚,把頭顱也低垂的更低了,幾乎卑微到了塵埃。

    “呼!”

    眾目睽睽之下,一名身穿黑色鎧甲的女子落下,這是一名八階初期的武皇,僅有三十多歲,天賦驚人,且容貌絕麗。

    她氣質高傲,冷冷走下,眼神睥睨,一身修為雖只有八階初期,但那目光,卻似乎完全不將整個丹道城放在眼里般,只是凝視下方,如履平地般,落在了廣場中央。

    “屬下血孤,見過徐大人!”

    血孤武皇見到來人,倒吸一口冷氣,來人竟然是徐艷大人,這么說來,這一次調動這戰艦的,是龔鳳副統領嗎?

    北天域執法殿,姬紅塵為統領,但在統領之下,還有幾大副統領,其中有兩大副統領是姬紅塵大人的親信,也是核心副統領,而這龔鳳副統領便是這兩大副統領之一。

    而徐艷,又是龔鳳副統領的親軍,向來寸步不離龔鳳副統領,現在徐艷大人出現在這里,那么龔鳳副統領還遠嗎?

    在執法殿中,姬紅塵統領很少出面,正常情況下兩大核心副統領就代表了北天域執法殿的權威,許多任務都是由兩大副統領執行,血孤完全沒想到自己竟會在這里遇到龔鳳副統領,他頓時激動的渾身顫抖,頭顱也愈發的低垂。

    “哦?血孤?你怎么在這里?”

    徐艷冷冷看了血孤,目露疑惑,但不等血孤回答目光便已經轉開,血孤的修為雖然比她要強,但在她的眼力,血孤這樣的散修只是執法殿的一條狗而已。

    “這位,是丹閣玄晟閣主么?”徐艷目光落在玄晟閣主身上,微微一凝,相比血孤,玄晟丹道大師的身份自然更令她敬重。

    “正是老夫。”

    玄晟閣主點點頭,目光疑惑,聽這徐艷的語氣,似乎不像是來興師問罪的,怎么回事?

    徐艷拱拱手,渾然不理會有些混亂的場面,她也懶得理會,淡淡道:“玄晟閣主,聽聞你們丹閣有一個叫秦塵的煉藥師,不知在何處?還請玄晟閣主喊出來。”

    原本有些緩和的氣氛,瞬間再度凝固。

    秦塵,又是秦塵?不用說了,這群人絕對是要捉拿秦塵的。

    康友明等人頓時狂喜,一顆沉到谷底的心,瞬間跳了了心口,激動的血液沸騰。

    而玄晟閣主等丹閣之人,卻是目光一凝,只覺得無盡的壓力席卷而來,面色發白。

    就在他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之時。

    “塵少!”

    突然一聲激動的高呼從頭頂傳來,卻見在徐艷之后,從戰艦中走出了一個身穿白衣的絕麗女子,看到人群中的秦塵之后,瞬間飛掠了下來,而后在眾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下——

    瞬間抱住了秦塵。

    正是幽千雪!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