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06章 懷疑我嗎

武神主宰
     風云劍皇也沒料到執法殿的人居然根本不給他開口的機會,急忙對血孤武皇大喊道:“血孤大人,還請血孤大人為在下出言相勸,在下真的是一片拳拳之心,為了執法殿的安危著想啊,還請幾位大人聽我說話,這秦塵狼子野心,根本不是什么好人,乃是當初被執法殿通緝的要犯。”

    風云劍皇根本不敢還手,只是閃避著大吼道。

    “什么?這秦塵是執法殿通緝的要犯?”徐艷一愣,頓時凝神看來。

    幽千雪一怔,旋即怒道:“徐艷大人,這風云劍皇胡說八道,還請徐艷大人明察,塵少怎么可能會是咱們執法殿通緝的要犯?這不可能!”

    風云劍皇繼續大喊道:“在下所說,絕無虛言,執法殿的血孤大人可以為在下作證,還請幾位大人明察。”

    “什么亂七八糟的?”徐艷臉色一沉。

    “讓他說。”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從頭頂響起,從那戰艦之中,驀地走下一位身穿藍色鎧甲的清麗女子,此女子一身藍色鎧甲,背后湛藍色的披風在風中獵獵招展,一身修為高達八階后期,看起來,僅有四十多歲,給人一種英姿颯爽的感覺。

    她眸光冷漠,一出現在廣場上,便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和玄晟閣主分庭抗禮,除此之外,無人能與其爭輝。

    正是執法殿的兩大核心副統領之一的龔鳳副統領。

    “屬下,見過龔統領。”

    霎時間,全場的執法殿隊員全都躬身行禮,目光恭敬。

    “血孤,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們又怎么會在這里?”龔鳳看向血孤武皇,冷冷喝道。

    龔副統領剛來到丹道城,就感受到丹道城氣氛的不一般,而且血孤武皇作為執法殿的人員,沒有重大事情,豈能輕易操控戰艦帶人前來丹道城,如今聽說秦塵乃是執法殿捉拿的要犯,立即沉聲詢問。

    血孤心頭一跳,急忙跪伏在地,緊張道:“回龔統領,事情是這樣的……”

    在龔副統領面前,他不敢有絲毫隱瞞,當即將今天是丹道城挑選圣子的日子,再加上康友明和風云劍皇他們的邀請說了出來。

    “龔副統領,屬下接到消息,也是大吃一驚,但此事事關我們執法殿的威嚴,所以不敢怠慢,可誰曾想,丹道城玄晟閣主絲毫不將我執法殿放在眼里,若非副統領大人前來,這丹道城的人甚至要對我等動手了,實屬無法無天。”血孤怒氣沖沖道。

    “還有這回事?”龔副統領的目光瞬間凝望向秦塵。

    嗡!

    秦塵只覺得一股恐怖的威壓彌漫而來,轟,腦海之中仿佛有驚濤卷起,眼前無數景象崩滅,宛若天地毀滅一般,有一種死亡來臨的窒息。

    “這龔副統領好強的實力。”秦塵吃了一驚,此人的修為雖然和血孤武皇相差無幾,可在氣勢上,卻比血孤武皇強了何止一倍。

    “龔副統領,塵少絕不會是你們所說的兇手,這一定是誤會!”幽千雪急忙道。

    風云劍皇見狀,心底大喜,自然想乘勝追擊,急忙道:“統領大人,如果這秦塵真的是執法殿擒拿的要犯,那問題就嚴重了,這幽千雪和這秦塵,關系極為親密,甚至可能就是情侶關系,而這幽千雪處心積慮想要加入執法殿,她的目的是什么?我想不言而喻了,統領大人,不得不察啊。”

    “你胡說八道。”幽千雪臉色發白,震怒道。

    “呵呵,閣下說我胡說八道,那我問閣下一句,當時赤練大人他們在天龍湖遇襲的時候,爾等是不是也在天龍湖附近。”風云劍皇冷笑道。

    幽千雪臉色一變,當時他們的確遇到了執法殿的執法隊伍,而且中途秦塵還獨自離開了片刻,后來就傳出執法殿執法隊伍在天龍湖遇襲的事情,這件事,幽千雪和卓清風他們本身就有懷疑。

    如今風云劍皇詢問,她內心自然緊張,因為她很清楚,以執法殿的可怕,想要調查出這些再簡單不過了。

    驚怒之下,卻冷哼一聲:“當時我等的確路過天龍湖,也曾遇到過一隊執法殿的隊伍,但這又能說明什么?聽聞赤練大人他們是遭遇了兩名武皇強者,我們的隊伍中,可都是武王,哪里來的兩名武皇?”

    “哈哈哈,只要你承認就好,至于武皇?此子雖然只是武王,卻擁有武皇級別的修為,否則又豈能斬殺我妖劍宗的旭風劍皇。至于另一名武皇,誰知道是不是你們的朋友,又或者,就是你自己,同樣隱藏了實力,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風云劍皇冷笑。

    “一派胡言。”幽千雪又驚又怒。

    “龔統領,屬下也覺得事有蹊蹺,所以才非要帶走此子不可,萬一此子真是兇手,再加上此女加入了我執法殿,萬一抱有什么別有用心的目的,對咱們執法殿,必然會有巨大影響,諸位大人想想是不是如此?”

    血孤武皇知道事情到了這地步,必須要將秦塵和幽千雪拖下水,否則,回頭倒霉的就會是他。

    此言一出,眾人臉色皆變,場上諸多執法殿隊員看向幽千雪的目光頓時變了。

    如果秦塵真的是兇手,那幽千雪還加入了執法殿,那么問題可就嚴重多了。

    一時間,場上氣氛大變,所有人看著秦塵的目光,都變得不善起來。

    玄晟閣主在一旁臉色鐵青,卻不知道該說什么,若是龔副統領鐵了心要抓秦塵,他再阻攔也沒有辦法,只會引發場上執法殿和丹道城的大戰,若光是血孤一人,他無所畏懼,可如今再加上龔副統領和諸多執法殿隊員,他也不得不掂量一下后果。

    秦塵的命是命,可丹道城諸多支持他的藥王的命同樣也是命。

    徐艷也是臉色一變,立即道:“龔大人,若血孤所言是真的,那不得不防。”

    聞言,風云劍皇和康友明等人頓時大喜,沒想到事情還能有這么峰回路轉的時候。

    “呵呵,徐姐,你們捉拿什么犯人我可不管,但這幽千雪可是我引薦入執法殿的,你們是在懷疑我的眼光嗎?”

    就在這時,姬如月卻突然開口了,嘴角含笑,淡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