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09章 受害者

武神主宰
     靜!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場上所有民眾都呆呆的睜大眼睛,駭然的看著被拍成血霧的風云劍皇,以及渾身殺氣的龔鳳副統領,一個個張大嘴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一個個呆若木雞。

    可怕,太可怕了。

    這可是妖劍宗老祖,堂堂北天域一中等皇級勢力的掌權者,就這么被直接拍成了灰飛,連問都不帶問一聲的,這讓場上眾人只覺得渾身發冷,冰冷的涼意,在全身流竄。

    “老祖!”一旁的燕十九渾身鮮血淋漓,那是風云劍皇的鮮血,濺落了他一身,他呆呆而立,半晌之后才回過神來,發出一聲悲涼的低吼。

    “閣下也是妖劍宗的?很好!”龔鳳副統領冷笑一聲,她眸光冷漠,直接抬手,嗡,黑色的真元手掌出現,散落混沌氣息,朝著燕十九頭頂拍落下來。

    “龔姐且慢,這妖劍宗不過一螻蟻勢力而已,怎會有膽子利用我執法殿?其中說不定有隱情,對方極有可能也是被利用的。”姬如月在一旁連開口道。

    當初在參加妖劍傳承的時候,她也曾和這燕十九打過交道,這燕十九對其態度也算恭敬,重要的是此人行事頗為磊落,倒也不像是壞人,所以姬如月有心其他求情。

    秦塵意外的看了眼姬如月,姬如月的用意,他也感受到了,沒想到這姬如月居然還有如此仁慈的一面。

    “的確有此可能。”龔鳳眸光一閃,停下殺手,頭頂之上,一雙眼瞳突然散發出迷蒙光芒,瞬間籠罩住了燕十九。

    燕十九驚怒的表情頓時呆滯了起來,雙眼變得無神。

    “說,你們妖劍宗哪里來的膽子敢利用執法殿的,如實說來!”龔副統領冷喝。

    “是丹閣的康友明和金圣杰兩位副閣主聯系的我們妖劍宗,得知我妖劍宗和秦塵有仇怨之后,他們表示可以聯系到執法殿的人,把赤練大人的事情扣在秦塵頭上,到時候不但能剝奪秦塵成為圣子的可能,將其陷害,更是可以引發執法殿和丹閣的沖突,讓玄晟閣主在上級丹閣中失去威望。”燕十九呆滯說道。

    “撲嗵!”

    康友明和金圣杰直接跪下了,渾身發軟,驚恐道:“不,不是這樣的。”

    血孤武皇也身體一顫,臉色發白,撲嗵一聲也跪下了,完蛋了,康友明和金圣杰這下害死他們了。

    龔副統領臉色鐵青,冷冷道:“這么說,對付赤練的兇手是秦塵這樣的消息,是你們妖劍宗散播的謠言了?你們妖劍宗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燕十九道:“這些都是老祖自己的猜測,前些日子我妖劍宗的妖劍傳承開啟,結果我妖劍宗弟子未能得到最大收獲,反而是被這秦塵和姬如月獲得了傳承機會,老祖心下惱怒,派遣旭風長老追蹤秦塵,豈料旭風長老卻意外死在天羅皇朝外的山脈中,老祖懷疑兇手是秦塵,結合此子的情報,所以才得出了這么一個猜測。”

    “其實老祖也沒有任何證據,只不過心懷怨恨,再加上那秦塵有可能會成為丹道城圣子,幽千雪也有可能加入執法殿,老祖本著先下手為強的原則,這才被康友明和金圣杰副閣主鼓動,在這丹道城大比的日子上鬧事。”

    “康友明和金圣杰副閣主保證,一旦等他們操控住了丹道城,將來會大力扶持我妖劍宗,讓我妖劍宗成為北天域最頂級的皇級勢力……”

    在龔副統領的控制下,燕十九將所有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原來,妖劍宗控訴秦塵的一切,都只是風云劍皇自己的猜測,而沒有任何的證據,同時,也是因為康友明和金圣杰的許諾,加上對方保證會有執法殿插手,他們才下定決心,今日鬧事。

    轟!

    燕十九的話傳出,全場嘩然,所有人都憤怒的看著康友明和金圣杰,這兩人好卑鄙的手段,竟然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故意陷害秦塵,更是想引來執法殿的插手,逼走玄晟閣主,好險惡的用心。

    一個個盡皆用憤怒、忿恨的眼神望過來。

    特別是丹閣的諸多長老,恨不得將兩人殺之而后快。

    康友明和金圣杰臉色發白發灰,徹底癱軟在地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好,好,這些家伙,果然好大的膽子,連我執法殿都敢利用,看來我執法殿久不發威,都以為我執法殿是吃素的了!”

    龔副統領惱怒低喝,之前是赤練隊長被襲擊,現在又是這群家伙利用執法殿,在不嚴懲,實屬無法無天!

    “死!”

    一聲厲喝,龔副統領猛地一掌拍落,噗的一聲,妖劍宗的燕十九宗主當即連慘叫都未能發出,瞬間灰飛煙滅,化為血霧。

    “唉!”

    秦塵一聲嘆息,對著燕十九,他也沒有任何惡感,好好的當自己的妖劍宗的宗主不挺好的么?何必非要摻和到這樣的事情中來。

    至于風云劍皇擔心的自己成為圣子后會報復妖劍宗,那秦塵只能說他想多了,只要妖劍宗不再來惹自己,自己也懶得理會這妖劍宗,畢竟一個小小的妖劍宗,他根本看不上眼,更別說自己在妖劍傳承中也獲得了一定的好處,不是那種忘恩負義之人。

    可誰曾想,對方非要致自己于死地,殺人者,人恒殺之,他這么做,無疑是自尋死路罷了。

    殺死燕十九之后,龔副統領的目光又落在了風行宗的罡風武皇身上。

    撲嗵!

    罡風武皇兩腿發軟,再也站不住,直接就跪下了。

    “大人饒命,大人饒命啊,我風行宗也是受小人誘惑,并沒有利用執法殿的心思,還請大人明鑒,是妖劍宗告訴在下,秦塵殺了我風行宗的種子弟子楊凌,在下惱怒之下,這才信了風云老賊的鬼話,在下也是受害者啊。”

    生死之前,罡風武皇什么風行宗老祖的霸氣都沒有了,整個人跪伏在地上,就跟一個蝦米一般,哭泣求饒。

    “受害者?若非受到利益趨勢,你會冒著這么大的風險,為宗門一個小小的核心弟子報仇?”

    龔副統領冷笑,恐怖的威壓席卷開來,八階后期的可怕真元瞬間籠罩住了罡風武皇,在罡風武皇驚恐絕望的目光中,噗的一聲將他絞殺成了粉碎,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灘斑駁的血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