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10章 大人饒命

武神主宰
     龔鳳又豈是那么好糊弄的?罡風武皇說他只是受害者,怎么可能?

    一個核心弟子在宗門中的確身份非凡,不同一般,但又豈會讓風行宗這么一個中等皇級勢力老祖,豁出去和北天域丹閣作對?說到底,還是利益驅使,狼狽為奸罷了。

    還說自己是什么受害者?可笑!

    龔副統領強勢出手,瞬間斬殺兩大皇級勢力老祖的狠辣手段,瞬間驚住了所有人,只見密密麻麻擠滿了人的廣場之上,所有人都鴉雀無聲,被壓抑的氣息震懾的仿佛要發瘋,卻沒人敢說一句話。

    殺完風云劍皇和罡風武皇,龔副統領目光旋即又落在了康友明和金圣杰兩人身上。

    風云劍皇和罡風武皇不過是兩只小蝦米而已,這兩人,才是這一次事件的主謀,利用他執法殿,對玄晟閣主施壓的罪魁禍首。

    “饒命,大人饒命。”

    康友明和金圣杰兩人戰戰兢兢,根本沒有反抗的心思,只是驚恐的喊道。

    龔副統領的殺伐果斷已經把兩人徹底嚇傻了,完全沒有了丹閣副閣主的風度。

    “跳梁小丑。”

    諸多丹閣的藥王厭惡的看著兩人,一臉不屑。

    “饒命?你們兩人膽敢利用我執法殿,罪無可恕,居然還敢求饒,去死吧!”龔鳳嘲諷一聲,根本不理會兩人的求饒,反手一掌便是蓋壓而下。

    轟隆!

    八階后期的武皇威壓如同一座大山壓在兩人身上,兩人雖然都是八階中期巔峰的武皇,但在心神俱裂、心驚膽戰之下,根本沒有抵抗的勇氣,也完全抵抗不了,只能絕望的看著縱橫無匹的恐怖真元將他們籠罩,一個個面露絕望。

    眼看就要隕落,噗,突然,有人強勢出手,將龔副統領的攻擊瞬間轟散,阻止了她的出手。

    “玄晟,你敢阻我?”龔副統領大怒,冰冷的目光刷的看向玄晟閣主,渾身殺意沸騰。

    強勢出手阻攔龔副統領的正是丹道城的玄晟閣主。

    “閣主大人救命啊!”

    “我們錯了,我們以后再也不敢了,還請閣主大人救我們。”

    絕望中的康友明和金圣杰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求救起來。

    鏘鏘聲響起,一旁的執法殿眾人卻紛紛抽出了武器,殺氣騰騰的看向玄晟閣主,顯然只要龔副統領下令,她們就敢強勢出手,和丹閣的人拼個你死我活。

    “龔副統領,老夫并非阻你,而是康友明和金圣杰他們畢竟是我丹閣的人,雖然已經被老夫逐出了北天域丹閣,但畢竟還有煉藥師身份,就算犯了錯,也應該由老夫來處理。”玄晟閣主沉聲道,態度不卑不亢。

    “呵呵,好一個由你來處理,好,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處理?!”

    出乎意料,龔副統領居然沒有直接發飆,而是怒極反笑,冷眸觀看,嘴角勾勒嘲諷的笑容。

    “康友明、金圣杰、望永盛……”

    不理會龔副統領的嘲諷,玄晟閣主看向康友明等人,臉色冷漠,一個個念出二十多名藥王的名字。

    撲嗵!撲嗵!

    一瞬間場上頓時跪滿了一地藥王,場面無比的震撼。

    七品藥王,在北天域任何一個皇級勢力都會受到尊重,可如今,卻跟犯錯了的孩子一般,跪滿了一地,讓人唏噓不已。

    “閣主大人,我等知錯,還請閣主大人給我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只要閣主大人救我們一命,從今往后,我等必然盡心竭力,為丹閣服務。”

    “是啊,看在我等這么多年為丹閣做出了諸多貢獻的份上,閣主大人饒我們一命吧。”

    二十多名藥王嚇得臉色發白,哀求不已。

    玄晟閣主面色冷漠,無視眾人的求饒,冷冷道:“爾等為了一己私欲,勾結外敵,陷害我丹閣天才,破壞我丹閣秩序,丟盡了煉藥師的尊嚴,我玄晟,身為北天域丹閣閣主,御下不嚴,有罪。不日,我自會前往武域上級丹閣負荊請罪,至于你們……違反丹閣規矩,斬無赦!”

    “開人,開啟大陣,清理門戶。”

    玄晟閣主一聲令下,嗡,丹道城上空的陣法,陡然散發迷蒙光芒,無數恐怖的陣光降臨,瞬間落入下方的二十多名藥王之中。

    “不……”

    “閣主大人,你不能殺我!”

    “我是藥王,你也只是七品藥王,你無權殺我!”

    “啊!”

    凄厲的慘叫聲響起,廣場之上,二十多名藥王在眾目睽睽之下,被無數陣光籠罩,一個個發出凄厲的慘叫,而后灰飛煙滅,徹底隕落。

    二十多名藥王同時隕落,其中還包括丹閣兩大副閣主,如此場景震撼了每一個人,場上眾人,無比臉色發白,身軀顫抖。

    少頃,陣光散去,廣場中央一片狼藉,無一人存活。

    濃郁的殺意和血腥之氣,彌漫空中,令人發寒。

    龔副統領震驚的看了眼玄晟閣主,沒想到玄晟閣主竟然如此之狠,直接將二十多名藥王在眾目睽睽之下斬殺,這要何等的勇氣?

    哪怕他是北天域丹閣的閣主,消息傳回武域丹閣,也必然會遭受責罰,難逃懲戒。

    秦塵和其他煉藥師,也紛紛看向玄晟閣主,只見他臉色灰白,目光暗沉,像是瞬間老了十來歲,落寞不已。

    下令斬殺二十多名藥王,這是需要多大的決心和勇氣?無法想象。

    “玄晟閣主處事公正,龔某佩服。”龔副統領淡淡說道,對玄晟閣主先前出手的不滿,也瞬間煙消云散。

    她跨前一步,最終來到血孤武皇面前,冷冷道:“血孤,你可知罪?”

    “屬下知罪!”

    血孤武皇嚇得臉色發白,跪伏在地,不敢抬頭,堂堂八階后期武皇,此刻就像一只鵪鶉,瑟瑟發抖。

    “抬起頭來。”龔副統領冷喝。

    血孤武皇心頭狂跳,腦子一片空白,茫然的抬起頭。

    啪!

    頓時一個耳光抽來,將他抽飛出上百米,一張臉迅速的紅腫起來,張口吐出混著鮮血的牙齒。

    “身為執法殿人員,卻因為一己私欲,被別人利用,你好大的膽子。”龔副統領厲喝,身上暴涌出凌厲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