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11章 屬下聽令

武神主宰
     “求大人饒命,求大人饒命,屬下知錯了,還請大人給屬下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血孤武皇急忙又跪在地上,咚咚咚,拼命的磕頭,才片刻間,額頭就已血跡斑斑,一片模糊。

    眾人看的無比唏噓,一個個心驚肉跳。

    身為八階后期武皇,血孤武皇在整個北天域,也算是巨頭一般的強者了,論實力,就算是比龔副統領要弱,但也不至于連一點還擊的能力也沒有。

    可如今,堂堂八階后期武皇級別的巨頭,竟像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一般,將真元徹底收斂,連抵抗都不敢抵抗一下,這是何等的悲哀?

    原本看到血孤武皇加入執法殿,威風凜凜,好生羨慕的眾人,此刻只覺得,寒意遍體,心生凄涼。

    這樣的執法殿?即便是加入了,又有何自豪可言?

    血孤武皇自然不知道此刻眾人腦海中閃過的諸多念頭,只是不停的搗頭,額頭上皮肉早已經被磕破,甚至露出了里面白森森的骨頭,可他還在磕。

    八階后期的武皇,別說是這青石板了,就算是玄鐵砸上來,皮都不會破一下,血孤武皇這是完全收斂了真元,不敢作絲毫抵御。

    龔副統領默不作聲,直到血孤武皇磕得血肉模糊,地上鮮血橫流的時候,才冷哼一聲,道:“你起來吧!”

    “是!”

    血孤武皇戰戰兢兢的站起來,只覺得有種劫后余生的驚喜。

    龔副統領冷冷道:“你要知道,你只是我執法殿的一條狗,狗,是沒有思想的,只能執行主人的命令,若是以后讓本統領再看到你敢擅自行動,格殺勿論,你……明白嗎?”

    “是,屬下明白。”

    血孤武皇絲毫不以被稱為狗而憤怒,反而是恭敬道。

    龔副統領滿意的點點頭,這血孤武皇雖然下賤,但好歹也是一名八階后期的武皇,還有點用,自然不舍得就這么殺了。

    “本統領現在吩咐你一個任務,你馬上去完成,也算是戴罪立功,將功補過了!”龔副統領淡淡道。

    “還請統領吩咐。”血孤武皇急忙又跪了下來。

    “你馬上帶著手下出發,將妖劍宗和風行宗這兩個宗門徹底滅了,然后昭告北天域,本統領倒要看看,從今往后,哪個勢力膽敢利用我執法殿。”龔副統領目光冰冷的說道。

    嘶!

    全場頓時響起陣陣倒吸冷氣之聲。

    就因為這么一件事,就要滅了妖劍宗和風行宗這兩個在北天域都赫赫有名,起碼傳承了千年以上的中等皇級勢力,這……執法殿行事也太狠辣了吧?

    場上所有人都倒吸冷氣,一個個驚顫不已。

    執法殿,太狠了!

    “屬下聽令。”

    血孤武皇抬起頭,眼眸血紅,目光猙獰,他對著身后的一群麾下厲喝道:“都跟我來!”

    嗖嗖嗖嗖!

    這一群人,當即飛掠上了天空中的血色戰艦,轟,火云燃燒,戰艦瞬間啟動,朝著妖劍宗和風行宗的方向暴掠而去,瞬間就消失在了天際盡頭。

    看著戰艦消失,場上眾人無不駭然。

    他們都知道,血孤武皇這一去,北天域的兩大皇級勢力將徹底消失,灰飛煙滅。

    一個皇級勢力想要成長起來,在北天域立足,需要多少代的努力?如那百朝之地,數千年的努力,也未能成為皇級勢力。

    而妖劍宗和風行宗,好不容易成為了皇級勢力,并且在皇級勢力中,也步入到了中等,在北天域也算是頗有威名。

    這樣的兩個勢力,可以說如果沒有意外,在大陸規則的限制下,再存活過千年、數千年,都不是什么問題。

    若是將來運氣好,誕生了八階后期的武皇,甚至能一舉躍入北天域最頂級勢力的行列,成為北天域的巨頭之一。

    可如今,就是因為一個錯誤的抉擇,直接導致這兩大勢力徹底灰飛煙滅,將世事無常、旦夕禍福展現的淋漓盡致。

    而這一切,源頭都只是因為一個人……

    秦塵!

    眾人看向秦塵,無不唏噓,就因為這么一個天才,導致北天域兩大勢力覆滅,丹道城兩大副閣主和二十多位藥王隕落,在一開始,誰能料到這樣的結果?

    不知道風云劍皇他們在九泉之下,知道就因為自己的魯莽行事,不但讓自己身隕,還導致了他們所在宗門的覆滅,會不會從內心深處感到后悔?

    玄晟閣主掃了場上眾人一眼,見每個人都神情蕭瑟,頓時拱了拱手,道:“諸位,今日我丹道城讓諸位看到了這么一出笑話,實在是抱歉,不過,康友明和金圣杰已伏誅,從今往后,秦塵將成為我丹道城新的圣子,應該無人有異議了吧?”

    眾人苦笑,這時候,誰還敢有異議,連康友明和金圣杰副閣主都死在了這件事上,誰敢有異議,誰就得死。

    “恭喜秦塵,成為我丹道城圣子。”

    丹閣諸多藥王紛紛恭喜道,而旁邊魏金洲、郗傲菱和尤華清則是臉色難看,再無任何血色,雖然同為圣子,但秦塵經過今天一役,聲勢之浩大,無人能比,可謂是丹閣第一圣子也不為過。

    如今珠玉在前,有了秦塵之后,他們三人必然會黯然失色,泯然于眾。

    但秦塵的丹道造詣,也令他們根本升不起任何叫板的勇氣。

    “龔副統領,我丹道城遭蒙大變,就容許老夫,不款待諸位了。”玄晟閣主又對龔副統領拱了拱手道。

    眾人也是理解,這一次丹閣死了那么多藥王,還想讓玄晟閣主款待執法殿的眾人,想想也不可能。

    “玄晟閣主請便,不過此次前來丹道城,本統領卻是專門有一事而來,聽聞玄晟閣主曾煉制過一爐凈體丹,不知玄晟閣主身上,是否還有丹藥剩下?”龔副統領開口道:“本統領想索求幾粒凈體丹。”

    “凈體丹?”玄晟閣主愣了下,此丹,是七品巔峰的王丹,專門用來潔凈身體,祛除身體中的各種污垢和雜質,極為稀少,且煉制難度極高,整個北天域,恐怕也就玄晟閣主能夠煉制得出來了。

    “還有五粒,便都給了你吧。”玄晟閣主意興闌珊,從身上拿出一個玉,遞了過去,也不索求報酬。

    龔副統領微微一笑,收起凈體丹,顯然也沒有給報酬的打算,看了眼秦塵,道:“龔某還有一事所求,想借你丹閣的圣子秦塵片刻,不知可否?”

    嗯?

    玄晟閣主不以為意的表情,瞬間冷厲起來,冷冷看向龔副統領,寒聲道:“龔副統領,閣下的要求,是不是太過了?”

    執法殿的人找秦塵又有什么事?想來是龔副統領還放不下,想對秦塵下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