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12章 前輩謬贊

武神主宰
     龔副統領淡淡道:“玄晟閣主還請放心,龔某找這秦塵,只是想向他了解一些東西,并沒有惡意。”

    玄晟閣主看了眼秦塵,道:“這事還得讓秦塵自己說,老夫做不了主。”

    秦塵笑了笑道:“晚輩自然恭敬不如從命。”

    他不知道龔副統領找自己什么事,但哪怕是為了幽千雪,他也不能駁了龔鳳的面子。

    “既然如此,那便跟我來吧!”龔鳳淡淡說了聲,而后率先回到了戰艦之上。

    “秦塵,你上去吧,我會在丹閣中等你加冕圣子。”玄晟閣主在龔鳳離去前特意道了聲,分明是提醒。

    “是,閣主。”秦塵笑了笑,立即跟了上去,掠入了頭頂上的戰艦之中。

    整個戰艦內部,無比恢宏,裝飾的金碧輝煌,高大巍峨。

    “這應該是上古器宗煉制的神兵級戰艦,執法殿還真是財大氣粗。”

    秦塵打量了一下戰艦內部,嘖嘖稱奇。

    這種戰艦,近代已經很少有煉器宗門能夠打造,基本上,都是一些遠古器宗制造出來的戰艦,從遺跡中發掘而出。

    根據級別不同,這類戰艦的攻擊和防御也不同,之前血孤武皇操控的戰艦,較弱一些,稱為皇兵級,能夠承受八階后期的武皇數十擊而不壞,同時也能釋放出讓武皇隕落的恐怖攻擊。

    至于秦塵現在登上的龔副統領操控的這艘戰艦,更加可怕,是比皇兵級更高一級的神兵級,這類戰艦,除非有九天武帝出說,否則再多的武皇聯手,也未必能破開防御。

    反而是神兵級的戰艦發動一次攻擊,一旦命中,八階后期的武皇都要身受重傷,一次集火,就有有可能橫掃一片的八階武皇。

    極其可怕。

    而因為其可怕的攻擊力和防御,以及稀有性,導致每一艘神兵級戰艦的價格都極為昂貴,哪怕是在武域,也是有價無市,起碼高達上億真石,而且是上品真石。可以說,整個北天域,也就是執法殿能從武域之中攜帶一兩艘神兵級戰艦下來,至于其他勢力,丹道城或許勉強還能購買的起,至于像北天域本土的勢力,哪怕是如天羅皇朝這等上等皇級勢力,傾家蕩產

    ,也未必能買到這么一艘。

    大廳中,幽千雪和秦塵站在一起,姬如月則站在一旁。

    “小子,沒想到才沒多久不見,你居然成了北天域丹閣的圣子,還真是能折騰。”姬如月上下打量秦塵,像是第一次認識他一般。

    北天域丹閣的圣子,雖然在丹道城身份高貴,但在姬如月眼中,卻根本不算什么,她見過的丹道天才太多了,之前也沒看到秦塵和金圣杰等人的比拼,以為秦塵只是煉藥天賦還不錯。

    而讓她吃驚的,是秦塵不但在劍道上的天賦那般驚人,居然還是名煉藥師。

    要知道想要成為一名煉藥師,所耗費的精力絕不會比修煉要少,甚至還要多上許多。

    “沒辦法,誰讓我出生卑微,來自鄉下呢,想要獲得點資源,向上爬,不容易啊。”秦塵笑瞇瞇的道:“不像你,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想要什么資源就有什么資源,我們鄉下人,只能靠自己努力嘍。”

    “哼,本姑娘也是靠自己努力的好嗎?”姬如月頓時不開心了,秦塵這話什么意思,難道說自己是啃老的嗎。

    “好了塵少,你就別逗如月姐姐生氣了。”幽千雪笑道。

    “咦,你什么時候都喊這家伙姐姐了?千雪啊,你以后離這家伙遠點,可別被她給帶壞了,帶出了小姐脾氣。”秦塵信誓旦旦的道。

    “小子你想死是不是。”姬如月氣得七竅生煙。

    靠,這家伙嘴也太毒了。

    鏘,一把抽出長劍,怒氣騰騰道:“信不信再敢說本姑娘一句,本姑娘直接劈了你。”

    “有本事你就劈了我,我提醒你,這里可是有那么多人看著呢,你堂堂姬家小姐,像個潑婦一樣舞刀弄劍的,讓別人看到影響多差啊。”秦塵絲毫不懼。

    姬如月氣得跳腳,再也按奈不住,一劍就劈了過來:“我要殺了你。”

    竟然敢說她是潑婦,怎么能讓她忍受得了。

    秦塵唰的一下,就躲了過去。

    “有本事你別躲!”姬如月氣急敗壞道。

    秦塵嘿嘿一笑,讓他不躲,開什么玩笑,等著被砍嗎?

    兩人在這戰艦大廳中你追我趕,看的一旁的執法殿隊員一個個目瞪口呆。

    姬如月小姐在執法殿中,一向極為淑女,怎么遇到這秦塵就變得這么殘暴了?

    幽千雪苦笑的看著追逐的兩人,一臉無語。

    “統領大人有請。”這時徐艷走了過來,冷聲道。

    秦塵這才停了下來,在徐艷的帶領下,走向了戰艦內部。

    “如月姐姐,你說龔副統領把塵少叫過去,會不會有什么事情啊?”幽千雪憂心忡忡的道。

    “這家伙,被龔姐劈了才好呢。”姬如月氣鼓鼓的道。

    不過看到幽千雪那擔心的表情,她頓時平靜了下來,安慰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你好歹也是姑姑欽點的弟子,馬上就要前往飄渺宮,龔姐不會拿他怎么樣的。”

    在徐艷的帶領下,秦塵來到了戰艦最大的房間前,沒有通報,便將秦塵帶了進去,顯然之前已經說好了。

    房間中,龔副統領坐在一張椅子上,淡漠的看著下方的秦塵。

    “見過龔副統領。”秦塵拱手道。

    龔副統領并未說話,只是打量著秦塵,房間的氣氛,有些凝固。

    “秦塵,小小年紀便是丹閣圣子,果然是自古天才出少年。”半晌,龔副統領淡淡道。

    “前輩謬贊了。”秦塵道,心頭卻疑惑,不知這龔副統領把自己叫來什么事,還需要摒棄外人,單獨召見。“秦塵,百朝之地西北五國之人,大齊國秦家弟子,唔,家族有一爺爺,父親來歷不明,為母親秦月池私生子,少時天賦一般,并不出眾,甚至無法覺醒血脈,乃是一廢人,后一次意外,覺醒血脈,從此一

    飛沖天,橫掃五國,不知我說的,對還是不對。”龔副統領微笑道,只是笑容,有些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