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16章 啟程東洲域

武神主宰
     他們都知道,軒逸藥王是在將他們托付秦塵了,畢竟那一次走火入魔之后,師尊的壽命,也沒多少年可活了。

    秦塵沒想到軒逸藥王會說這個,頓時笑著道:“軒逸前輩,這件事,秦某恐怕不能答應你了。”

    軒逸藥王臉色頓時一變,愕然道:“塵少,你這是為何?”

    難道是看不上他的這些弟子?

    他這些弟子,在丹閣也都身居高位,秦塵即便是成為了丹閣的繼承人,也應該會多加重用吧?不然的話,就憑他一個,如何管理丹閣?

    焦嘉良等人也紛紛變色,不知道秦塵是什么意思?在表達對他們的不滿嗎?可他們似乎也沒做錯什么吧?

    “塵少,若是我等有什么冒犯的地方,還請塵少指明,我等定然改正。”

    焦嘉良和秦塵還算熟,急忙上前道。

    秦塵笑著道:“你們這是誤會了,我的意思,并非是不接受你們,而是不能答應軒逸前輩先前所說的在他走后,再照顧諸位,畢竟軒逸前輩剛剛才又成為丹閣副閣主,怎么能隨便撂挑子?我還希望在我不在的時候,軒逸前輩和卓清風能替我把丹道城管理管理好呢。”

    軒逸藥王松了口氣,苦笑道:“塵少,你就別開玩笑了,老夫也沒有幾年可活了,不過你放心,這幾年里,只要老夫還在一年,定然會為塵少你出馬效力,絕無怨言。”

    “我可不是在開玩笑,軒逸前輩你只不過是走火入魔,導致體內機能損壞,生機無法再生而已,而并非壽命真正走到盡頭,又不是絕癥,何必如此悲觀。”秦塵笑道。

    軒逸藥王苦笑,他也知道自己的問題,并不是真正的無法醫治,可是,起碼在這北天域,是根本沒有人能夠醫治的了,哪怕是玄晟閣主也不行。

    而他也沒幾年可活了,在更高層次上,也沒什么關系,自然也不想再去折騰了,只想安安心心走過這最后幾年,為自己的弟子多出一份力。

    “軒逸前輩,秦某之所以這么說,自然是有能治療前輩的方法,在秦某出發之前,前輩可以來找秦某,秦某自會將你身上的惡疾給治愈。”秦塵笑道。

    “什么?”

    “你有解決方法?”

    “塵少,你能治愈師尊身上的頑疾?”

    所有人都驚呆了,一個個目瞪口呆。

    如果是其它人說這話,他們只當對方是在胡言亂語,可說這話的偏偏是秦塵,讓他們忍不住憧憬。

    “師尊,塵少他說能治愈,定然就能治愈,你就等著塵少的召見吧。”卓清風也是大喜,旋即笑了起來。

    他知道秦塵敢這么說,定然是有十足的把握。

    “若塵少真能治愈老夫的病情,老夫從今以后以塵少馬首是瞻,萬死不辭。”軒逸藥王表情嚴肅,眸光激動,深深躬了下去。

    秦塵要的就是這句話,笑著將軒逸藥王攙扶了起來。

    而這里的一幕被其它賓客看到,各個震驚的眼珠子凸起,目瞪口呆。

    慶典舉行了一晚上,秦塵收禮收到手軟。

    這結束之后,第二天,秦塵立即開始了自己的計劃。

    一個月后他就要和玄晟閣主前往東洲域,接下來,很有可能還會直接前往武域,趙靈珊他們還在百朝之地,他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

    接下來的幾天,秦塵一直在和卓清風以及南宮離商量接下來的事情。

    本來南宮離來到北天域,是想前往南華域,找當年自己的師尊去的,但現在秦塵急缺人手,在北天域的發展,也極有未來,暫時也就留了下來。

    而他們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趙靈珊他們都接到丹道城來。

    百朝之地還是太過偏僻,資源太少,根本不足以支撐他們的發展,留在那里,只會耽誤了眾人的未來。

    這件事,就交給了南宮離去做,到時候軒逸藥王會派遣丹閣的高手,以及他的弟子,和南宮離一同去做。

    其次,是要將塵諦閣迅速的在丹道城也擴展開來。

    這件事,則被卓清風包攬了下來,他卓家也算是丹道城的一個世家,這點小事,做起來也是輕車熟路。

    最后,秦塵還拜托卓清風尋找自己父母的消息。

    當年母親秦月池獨自離開大齊國,說是尋找父親而去,便徹底沒了蹤跡。

    本來在秦塵看來,母親的修為并不高,應該不會走的太遠。

    可誰知道,整個五國之地都沒有母親的音訊,后來在大威王朝的時候,秦塵也曾找尋過母親,依然一無所獲,在百朝之地的時候,更是暗中調查過,還是沒有母親的音訊。

    這讓秦塵疑惑萬分,也有些焦急。

    母親當年只是五國秦家的一個女子,在五國之地遇到的父親,又能跑到哪里去?而自己的父親,頂多也是五國中的某個高手,或者是大威王朝的某個高手,可誰知道,居然一點線索都沒有,讓秦塵忍不住狐疑。

    而這一次成為丹道城圣子后,可以調用丹道城的力量,秦塵自然也不會放棄,準備在整個北天域范圍內,尋找母親,希望能夠找到母親的一點音訊。

    忙完這些之后,秦塵才有了歇息的時間,開始尋找靈藥,替軒逸藥王調理。

    軒逸藥王本來還有些將信將疑,可才一天過后,他明顯就感覺到氣色好了許多,血氣充盈了不少。

    三天之后,整個人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年輕了足足三十歲,舉手投足間,精氣十足,嚇呆了不少丹閣的藥王。

    連玄晟閣主得到消息之后,也震驚的跑了出來,問這問那。

    同時,妖劍宗和風行宗覆滅的消息,也在整個北天域流傳了出來。

    血孤武皇來到兩大宗門,大開殺戒,血流漂櫓,慘不忍睹。

    兩大宗門之地,鮮血染紅了山門,幾乎沒有一個人存活下來,也讓執法殿的威名,更加驚悚的傳播。

    而兩大宗門隕落之后,也引發了附近一些皇級勢力的爭搶,導致了幾大皇級勢力之間發生了大戰。

    這一切,秦塵自然沒有理會。

    一個月的時間,轉眼即逝,時間一到,在玄晟閣主的帶領下,丹道城組成參賽隊伍,當即浩浩蕩蕩的啟程,開始前往東洲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