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20章 血蛟皇

武神主宰
     “我去殺了這群盜匪!”一掌將最后一名盜匪斬殺,墨毒武皇就要追殺向之前逃走的大當家等人。

    “墨毒,不用了,回來。”

    玄晟閣主低喝一聲,“這里是不死海,咱們還是小心行事,趕路要緊。”

    他看向秦塵等人,唰的一下,來到眾人面前,道:“大家都沒事吧?”

    丹閣的不少長老或多或少的都受到了一些傷,但所幸的是,竟然沒一個隕落。

    “先前多虧有大悲老人,我等都是安然無恙。”皇甫南等人心有余悸,如果不是大悲老人突然發威,剛才的他們還真的危險了。

    “大悲老人,這一次多謝你了。”玄晟閣主松了一口氣,來到大悲老人面前感謝道。

    “閣主客氣了,老夫此行本就是保護塵少,閣主大人若要感謝,就感謝塵少吧。”大悲老人笑著道。

    眾人都驚羨的看著秦塵,不少人心中都充滿了嫉妒之情,大悲老人在北天域也算是赫赫有名的散修強者,竟然會甘愿跟隨秦塵,做一個奴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他們雖然也都是丹道天才,但能讓一名八階初期的武皇跟隨,已經是頂了天了,這還是郗傲菱這等丹道城圣子圣女的待遇,其他人和秦塵比起來,實在差太多了。

    “走吧。”

    隨便整理了一下戰場,玄晟閣主釋放出戰艦,眾人再度啟程。

    這一次,玄晟閣主親自將戰艦速度催動到最大,轟,瞬間消失天際。

    在距離他們先前交手的上千里外海面之上。

    嗡!

    真元流散,只見一名男子悄無聲息的出現,嘴角吐血,臉色鐵青。

    正是之前逃走的大當家。

    嗖嗖嗖!

    還有五六名狼狽不堪,渾身鮮血的盜匪逃了過來,他們也算是見機的快,第一時間就逃走了,不然,難逃一死。

    “該死,丹閣之人竟然修煉毒功,這次被坑死了。”

    大當家臉色鐵青,身上真元起伏不定,他也中了毒,導致氣息渙散,值得慶幸的是他逃了出來,雖然受了傷,但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也能恢復過來,可惜的是他的諸多手下竟然只活下來這么幾個。

    他們這一支隊伍,算是徹底毀了。

    “大當家,我們現在怎么辦?”

    “這北天域丹閣的人怎么如此之強?竟然有兩大八階后期武皇坐鎮,而且還有一人,雖然不是后期武皇,但實力,卻直逼后期武皇,這也太變態了。”

    “媽的,北天域不過是蠻荒之地,哪里來這么多的高手。”

    活下來的幾名盜匪罵罵咧咧,心頭驚顫。

    “能怎么辦?咱們這一次算是栽了,但要我邪光武皇就這么認輸,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北天域丹閣的隊伍?絕對是頭肥羊,咱們吞不下,可以將消息傳給不死海其他的勢力,大家聯手吞了。”大當家邪光武皇猙獰喝道。

    “大當家英明。”

    “一定要為二當家復仇。”

    “聯手其他勢力,滅了他們。”

    這幾名盜匪跟著怒吼道。

    轟!

    突然,海上生波,出現了一頭巨大的蛟龍,張口撕咬向他們。

    濤浪瞬間卷起千丈高,那幾名活下來的盜匪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蛟龍吞入腹中,唯有邪光武皇及時反應,躲過一劫。

    “血蛟皇,你我素來無仇,為何殺我邪光的人。”邪光武皇怒吼,竟對著那血蛟怒聲呵斥。

    “哼,你在我地盤上撒野,竟然還敢問我為何,和你的手下一同去死吧。”

    轟!

    蛟龍昂首,發出冷喝,而后雙眸中有血光沖天,對著天空怒吼,轟轟轟,天空中狂風驟起,無數濤浪沖天而起,這是一頭八階皇級的血蛟,一吼能讓星辰墜落。

    血色蛟龍撕咬向邪光武皇,轟,不死海上空再度爆發血戰,許久之后,只聽得一聲慘叫,本就重傷的邪光武皇化為血雨,支離破碎。

    血蛟張口一吸,大量血霧瞬間被它吞入腹中,身上血光越發邪意。

    “不錯,吸收了邪光武皇的精血,吾之修為必能再度提升一籌。”

    血蛟隆隆大喝,一頭扎入死海之中,片刻間,便又風平浪靜了。

    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另一邊,戰艦在玄晟閣主的催動下,速度達到了極限。

    接下來,風平浪靜,好像厄運到頭了一般,兩天之后,秦塵一行安然出了不死海。

    離開壓抑的不死海,眾人全都松了一口氣,東洲域雖然混亂,但也不是到處都跟不死海一般,接下來的路程,會經過不少龐大的勢力,基本不會出現太多危險。

    半個月后,秦塵一行眾人到達了中州城。

    這就是中州城?

    眾人站在戰艦上,看著遠方的巍峨大城,一個個目瞪口呆。

    丹道城在北天域已經屬于最頂級的城池了,可是這中州城,比起北天域還要霸氣許多倍,別的不論,光是占地面積,就比丹道城遼闊上數倍不止。

    而且,作為東洲域的核心城池之一,中州城城墻高達上千丈,直聳入云天,四周鐫刻了無數超級大陣,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氣息。

    這是東洲域的核心城池,并不受東洲域任何一個勢力管轄,其本身就是一個超級勢力,有無數的宗門、勢力,在這里駐扎,因為中立和貿易城池的屬性,使得其尤為的繁榮。

    在眾人震撼的目光中,一行人進了城。

    進城的手續很方便,玄晟閣主出示了代表身份的令牌,并未有任何阻攔,丹閣將在中州城舉行四域丹道大比的消息,早就在中州城傳遞了開來,這等盛事,在中州城,也屬于極為重要的第一等大事了。

    所以這段時間,中州城中心地方的區域,早已被丹閣征用。

    一進入中州城,丹閣就有專門的人員前來招待。

    “你們是哪個域的選手?”來人是個中年管事,身穿煉藥師袍,竟也是名藥王,態度十分的客氣。

    “我等來自北天域,老夫玄晟,北天域丹閣閣主。”玄晟閣主道。

    “北天域?”

    那中年管事原本客氣的態度頓時變得冷淡下來,斜眼看著秦塵一行,道:“這就是你們這屆的參賽選手?”

    他語氣平淡,但任誰都能聽到他語氣中的輕蔑之意。

    眾人的臉色頓時難看了下來,他們在北天域,哪個不是天之驕子,什么時候被人用這種眼神看過?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