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28章 做不了主

武神主宰
     雖然秦塵都這么說了,但大悲老人心里還是有些發虛,坐立不安。

    東洲域和北天域不一樣,他可是一點后臺都沒有的,連玄晟閣主都提醒過大家,別在這里惹事,否則他也保不了大家。現

    在秦塵一上來就來到這什么萬寶樓,塵少真的不是在開玩笑?在

    大悲老人忐忑不已的時候,三十七號美女已是急匆匆的來到了樓主的辦公室外,只是她還沒來得及進去,就已經被樓主大人的侍從給攔住了,對方冷厲的看著她,道:“你來這里做什么?驚擾了樓主大人的休息,該當何罪?”“

    這位大人,屬下有急事要見樓主!”三十七號美女喘著氣,立即躬身行禮道。“

    急事,你能有什么急事?”那侍從一臉不屑,對方不過是萬寶樓的一個侍女而已,能有什么急事,打擾了樓主,責怪下來,誰來承擔。

    “是一位公子,帶著一個老者,那公子說自己是咱們萬寶樓的黑卡貴賓,而且想和樓主談一樁上億上品真石的生意。”

    “黑卡貴賓?”那侍從嗤笑一聲,“我跟這樓主大人這么多年,從未聽說過有什么黑卡貴賓,你不會是被騙了吧?”

    “啊?”三十七號美女一臉呆滯。

    她也沒聽說過什么黑卡貴賓,以為是自己孤陋寡聞,沒想到連樓主大人的麾下都沒聽說過,難道對方真的是在騙自己?

    可之前秦塵那自信傲然的眼神,根本不像是胡說啊。“

    是不是騙子,讓胡管事看一下就知道了。”那侍從冷笑一聲,吩咐一聲之后,很快,一個身穿管事袍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范大人,有何吩咐?”來

    人是萬寶樓的管事,論職務,卻是要比姓范的侍從高貴許多,可范侍從乃是樓主大人的侍從,地位上又有些不同,因此他也不敢怠慢。“

    此人說有人要見樓主大人,還說是我們萬寶樓的黑卡貴賓,要和樓主大人談上億上品真石的生意,你去看一下。”范姓侍從冷冷道,“到底什么人,這么大口氣。”“

    哦?”中年管事轉頭看向三十七號美女:“小倩,對方是這么說的?你為何不先通稟我?”

    “胡管事,對方指名要見樓主大人,屬下也是一時著急……”少女急忙解釋。“

    哼,著急?就算是再著急,也應該先通過我,你貿然來此,若是驚擾了樓主大人,責任誰擔?更何況,對方說見樓主大人,那他們有沒有過預約?”

    “沒有。”小倩心驚膽戰道,內心惶恐,胡管事的脾氣一向極為嚴厲,這下完蛋了。果

    然,胡管事的臉色猛地一沉:“沒有預約和他們浪費什么時間,樓主大人豈是誰想見就能見得?你擅自來見樓主大人,好大的膽子。”小

    倩心中惶恐,撲嗵一下跪下了,“胡管事,是小倩魯莽,還請胡管事原諒小倩這一回。”“

    你先帶我去見那兩個家伙,我倒要看看,什么人,那么大口氣,指名要見樓主大人。”胡管事冷哼一聲,目光閃爍。

    當然,他心下雖然不爽,倒也沒有十分魯莽,萬寶樓開門迎客,講究的就是一個和氣生財,在沒有弄清楚事情原委之前,又豈會胡亂得罪人?吱

    呀一聲,打開會客室的大門,胡管事一邊走入,一邊大笑道:“貴客蒞臨,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小

    倩則跟在他的身后。見

    有人來,大悲老人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緊張的看著胡管事,這位就是萬寶樓的樓主?他

    仔細看了一眼對方的服飾,怎么感覺那么不像呢?

    “兩位貴客來我萬寶樓,不知要談什么生意,能否和胡某好好說道說道,我萬寶樓,生意遍布整個天武大陸,別說一億的生意,十億的生意,也吃得下。”胡管事哈哈一笑,在秦塵面前坐了下來,十分的瀟灑自如。他

    目光看向秦塵,通過小倩的講述,他也知道兩人之間秦塵為主,大悲老人為輔,所以暗中打量秦塵。

    嗯,衣著簡單,十分簡練,雖然不是什么普通地攤貨,但也不是什么珍稀材質,不像是出自什么名門望族,而像是一個普通武者。倒

    是大悲老人,身上氣勢不凡,令他高看一眼,只是眉宇之間,不斷閃爍,似乎有些并不自信,和那些頂尖世家的強者并不想像,仿佛有點像那些經常來萬寶樓購買東西的散修,因為囊中羞澀,底氣不足,眼神一貫的不夠自信。這

    令胡管事眉頭頓時皺起,就是這樣的人來談上億上品真石的生意?開什么玩笑,別說上億上品真石了,對方恐怕連一百萬上品真石也未必拿的出來吧?

    但,他并未表現出來,只是笑瞇瞇的看著秦塵,等著秦塵回答。

    秦塵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水,瞥了胡管事一眼,而后又看向小倩,淡淡道:“本少記得之前和你說過,要你們樓主大人親自來談生意吧?怎么?是看不起本少,還是不把你們萬寶樓的貴賓放在眼里?這人是誰?不像是你們萬寶樓的樓主吧?”他

    臉色一沉,眼神有些冷冽。“

    呵呵,這位小兄弟好大的口氣,本座呢,的確不是萬寶樓的樓主,但也是萬寶樓的管事,兩位來我萬寶樓,不報來歷,沒有預約,指名要見樓主大人,把我萬寶樓樓主大人當成什么了?豈是你們想見就能見的?”胡管事冷哼一聲。

    本來,他還不想這么早發飆,沒想到秦塵如此不給面子,他也懶得再戴面具了,直接露出了真面目,不屑的嘲諷說道。“

    看來萬寶樓是沒有這個誠意了,罷了,既然你們萬寶樓沒誠意,那本少也懶得和你們繼續交談,本少要談的生意,你做不了主,告辭。”秦塵站起來,轉身就想離去。“

    站住。”胡管事冷喝一聲,站了起來,嘴角勾勒不屑:“我萬寶樓豈是兩位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不說出來歷,休想從我萬寶樓走出去半步。”他

    用手指著秦塵,一臉傲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