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29章 萬寶樓供奉

武神主宰
     大悲老人腿一軟,差點摔倒在地,完了完了,果然玩出事情來了。“

    怎么,萬寶樓就是這么做生意的么?”秦塵卻是面色不變,冷冷說道。

    “哈哈哈。”胡管事放聲大笑:“若是正常客人,我萬寶樓自然和氣生財,好商量,但像兩位,想來我萬寶樓坑蒙拐騙,就怪不得本管事不客氣了,還黑卡貴賓,我萬寶樓從來就沒有什么黑卡貴賓,來人!”

    他一聲厲喝,嘩啦一聲,從門外頓時沖進來一群護衛,這些護衛竟各個都是八階的武皇,其中領頭之人,更是氣息渾厚,乃是八階中期巔峰的武皇,氣息絲毫不弱于大悲老人。

    “胡管事,有何吩咐?”這群護衛進來之后,立即將秦塵和大悲老人包圍了起來,而后對著胡管事恭敬道。胡

    管事冷笑一聲,道:“這兩個家伙,來歷不明,卻來我萬寶樓坑蒙拐騙,將他們拿下了,調查清楚來歷,看看到底有什么陰謀。”“

    是。”

    諸多護衛一聲低喝,抽身就要沖上來。“

    且慢。”大悲老人急忙沖了上來,“諸位,這里面一定有誤會,一定是有誤會。”

    看到大悲老人那緊張的模樣,胡管事心中更加篤定了,真正來做生意的人,豈會害怕他們的調查,肯定是不知哪里來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來他萬寶樓打秋風,還好沒有驚動樓主大人,否則問題可就嚴重了。“

    誤會,能什么誤會。”他傲然一笑,高傲的看著秦塵和大悲老人,那眼神,就仿佛在看兩個螻蟻,冷哼道:“還愣著干什么,把他們拿下了。”

    “是。”

    一群護衛頓時沖了上來,領頭之人更是嘴噙冷笑,大手揮出,巨大的手掌宛若一片黑色的陰云,倏地朝秦塵蓋壓而下。大

    悲老人都快哭了,早知道就不來這什么萬寶樓了,但事已至此,他自然不能眼睜睜看著秦塵被擒拿,一咬牙,身形一晃,瞬間擋在秦塵身前,一掌拍出。

    轟!

    巨大的手印碰撞在一起,爆發出驚天的轟鳴,兩個黑色的手印瞬間爆碎開來,化為虛無。“

    誤會,這里面真有誤會。”大悲老人大吼道。“

    嗯?難怪敢來我萬寶樓撒野,原來是有兩下子,不過,一個小小的八階中期武皇,也敢過來放肆,實在是可笑。”那

    護衛首領低喝一聲,再度殺來,他手掌抬出,轟,頓時有恐怖的神影暴掠而出,帶著毀天滅地般的鋒芒,一道黑色的刀鋒從那黑影中席卷而出,仿佛要將那天地都斬開來般,爆發出駭人的殺機。

    “媽的,我都說了有誤會,一個個都不聽的嗎?”大悲老人也惱了,他目光一寒,嗡,身上有無盡光芒綻放,右手驀地拍出。

    大悲手!虛

    空中,一個漆黑的掌印浮現,仿佛從遠古混沌中沖出,帶著毀滅一切的力量,與那黑色刀鋒倏地碰撞在一起。

    轟隆隆!

    會客室劇烈的震顫,到處都爆閃出璀璨的陣光,將兩人出手的威力阻擋下來,竟沒有多少泄露,除了會客室劇烈震顫了一下之外,整個萬寶樓都安然無恙。

    大悲老人心中一寒,渾身寒毛豎起,太可怕了,一個小小的會客室而已,就有如此可怕的陣法防御,那么整座萬寶樓的防御又有多強?一個小小的樓宇內的陣法布置,恐怕比起整個北天域丹道城的防御陣法,都只強不弱。

    “塵少,我們走。”大

    悲老人一掌拍碎護衛首領的攻擊,身形一晃,瞬間抓向秦塵,就要朝萬寶樓外沖去。

    可豈料,秦塵身形居然紋絲不動,一點都沒有逃出去的想法,反而冷冷道:“老頭,急什么急,區區下域萬寶樓的小小管事,竟也敢對本少動手,本少倒要看看,萬寶樓究竟如何處置此人。”

    大悲老人都快要吐血了,靠,這都什么時候了,塵少還在這里裝,別人都識破了,還不跑做什么,留下來等死嗎?

    “塵少,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大悲老人急的都快上火了。

    “哼,你們以為現在逃,就來得及了么?在我萬寶樓撒野,天王老子來了,都得死。”冷

    哼聲響起,一股恐怖的殺意驟然降臨,轟隆一聲,恐怖的空間氣息籠罩住整個會客廳,將秦塵和大悲老人包裹在里面。“

    八階后期武皇,完了完了,這下真完了。”大

    悲老人心中一寒,涼氣直沖頭頂,這氣息,比他還要強上許多,周圍的空間像是凝固了一般,變得無比的滯澀,分明是八階后期的武皇高手。“

    多謝李供奉出手。”胡管事和諸多護衛急忙恭敬行禮。

    出手之人,正是萬寶樓的一名供奉。

    “無需多禮。”蒼

    老的聲音再度響起,帶著冷意,“把他們兩個拿下。”對

    方沒有現身,僅僅是氣息降臨,就將秦塵和大悲老人周身的虛空禁錮,一身修為之強,逼近八階后期巔峰。“

    住手,我乃北天域丹閣圣子,你們誰敢動我。”秦塵冷喝一聲。北

    天域丹閣圣子?

    胡管事愣了一下,仔細看了眼秦塵,頓時冷笑起來,“就你,也是丹閣圣子?還想騙本座?”他

    嗤笑一聲,道:“別說你不是,就算你是,又能如何?區區北天域丹閣圣子,也在我萬寶樓撒野,告訴你,別說你只是北天域丹閣的圣子,哪怕是武域丹閣的圣子,在我萬寶樓撒野,也難逃制裁。”

    “是嗎?好大的口氣,我很想看看,萬寶樓的樓主是不是也是這般口氣。”秦塵怒斥,目光陡然一寒,嗡,他眉心之中,一道虛無的眼瞳張開,正是破禁之眼,他抬頭,朝著頭頂的某處看去,眉心的眼瞳之中,一股虛無的力量驀地沖出,射向萬寶樓上方的某個房間。“

    嗯?這是什么?”

    那李供奉驚疑一聲,無形的真元匯聚,想要阻攔下秦塵的精神之力,可令他震驚的是,他的真元,竟然無法阻擋這股無形的力量,這股力量竟硬生生的穿透他的封鎖,直沖萬寶樓深處。

    “不好,是樓主大人的房間。”

    李供奉大吃一驚,卻已經來不及了,秦塵釋放出的精神沖擊,已然射入那房間之中。

    嗡!萬

    寶樓樓主所在的房間,一陣震顫,浮現出道道符文和陣光,正在閉關的萬寶樓樓主,已然被驚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