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31章 通元珠

武神主宰
     “萬寶樓黑卡,我卻是沒放在身上。”秦塵淡淡道。

    “沒有黑卡令牌,竟然也敢自稱是黑卡貴賓?”康司童冷笑,一顆心松了下來。開

    玩笑,萬寶樓黑卡這等寶物,尋常人等自然會存放于身,而秦塵居然沒有,那就更加證實了康司童的猜測。

    對方不過是一個從哪里聽到了黑卡存在,在這里招搖撞騙的家伙。“

    老李,拿下這兩人,本座要看看,這兩人究竟什么來歷。”康司童冷喝一聲。如

    果秦塵只是在鬧事,也就罷了,可竟敢冒充萬寶樓的黑卡貴賓,此問題之嚴重,甚至還要在萬寶樓鬧事之上。“

    且慢。”眼看那老者就要動手,秦塵突然冷笑了聲,“我身上是沒有攜帶黑卡,但任何一個黑卡貴賓,都在萬寶樓總部有記錄,絕不可能假冒,閣下身上應該有萬寶樓賜予的通元珠吧,只需激活通元珠,一試便知。”

    康司童臉色大變,猛然抬起頭來,眼眸漸漸縮緊。

    先前秦塵說出黑卡貴賓的時候,微微有些震驚,因為即便是在武域之中,知道有黑卡貴賓的人也不多,這四域之中就更加不可能了。但

    也僅僅是震驚而已,這次秦塵提到“通元珠”秘器,才令他真正的震撼起來。

    通元珠乃是萬寶樓和器殿秘密煉制的一種可以檢查靈魂氣息的秘器,通過各種復雜的手段,將諸多信息儲存在其中,并且還能夠儲存任何人的靈魂氣息,與之一一對應。

    其結構之復雜,無人能曉,但只要任何人輸入一定的靈魂氣息,就能打開其中隱藏的信息,得出一定的結果。

    這種手法太過逆天,但缺陷也是十分巨大的,任何一個通元珠秘器,都需要九階的煉器大師耗費大量的精力研制,后來雖然簡化了許多,但也需要一名八階巔峰的煉器大師,煉制七七四十九天,才能煉制出一個簡化版的通元珠,因此其價格無比昂貴。并

    且每件通元珠秘器也有使用限制,一旦輸入的靈魂氣息次數太多,便會導致其中的陣法發生混亂,使得秘器失效。這

    也導致,只有萬寶樓最頂級的貴客,才能有通過通元珠查詢信息的資格,而這個所謂的頂級貴客,最低級別便是金卡貴賓,秦塵所說的黑卡貴賓,自然也能夠在其中查詢到屬于自己的信心。只

    是,正因為通元珠秘器的珍稀,所以即便在萬寶樓內部,也只有一些長老們才能夠配備,用以查詢各種貴賓的信息。而

    他因為是東洲域最靠近的武域的中州城萬寶樓樓主,為了方便行事,在他下來任職之前,萬寶樓卻也給了他一個通元珠秘器,可以查詢一些貴賓的信息。可

    是,關鍵的是,通元珠秘器因為太過重大,能夠查詢萬寶樓諸多貴賓的資料,因此在萬寶樓屬于絕密,不是九天武帝級別的長老根本就不會知道,他也是占了下四域最靠近武域萬寶樓樓主的光,才能配備。可

    秦塵一個少年,又是如何知曉的?

    就算他無意中聽說過黑卡貴賓的消息,但通元珠,不是萬寶樓核心人物,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

    這下他的臉色才真的有些凝重起來,他當即傳音入密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會知道‘通元珠’秘器?”

    秦塵微微一笑,同樣傳音道:“我都說過了,我是你萬寶樓的黑卡貴賓,知道通元珠秘器不是很正常么?你若是懷疑的話,只需將通元珠秘器拿來,我輸入氣息查詢一下不就可以了?”康

    司童臉色一邊,內心思考著秦塵的話,開始捉摸不定起來?

    難道對方的目的,是為了搶奪他身上的通元珠秘器?畢竟任何一個通元珠中,都記錄有萬寶樓無數貴賓的信息資料,十分珍貴。

    可旋即,康司童又是搖頭,因為就算是秦塵搶走了通元珠,沒有萬寶樓特殊的手法和秘術,也是無法激活通元珠,查詢里面的諸多資料的,而這個手法和秘術,即便是他也不清楚,外人就更不用說了。又

    或者說,秦塵真的是他萬寶樓的黑卡貴賓?

    這個念頭一出,康司童頓時倒吸一口涼氣,如果是真的,那問題就更嚴重了,秦塵如此年輕,就能獲得他們萬寶樓的黑卡,那么他究竟是什么人?

    大陸最頂尖勢力的圣子嗎?可

    就算是圣子,一般也都只是金卡貴賓,沒有說得到黑卡貴賓的資格吧?這

    一下康司童頓時陷入了猶豫之中,他的樣子讓四周之人紛紛不知所以,只看到兩人都是嘴唇微動,就讓康司童一臉的凝重。大

    悲老人臉上驚疑不定,他萬分好奇的想知道秦塵到底在說什么,竟然讓先前還暴怒不已的康司童瞬間冷靜了下來,而且露出這樣的表情,他不由得看了眼秦塵,他跟隨秦塵的時日并不長,可不管遇到什么問題,任何時候,此人都仿佛有寰轉一切的能力。

    秦塵見他猶豫不決的樣子,頓時啞然失笑,冷冷傳音道:“我們就在這里,難道你還怕我們搶了你的通元珠不成,不過是利用通元珠驗證一下我黑卡貴賓的身份而已,還是說,你心知的我的黑卡貴賓是真,故意不愿拿出來?”秦

    塵嘴角勾勒冷笑。康

    司童臉色不定,這才微微下了決心似的,一抬手,手中頓時出現了一個通體透明的圓球,這圓球托在手中,便散發出蒙蒙的光亮,十分的絢爛美麗。康

    司童小心翼翼的一手托著圓球,另一只手,開始捏動手訣,頓時,圓球上浮現出道道刺目的陣法光芒,一道道的光芒從中飄散出來。

    呼!

    最終,圓球散發出七彩的霞光,在康司童面前安靜下來。“

    請吧。”

    康司童凝神看向秦塵,內心有些忐忑和不安。

    就連他也不知道自己忐忑和不安什么。秦

    塵跨前向前,淡定的來到康司童面前,右手微微的觸摸上了七彩的通元珠。別

    看秦塵神色十分淡定,其實內心也萬分緊張,并無十足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