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32章 真是黑卡

武神主宰
     前世的他,的確是萬寶樓的黑卡貴賓,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的黑卡賬戶,上官曦兒和風少羽也知道,因此當年他死后,很有可能已經被上官曦兒從萬寶樓占為己有。假

    如他現在激活,萬寶樓定然會被驚動,而以上官曦兒和風少羽現在的身份地位,也恐怕很快就會知道有人激活了他的黑卡賬戶,這是秦塵不愿看到的。

    因此他現在準備激活的,其實是另一個黑卡賬戶。

    當年的他,一心閉關,但因為身份太過高貴,在武域中也有一些朋友,萬寶樓中自然也有一名供奉長老,就如姬家姬無雪一般,和他關系莫逆。

    當時對方偷偷的又給他開了一個黑卡賬戶,因為前世秦塵的一切東西,就交由上官曦兒處理,對方還調笑般的告訴秦塵,這是他藏私房錢的地方,兩個黑卡賬戶的激活方法并不相同,這個私下賬戶,需要特殊的手法。

    秦塵當時只是一笑置之,他自然不會藏什么私房錢,因此也沒放在心上,自然也就沒告訴上官曦兒。

    而現在,秦塵準備激活的,便是這個私下里的黑卡賬戶。

    這個賬戶除了當年他的那位好友外,沒有任何人知曉,而且他那好友也說這個賬號十分安全,不管秦塵做什么,即便是他開戶的他,也很難查到。

    右手輕輕撫摸上通元珠,秦塵當即灌輸入一股無形的魂力,同時利用魂力,暗中施展特殊的手法,漸漸開啟這個專門的賬戶。嗡

    !

    通元珠上,瞬間光彩璀璨,分析秦塵傳遞來的信息。通

    元珠,記住的是武者的靈魂之力,秦塵重生之后,雖肉身改變,可靈魂之力依舊和前世一般,雖前世今生兩道靈魂融合,但想要模擬出前世的靈魂之力,依舊十分輕松。

    他將一絲靈魂之力滲入通元珠中,再加上刻下了當年的特殊符號,頓時,霞光璀璨的通元珠中有黑色光芒閃爍,無數黑色流光匯聚在一起,在透明珠體內凝聚成了一張黑色的卡片。

    這卡片,造型古樸,十分復雜,上面紋路閃爍,在中央的地方,還有著一個數字,只是那數字,此刻卻朦朦朧朧,無法窺探。

    萬寶樓的每一張黑卡,都有編號,代表一個人物,因為能夠擁有萬寶樓黑卡之人,無不是萬寶樓最尊貴的貴賓,他們的身份自然是保密的,以康司童的中州城萬寶樓樓主的身份,他所擁有的通元珠級別并不高,因此只能查證秦塵黑卡的身份,卻無法查詢出秦塵黑卡的編號。

    這也是為了保護萬寶樓貴賓的身份信息,真正能夠查閱者,除非是萬寶樓武域總部的核心長老,但那都是武域巨擘級別的強者了,其他人根本沒有資格。

    “真……真的是……黑卡!”咕

    咚!一

    口唾沫咽下,康司童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一片,雙腿發軟,有些難以維持,只覺得渾身虛汗直冒,差點一頭栽倒在地。這

    還是他有生之年第二次見到黑卡貴賓,上一次還是在三十年前,他還在武域一家萬寶樓分樓當伙計,結果一名強者前來,直接出示黑卡,當時分樓的萬寶樓樓主親自出來迎接,恭恭敬敬,將對方引入貴賓室。那

    黑色的卡片,復雜的紋路,和如今通元珠中戰展示的一模一樣,他是絕對不會看錯的,而且通元珠也不會搞錯。“

    這位大人,蒞臨我萬寶樓,康某有失遠迎,還請恕罪。”康

    司童的臉色瞬間變了,整個人跨前兩步,朝著秦塵恭敬行禮,深鞠一功。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令場上所有人都變色,特別是胡管事和李供奉,臉色更是變得無比的精彩。“

    樓主大人……”他們口中干澀,喃喃說道,一臉的不可思議。“

    閉嘴!”啪

    !康

    司童一聲怒喝,反手一巴掌抽在了胡管事的臉上,原本還威風凜凜的呼管事,頓時如同一只死狗一般被抽飛出去,人在半空,腦子卻已經懵了,張嘴噴出鮮血,臉腫的就跟饅頭似的。

    “胡非,你好大的膽子,如此尊貴的客人來我萬寶樓,你竟不知通知老夫,反而是在此怠慢客人,還敢對客人大打出手,你,找死嗎?”康

    司童怒喝,渾身發抖,他這是怕的。

    萬寶樓黑卡貴賓,每一個都尊貴無比,哪怕是到了萬寶樓總部,也至少需要核心長老相迎,恭恭敬敬。

    別看他在這東洲域威風凜凜,是所謂的萬寶樓分樓樓主,可一旦秦塵上訴到武域萬寶樓總部,他這個分樓樓主分分鐘就會被擼,并關入萬寶樓大牢,生死難料。萬

    寶樓,做盡天下生意,最講究的就是一個服務,堂堂黑卡貴賓,在萬寶樓遭遇到不公,那恐怕是天塌了一般的大事,如果查清楚是他康司童的錯,萬寶樓總部的高層都會前來道歉。

    他當年為了爭得這個分樓樓主的位置,下了多少血本?可這些年在這中州城坐鎮,早就已經賺回來了,但若一旦被秦塵投訴,別說這些年吃的要全都吐出來,性命都要有威脅。他

    在這萬寶樓也做了相當長的時間,不日之后,便會升值調回武域,若是因為這點小事陰溝里翻船,如何不冤?

    他目光一寒,下定決心,對著秦塵拱手道:“這位貴客,先前是我萬寶樓怠慢,還請貴客見諒,不知貴客有何要求,只要開口,哪怕是殺了這些不長眼的狗東西,老夫也絕不包庇。”

    他也是豁出去了。“

    樓主大人不要啊,樓主大人。”

    撲嗵一聲,胡管事瞬間就跪下了,驚恐道:“我也是聽了范侍從的命令,才會對這位客人不敬的,還請樓主大人饒命啊。”“

    范侍從?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康司童目光一寒。頓

    時,有人將之前的事情說了出來。“

    這范進是想找死嗎?”康司童大怒,原來之前秦塵已經和小倩言明了自己的身份,是范侍從仗著自己的關系,不通知自己,擅自行動,頓時令他怒不可遏。

    早早通知他,哪有那么多的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