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38章 一爐多丹

武神主宰
     不好!康

    司童樓主大驚之色,他急忙催動煉制室的陣法,頓時整個煉制室被巨大的陣光籠罩,做完這些,他還不夠安心,身上無形的武皇領域又彌漫出來,包裹住整個煉制室,這才微微松了一口氣。

    秦塵的目光也變得愈發的凝重,額頭汗水不斷滴落,雙手幻化做道道幻影,每一秒,都捏出數種手印,大量精神力結成符文融入到丹爐之中。

    原本不斷震顫,似乎隨時都要爆炸的丹爐,在秦塵的操控下,漸漸的變得穩定起來。同

    時一股濃郁的藥香,漸漸彌漫了出來,這意味著丹藥差不多要煉制成功。

    “不可能,八階的靈藥,光是煉化就不簡單,更何況要彼此融合了,此子又是怎么將八階靈藥和七階靈藥融合的?”康樓主一臉震驚。

    而大悲老人則是心神激蕩,光是聞到那藥香,他體內的真元便已經蠢蠢欲動,仿佛餓了幾天的乞丐看到了滿座美味佳肴般,無法抑制騷動。

    他神色激動道:“難道塵少真的是在替我煉制療傷的丹藥?”

    此刻,秦塵已經成為了大悲老人心中的希望,如同明燈一般的存在。秦

    塵卻顧不及大悲老人他們的激動,此刻丹藥的煉制已經達到了最關鍵的時刻,他深吸一口氣,雙手用力一拍丹爐,爆喝一聲:“凝!”轟

    隆隆!天

    空中,頓時有七彩異象浮現。

    “天地異象生,這是皇品的丹藥嗎?”康樓主大驚失色。只

    是那異象,只是浮現片刻,便又消散空中,大量的真氣融入到丹爐之中,哐的一聲,爐蓋爆開,一股強大的熱量傾瀉而出,數道璀璨的光芒沖天而起。緊

    接著是數道令人迷醉的藥香沁人心脾,使人沉醉。

    滴溜溜!

    數粒丹藥落入秦塵手中,粒粒飽滿滾圓,浮現丹紋,并且散發出濃郁藥香,更讓康司童震驚的是,這幾粒丹藥的顏色和形狀竟然不一樣,顯然并不是同一種丹藥。

    他眼珠子驀地瞪圓了,以為是自己眼花了,用力的揉著眼睛。

    沒錯,的確不一樣。

    “一爐多丹?”咕

    咚!

    康樓主深咽一口吐沫,只覺得一輩子的震驚,都沒有今天一天來的多。

    特別是最中央的那一刻,散發出令人迷醉的氣息,連他體內的真元都蠢蠢欲動,顯然對他也有巨大的功效。這

    是什么丹藥?

    秦塵也看著手中的數粒丹藥,長長松了一口氣,緊繃的神經徹底放松,“終于成功了!”

    一次性煉制幾枚丹藥,并且在丹爐中分隔煉制,耗費了他巨大的心神,連他也覺得萬分疲憊,有些堅持不住。這

    可不是接連煉制,而是一同煉制,其難度,外人難以想象。

    但秦塵又不得不這么做,想要治療的大悲老人的傷勢,以他現在的修為,就必須這么做,而且其中有一味主丹藥必須在煉制完成的半柱香之內必須服用,否則藥效便會大打折扣,他也是沒有辦法。“

    康樓主,不知你萬寶樓有沒有大木桶?”秦塵連轉過頭,“還請康樓主準備一下,并且將木桶中注入煮沸的開水。”

    “木桶?”

    康司童猛地驚醒過來,雖然不知道秦塵要做什么,但本能的吩咐了下去。

    僅僅片刻的功夫,一個大型木桶便搬了進來,其中盛放滿了開水。“

    塵少……”大悲老人緊張的喊了句。

    “你先別說話,馬上調整狀態,過會我會讓你進入木桶中,你只要堅守本源,本心不滅,其他什么都不用管,一切都順其自然便可。”秦塵打斷大悲老人的話,嚴肅道。

    “是。”大

    悲老人深吸一口氣,不敢再說什么,急忙屏氣凝神,將體內真元催動到極致,整個人狀態恢復到巔峰。數

    十年的夢想,眼看就要開始,大悲老人緊張的滿手是汗。秦

    塵從煉制出的數枚丹藥中拿出一枚黑色丹藥,輕輕置入沸水之中,只見那沸水頓時咕咚咕咚的冒泡起來,并且一股濃郁的藥香彌漫,原本透明的沸水竟瞬間變得乳白起來,讓人不得不感嘆這丹藥的神奇。

    “老頭,趕緊進去,記住,放松自己,吸收藥力。”

    秦塵一聲吩咐,大悲老人毫不猶豫,輕輕躍入木桶之中,讓木桶中的液體浸過身軀,大悲老人的身體在這水霧之中,頓時開始發熱起來,只覺得渾身麻癢難當,有一股股的藥力不斷的侵蝕而來。“

    這些丹藥,你一一吞服下去。”

    接著秦塵又將煉制出的丹藥遞給大悲老人,將其一一吞食,只留下那一枚最為特殊的丹藥。大

    悲老人一一照做,頓時一股狂猛的藥力在他體內蔓延開來。“

    啊!”他

    頓時發出慘叫,劇烈的疼痛沖擊他的腦海,恐怖的藥力蔓延到他的四肢百骸,他身上的皮膚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緋紅,竟有絲絲黑紅色的鮮血從皮膚中滲出。“

    叫什么叫,這么點疼痛都忍受不住,還能有什么大成就。”秦塵哼了一聲,厲喝道。

    大悲老人聽了,臉色頓時變得堅決,他咬著牙,死死不出聲,但因為疼痛,臉上的表情變得無比的扭曲,幾乎擠到了一起。

    康司童倒吸一口冷氣,能讓一名八階中期巔峰的武皇,痛苦到面容扭曲,秦塵到底要做什么,而這老頭為何要承受這樣的痛苦?

    康司童不知道事情來龍去脈,心中極其不明白,無法理解。

    “咕咚咕咚。”那

    乳白的沸水還在不停沸騰,可顏色卻漸漸變得淡起來,同時有細微的咔咔之聲在響起,康司童仔細一聽,頓時毛骨悚然,這竟是大悲老人體內經脈碎裂的聲音。

    “啊,塵少,我受不了了,太痛苦了,為什么我體內的經脈全碎了!不!”

    大悲老人眼瞳驀地睜開,爆射瘋狂和猙獰,嘶吼出聲,這哪是治病?分明是在遭受酷刑,那恐怖的藥力將他體內的經脈一點一點的撕碎,他根本沒有一點反抗的能力。不

    僅僅是經脈,他的五臟六腑、肌肉骨骼,都像是被針扎一般,火辣辣的疼。而

    且,經脈碎了,他的病情又怎么會好,只會越來越嚴重。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