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39章 大悲突破

武神主宰
     若不是對秦塵萬分信任,且知道秦塵完全沒有害自己的必要,大悲老人甚至以為秦塵故意要坑殺自己了,神志渙散之下,眸光中自然而然流露出怨毒和殺意,恨不得將眼前的一切千刀萬剮。“

    哼,守住心神。”秦

    塵一聲爆喝,沖入大悲老人腦海。“

    哇!”

    大悲老人承受不住沖擊,一口污血噴出,這污血竟是紫黑色的,帶著腥臭的氣息,可吐出污血之后,大悲老人的氣息依舊在瘋狂減弱。

    康司童在一旁簡直要看瘋了,這兩個家伙到底在做什么?作死嗎?經脈自斷之后,修為盡散,哪有人這樣的?

    大悲老人也在不停的慘叫,他實在是忍受不住了。“

    叫什么叫,破而后立,不破不立,這個道理你難道都不懂嗎?”秦

    塵冷哼一聲,眼神頓時變得無比的凝重,“差不多了。”

    他目光中驟然爆射出厲芒,手一抬,那最后的一枚丹藥頓時被他彈入大悲老人的腦海,同時一掌直接拍在大悲老人頭頂的百會穴上。轟

    !

    一道泛著雷光的力量沖入大悲老人體內,將他渙散的神智倏地激活的清醒過來。而

    后,秦塵手中倏地出現七七四十九枚紫金神針,手一抬,咻咻咻,四十九枚神針如同暴雨梨花,齊齊刺入大悲老人全身四十九個大穴之上,這些大穴,連通他體內的每一條破碎的經脈。

    大悲老人已經根本感覺不到疼痛,只覺得一股力量順著皮膚刺入經脈之中,不僅沒有痛苦,反而舒暢無比。嗤

    嗤嗤!

    四十九枚神針引動天地之力,伴隨著大悲老人吞服下的那一枚丹藥入體,大悲老人體內破碎的經脈,竟紛紛長出了全新的新嫩經脈,這些新嫩經脈將他原本破碎的經脈重新融合在了一起。

    一種前所未有的力量感,充斥大悲老人的全身。時

    間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大悲老人體內的經脈煥然一新,全都重新打通和塑造,整個人如同脫胎換骨一般,并且,一股令他無法抑制的力量,在他的身體中不斷的左沖右突,喚醒了他沉睡了數十年的天資。“

    吼!”

    大悲老人只覺得無法抑制自身的力量,發出一聲長嘯般的大吼。“

    轟!”體

    內一陣悶響,所有經脈瞬間轟開,真元流轉到四肢百骸,氣海之中陡然擴張,一股比他先前強橫不知多少倍的力量,從他身體中爆發而出。“

    轟!”

    盛滿沸水的木桶轟然爆裂,強悍的勁氣席卷,震懾九天十地,下窮碧落黃泉,大悲老人驀地睜開雙眼,咔嚓,像是有電光在虛空中游走,舉手投足間,散逸出一股驚天動地的力量。“

    八階后期武皇?”那

    強悍的氣息,讓康司童大吃一驚,忍不住驚呼出聲。

    身為八階后期巔峰武皇,康司童對力量的感應何其敏感,在這一剎那,眼前那原本還是八階中期巔峰的武皇,竟在一瞬間沖突了多少武皇夢寐以求的八階后期境界,并且,還達到了八階后期的頂峰,直接逼近八階后期巔峰境界。如

    果說之前的大悲老人雖強,但在康司童的感覺中,還能輕易抹殺鎮壓的話,那么此刻的大悲老人,竟給他一種隱隱的威脅感,而且這種感覺,甚至還十分強烈。當

    然,這并不是說大悲老人就能斬殺他,比他厲害了,而是其壓抑了數十年,在一瞬間突破的氣勢,讓康司童感受到了嚴重的威脅。

    這是一個足以危害到他的強者。“

    我……竟然突破八階后期了,哈哈哈,我的傷勢果然痊愈了,數十年,數十年的期待啊……”大

    悲老人渾身濕漉漉的站在煉制室中,他雙手伸出,感受著體內澎湃的力量,忍不住心神激蕩。“

    哈哈哈!”

    他仰天長嘯,隆隆的轟鳴在這煉制室中回蕩,激蕩得這里的陣光不斷震顫,隨時要破裂。康

    司童大吃一驚,急忙出手阻攔,若繼續讓大悲老人嘶吼下去,他萬寶樓的陣法絕對無法堅持,恐怕整個萬寶樓都會被毀掉。

    只是還沒等他出手,就聽一聲不滿的呵斥聲響起,“鬼叫什么,把人耳朵都吵聾了,不過是突破了八階后期,就跟成了九天武帝一樣,有這么嘚瑟的么?武域之中,武皇不過是開始,你的武道之路才剛剛起步而已。”卻

    是秦塵,一臉不屑,鄙夷的看著大悲老人。康

    司童無語,后期武皇在這小子眼里不過只是武道起步?這小子是多大的口氣?

    但秦塵這么一喝,大悲老人卻停下嚎叫,他尷尬的看著秦塵,看著看著,老眼中卻有兩行清淚落下。

    “大悲,見過塵少,多謝塵少出手相助,從今往后,只要塵少一聲令下,老頭我刀山火海,萬死不辭!”他

    眼眶濕潤,跨前一步,朝著秦塵單膝跪下,眼神中雖然充斥著激動,可神色卻無比的恭敬。他

    深深的知道,是誰給了他完成這數十年來夙愿的機會,是秦塵,如是沒有秦塵,他這輩子將會停滯在八階中期巔峰的境界,再無法寸進一步。秦

    塵,便是他的再造恩人。“

    去去去,趕緊起來。”秦塵無語的擺擺手,用得著這么夸張么?“

    你別得意的太早,如今你身上的傷勢才剛剛愈合,之所以能直接突破,除了我丹藥的激活功效外,更多的,還是你這數十年來的積累。而你年紀也不小了,若是現在努力,將來成為九天武帝,也并非難事,可若是禁錮不前,這輩子也就這樣了,頂多也就康樓主現在的修為,你,可知道?”“

    是。”大悲老人乖巧道。

    康司童在旁邊一頭狂汗,什么叫也就這樣了,八階后期巔峰的武皇,很垃圾么?

    自己真是躺著也中槍。不

    過他也聽明白了,大悲老人之前原來是身體有恙,而秦塵先前所為,就是替他治療身上的傷勢,大悲老人身上的傷起碼有幾十年了,如今一朝治愈,修為自然而然突破,難怪對方一開始那么激動。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