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76章 看門狗

武神主宰
     “來者何人,止步!”

    前方傳來厲喝聲,秦塵他們的隊伍被攔了下來,這是兩名身穿鎧甲的武者,渾身殺氣騰騰,竟全都是八階后期的武皇。

    “我等是丹閣之人,此三人,是我丹閣挑選進入古虞界的選手。”

    “丹閣的人?丹閣的天才,不是早在半個月前就已經來了么?”其中一人冷喝,轟,頓時恐怖的殺機彌漫而來,如同一座山岳,鎮壓在秦塵等人身上。

    好強!葉莫和嚴赤道頓時暗暗變色,臉色發白,他們在東洲域和南華域,也見過不少八階后期的武皇,但這兩人給他們的感覺,卻要可怕上數倍不止,仿佛,他們下四域的后期武皇在這兩人面前,翻手就能滅殺

    一般。

    同為巔峰武皇,修為竟有如此大的差距?

    這就是武域么?

    葉莫和嚴赤道的內心受到了巨大沖擊。

    “此三人,是我丹閣從下四域挑選出來的天才,今日才到。”護送秦塵三人的丹閣高手高喝道,拿出令牌。

    兩大強者看了一眼令牌,而后轉頭看向秦塵三人,冷冷道:“這三人就是下四域的天才?不知有何能耐,居然能進入到古虞界中去,實在可笑。”

    話音落下,轟,頓時一股恐怖的威壓彌漫而來,這兩人的目光如同兩柄利刃,暴斬而來,帶著毀滅一切的鋒銳氣息,直接落在秦塵三人身上。

    蹬蹬蹬!

    葉莫和嚴赤道臉色微變,額頭頓時滲出了汗水,噗嗤一聲,一口鮮血噴出。

    唯有秦塵,身形巋然不動,在這股鋒銳的氣息下,無動于衷。

    “嗯?”

    兩人面露異色,眸中的不悅更甚,轟,那鋒銳之意更甚,頓時變作恐怖的殺意,如汪洋一般欲要轟入秦塵腦海。

    “住手!”帶隊的丹閣高手怒喝一聲,唰的一下,攔在秦塵三人面前,神色震怒,呵斥道:“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敢動我丹閣的人!”

    兩人哈哈一笑,急忙收斂氣息,這才其中一人笑著道:“誤會,我等只是對這下四域的天才,有些好奇,所以一時未能控制得了,想要考驗一下,若有冒犯,還請見諒。”

    另一也道:“既然是丹閣的弟子,自然放行,幾位請。”

    兩人閃到一旁,讓了開來。

    “哼。”帶隊的丹閣高手冷哼一聲,看向秦塵三人,皺眉道:“你們沒事吧?”

    “我們沒事。”葉莫和嚴赤道初來武域自然不敢惹事,急忙擦去嘴角的鮮血,搖頭道。

    秦塵卻是冷笑一聲:“我也沒事,不過這兩位好大的威風,身為武域強者,居然使這種下三濫的手段,難怪以武皇之尊也進入不到古虞界,在這里做看門口,恐怕這輩子,也只有這么點出息了。”

    此言一出,場上瞬間寂靜,葉莫和嚴赤道都駭然看著秦塵,秦塵這也太膽大了,竟敢這么說鎮守古虞界的護衛。

    就連帶隊的丹閣高手面色也變了,有些吃驚的看向秦塵。

    “小子,你說什么?找死!”

    其中一名護衛頓時勃然大怒,轟,他右手探出,就要朝秦塵抓攝而來,恐怖的殺意如同刀山劍林,瞬間包裹住這一方天地。

    “住手!”

    帶隊的丹閣高手怒吼一聲,瞬間來到秦塵面前,轟的一聲,兩人對上一掌,頓時風云變色,劇烈的勁氣直沖云霄,震蕩天際。

    “放肆,你這是要與我丹閣為敵么?”帶隊的丹閣高手怒了,對方竟敢不把他丹閣放在眼里。

    “與你丹閣為敵?是你丹閣的弟子侮辱本座,本座堂堂巔峰武皇,豈容下四域的賤民侮辱。”那護衛面目猙獰,厲聲喝道,還欲再度出手,卻被一旁的另一名護衛攔住,喝道:“住手!”

    “大哥?”那護衛不解的看向自己的大哥,眼神憤怒。

    “幾位,是我二弟魯莽,幾位既然是丹閣之人,還請進去吧,以免在這里惹來非議。”那帶頭的護衛拱拱手,陰冷的看了眼秦塵,讓開了道路。

    而這里的動靜也驚動不少里面的勢力,隱隱有竊竊私語聲響起。

    帶隊的丹閣高手面色變幻了幾下,冷哼一聲,卻也沒有繼續糾纏不清,對著秦塵三人低喝了句:“我們走。”

    幾人飛掠之下,進入了古虞界入口前諸多勢力的等候區。“大哥,你干嘛攔我。”被攔住的護衛不滿的說了句,眼神中有著怨恨:“古虞界名額,本就稀少,這些頂尖勢力掌控著大量名額,他們把名額下發給自己勢力中的弟子也就罷了,居然還讓下四域的那些賤民

    們進入,簡直是豈有此理。區區賤民,有什么資格進入古虞界,都是一群浪費名額的廢物罷了。”帶頭的護衛不滿的看了他一眼,冷哼道:“那你殺了他有什么用?就算你殺了他,也輪不到我們進去,管那么多閑事做什么,好在你剛才沒有殺死對方,否則你就是闖了大禍了,殺了丹閣的人,丹閣豈能饒

    你,你想找死嗎?”

    “我就是氣不過。”那護衛倔強道。

    “這就是我們的命,改變不了的。”領頭的護衛嘆了口氣,“安心巡邏吧,出了事,讓別人闖進去了,倒霉的還是我們。”

    秦塵幾人進入內部區域后,那帶頭的丹閣高手停下身形,冷冷看向秦塵:“你剛才做什么?”

    他身上彌漫出殺意,駭的葉莫和嚴赤道忍不住后退了兩步,心中卻對秦塵忍不住暗自不滿,先前大家都過去好了,何必要惹是生非,現在好了,惹大人生氣了,誰來承擔?忍不住心中有些忐忑。秦塵卻面不改色,笑著道:“大人,我沒做什么,就是看這些人不順眼而已,難道弟子剛才說錯了嗎?他們兩個就是看門狗而已,也敢對我們丹閣這么囂張,不給他們點顏色瞧瞧,還以為我們丹閣好欺負呢

    ,嘻嘻,大人你不會生氣了吧?我也是為了丹閣好!”

    “哼,就你是丹閣的人嗎?給我記住,你們來自下四域,卻擁有古虞界的名額,這里不少人都對你們很不滿,抱有敵意,所以,盡量別惹事,到時候我丹閣沒事,吃虧的卻是你們。”

    帶頭的丹閣高手哼了句,身上的冷意卻瞬間消失的一干二凈。秦塵笑嘻嘻的道:“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