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389章 早晚會出事

武神主宰
     一場小風波消弭,戰艦很快啟程,一路上,不少人都頻頻看向秦塵。

    不得不說,秦塵先前的舉動很狂,甚至狂到了沒邊,帶著莫名的霸氣。

    可眾人看向秦塵目光,卻帶著絲絲的憐憫之色。此

    子,或許還在為自己剛才耍了威風而沾沾自喜吧,可惜他恐怕還不知道,自己即將面臨的會是什么。

    丹閣,乃是一個大組織、大勢力,其中勢力分布,山頭林立。

    而既然有山頭林立,自然也就有沖突,彼此之間,各種勾心斗角。

    秦塵先前呵斥的人,名為良廣浩,良家在丹閣雖然不算什么大世家,但也有些根基,秦塵在這么多人面前如此呵斥于他,良家豈會善罷甘休?

    到時候進入古虞界,倒霉的只會是他自己而已。

    但,此事自然無人會提醒秦塵,來自下四域的秦塵三人,根本不被武域本土的丹閣高手們放在眼里,在他們看來,秦塵三人不過是走了狗屎運的三個小子罷了,無關緊要。

    “呵呵,這秦塵,還真是狂,是怕得罪的人不夠多嗎?不知死活。”不遠處,凌義看了眼秦塵,嗤笑說道。

    “凌少,你瞧著吧,那秦塵能活著進入古虞界,可未必就能活著出來。”凌義身旁,令一少年笑道,唇紅齒白,豐神俊逸,可笑容,卻有些陰冷。

    聞言,歐陽娜娜皺眉看了眼秦塵,不知想些什么。

    座位后方,良廣浩一直死死盯著秦塵,目光怨毒,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怨恨和殺意。被

    周圍蘊含諸多含義的目光盯著,以及隱約傳來的竊竊私語,坐在秦塵身側的葉莫和嚴赤道兩人,不禁有些坐立不安,如坐針氈。禍

    是秦塵惹下的,可這些看過來的怪異目光,卻是把他們三個都包裹在了其中,兩人心中大喊無辜,覺得自己冤枉的很。憑

    什么秦塵惹的事,他們也要背黑鍋?招誰惹誰了?

    轉頭看了眼秦塵,頓時更加武域,他們兩個忐忑萬分,坐立不安,秦塵卻像是個沒事人一樣,閉目養神,這真的是……讓

    人想要罵娘。“

    秦塵,你能不能以后低調一些,這里是武域,你再這樣子,早晚會出事。”半晌之后,葉莫實在忍不住了,傳音說道。“

    是啊,你這么做,把我們兩個都害慘了,你想找死沒事,但請別拉上我們!”嚴赤道也道,他脾氣顯然比葉莫暴躁,說話自然也更加難聽,很是直接。秦

    塵聞言,睜開雙眼,目光古怪的看向兩人,也不說話,就這么盯著。“

    你看什么,我們說的話,你聽到了嗎?”葉莫和嚴赤道被秦塵的目光盯得渾身發毛,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惱怒道。

    秦塵淡淡道:“你們若是覺得被我連累了,直接坐后面去啊,我沒說要讓你們兩個坐我身邊吧?”“

    你……”

    嚴赤道氣急。這

    是坐不坐到后面去的問題么?就算是他們不和秦塵坐在一起,秦塵在這里不停的拉仇恨,作為同樣來自下四域的他們,也同樣會被遷怒。“

    你什么態度,咱們三個都來自下四域,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就算我們坐到后面,你以為就不會被遷怒到我們了嗎?我們需要你保證,以后不再惹事。”嚴赤道怒道。

    “呵呵。”秦塵輕笑一聲,微微搖頭。

    “你笑什么笑!”嚴

    赤道見秦塵不以為意,頓時更加惱怒。秦

    塵看了葉莫和嚴赤道兩人一眼,嘆了口氣,搖頭道:“我笑兩位,能從下四域丹道大比中脫穎而出,原本也算是人杰,在丹道大比的時候,何等風光,何等傲然,目空一切,高高在上。”“

    可來到這武域之后,啥都沒做,就已經嚇得如鵪鶉,戰戰兢兢,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所謂的天才,就是兩位這樣嗎?”秦

    塵嗤笑一聲:“你們口口聲聲說武域,可武域又如何?丹道大比上,仇天、虞思卉、馗辛鈺,不也是來自武域?照樣被兩位斬落馬下,灰溜溜離去,兩位當時可是傲然的很的,怎么到了這里,就成烏龜了?”“

    你……”嚴赤道臉色漲紅,卻不知該怎么反駁,只是惱怒道:“這不一樣。”“

    哦,怎么不一樣?”嚴

    赤道臉色漲紅,道:“仇天他們,是獲得不了古虞界資格,才來下四域的,而這里的這些人,各個都是武域丹閣的佼佼者,任何一個,都比仇天他們強上許多,能比么?”

    “唔,這點倒是,這里的每個人,都要比仇天他們強,可哪又如何?”秦

    塵目光冷了下來,嚴肅道:“武者,本就是逆天而行,豈能未戰先怯?”“

    我看了下,這里的絕大多數天才,的確要比兩位強上那么一些,可是,這些人從小便出生在武域,享受最頂尖的待遇,各種資源,數倍、乃是數十倍與我們,可結果呢?”

    “兩位也都看到了,所謂的丹閣天才,絕大多數也不過都是七階后期巔峰的武王罷了,又能比兩位強多少?”

    “而兩位,能在下四域如此貧瘠的地方崛起,在資源稀少,各項都欠缺的情況下,走到了幾乎與他們平起平坐的位置?這是何等天賦?毅力和努力?”

    “可兩位呢?”秦

    塵嗤笑:“只不過因為武域天才一個名頭,便連與之爭鋒的勇氣都不敢,唯唯諾諾,戰戰兢兢,那么兩位來這武域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說兩位,真的覺得自己不如他們,那本少可以給兩位兩個建議。一,滾回下四域去,別在這里丟人現眼,二,趕緊像狗一樣爬過去,抱緊一個大腿,在這武域丹閣中茍延殘喘下去。”“

    不過真若如此,兩位的未來也就如此而已了。這輩子,將只能成為別人腳下的一條狗,甚至世世代代,都擺脫不了做狗的命運,呵呵,說不定主人高興了,還能賞塊骨頭吃,豈不快哉?”“

    可若兩位不想當狗,那么就挺起你們的脊梁。”

    秦塵眼瞳中爆射出莫名的厲芒,刺得葉莫和嚴赤道甚至都不敢逼視,內心卷起驚濤駭浪,遭到前所未有的沖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