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402章 人王血脈

武神主宰
     秦塵本身對空間奧義就有一定的掌握和理解,此番感悟起來,修煉速度自然極為驚人。

    “呵,有點門道,這么快就感悟出了一絲空間之力,難怪如此狂妄。”

    這時,一個聲音響起,在秦塵閉關不遠處出現一道人影,正是凌義,他嘴角勾勒冷笑,盯著秦塵。

    “你不在那修煉,跑這里來膜拜與我嗎?”秦塵睜開眼睛,淡淡道。

    此刻大家都在閉關,俱在參悟與修行,磨礪自身,雖然早知道凌義會來找自己麻煩,但這也太不迫不及待了。

    多大仇,多大恨,才能這么快就找上來,對方的閉關之處,恐怕連屁股都沒坐熱吧。“

    膜拜于你,想太多了,見本少前來,你不知道參拜嗎?還有沒有規矩?”見秦塵絲毫不驚,凌義露出驚訝。

    “你算什么東西,也配我參拜?”秦塵笑了。“

    小子,想不到你在這里居然還這么狂,當初在行宮中,你躲在房間中三個月,這才幸免于難,現在在這古虞界,無處可躲,居然還敢如此囂張,果真是不知者無畏啊。”凌義冷冷道:“見本少前來,還不跪下?”“

    跪下?不過是一區區半步武皇而已,裝什么大頭蒜,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是九天武帝強者呢。”秦塵絲毫不懼,淡淡道:“我也給你機會,在本少面前跪下,本少或可饒你不敬之罪。”“

    哈哈……”凌義大笑,盡是輕蔑之色,在他看來秦塵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也敢如此大言不慚?以

    為擋住了歐陽娜娜一招,就無敵了嗎?那一拳他也看到了,秦塵雖擋下,卻也受傷,自己雖然不如歐陽娜娜,但想要拿下秦塵,恐怕十招之內,也已夠了。“

    不知死活,你可知,本少甚至不需要動手,就能讓你跪下。”凌義睥睨:“讓你見識見識吾之血脈之強。”

    他的體外浮現一層紫紅色的光暈,始一出現就氣象駭人,帶著一種特殊的神韻,而后一種宛若自史前跨越過來的氣息擴散,恢宏而古老,磅礴而懾人。

    在那光暈中,一道人影模糊出現,如同史前王者,鎮壓天地,他背負雙手,俯視人間,下方茫茫無邊,億萬生靈叩首,頂禮膜拜。

    “人王血脈?”秦

    塵驚訝,沒想到這凌義的血脈,竟是極其罕見的人王血脈。人

    王血脈,顧名思義,取之人之王者,這種血脈的誕生,極其困難,一般而言,其祖上曾經出現過人族王者,并日夜受人供奉,才會出現。一

    瞬間,秦塵頭皮發緊,靈魂都悸動起來,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壓,震懾靈魂,跨越空間,碾壓而來。

    這是一種本能上的膜拜,像是臣子見到了帝王,莫名的顫抖,類似于血獸間的血脈鎮壓。

    轟隆!一

    股至強氣息席卷而出,凌義很滿意秦塵的表現,他這人王血脈,極其可怕,若沒有逆天血脈對抗,從內心深處會產生臣服。可

    秦塵一來自北天域的賤民,又能有什么逆天血脈?恐怕擁有的,也是一些不入流的血脈吧,絲毫不足為懼。“

    還不給我跪下!”凌

    義大喝,眸中露出妖異光芒,滿頭長發飛舞,他居高林下,俯視秦塵。

    秦塵的確有種難言的緊迫感,人王血脈十分特殊,血脈一出,從靈魂上都會給人來到震懾。

    不過,他并不害怕,人王血脈雖強,但也不是無敵,只是祖上出現過人王級別的人物而已,又并非是人王親臨,而且,即便是人王親臨又如何?他

    再活一世,只跪父母,連天地都不跪,又豈會在意一人王。再

    者說,他的雷霆血脈,玄妙莫測,連秦塵自身也難窺端倪,絕不可能弱于人王血脈。

    轟隆!

    他都沒有刻意對抗,只是將雷霆血脈催動出了一絲,頓時,他體外所有人的威壓都消退了,那所謂的人王血脈被他釋放出的雷霆氣息擊退。“

    嗯?!”凌義大吃驚了,這是什么力量,竟能逼退他的人王血脈?雷

    電之力,難道是某種雷霆血脈?

    可是,普通雷霆血脈,又豈是他人王血脈的對手?須

    知,整個丹閣所有天驕中,也就歐陽娜娜的古凰血脈等少數三兩個血脈,能與之人王血脈相提并論,其他血脈,無不被其壓制。可

    今日,他面對秦塵,一個來自下四域的賤民,居然失手了?

    “跪下!”凌義再喝,他目光冷冽,血脈之力催動到極致,不信自己的血脈壓制不了秦塵。“

    神經病,在這里亂叫,你爸媽沒教育過你,別大吵大鬧嗎?還是你給我跪下吧!”秦

    塵已經縱身站起,轟,雷霆血脈被其強勢催動,噼里啪啦,整片山坳盡皆雷光涌動,包裹一切。“

    轟隆!”凌

    義不敢怠慢,感覺情況不妙,在秦塵縱身的瞬間,第一時間就已經催動真元,融入人王血脈中,且,他引動天地間的空間之力,半步武皇的力量席卷而出,震懾秦塵。

    一股無形的空間之力席卷,形成獨特的空間領域,籠罩秦塵。

    半步武皇雖不是真正的武皇,無法形成空間結界,但也掌握粗略的空間奧義,或許在外界,并不如何突出,可在這古虞界中,立即就形成了空間壓迫。“

    看你還跪不跪!”他厲喝,姿態更加狂傲。“

    連空間結界都釋放出來了,你這人王血脈也不咋地嘛,看著,本少光靠血脈,就能壓制與你。”秦塵冷笑,嗡,他身上無窮的電光爆發,雷霆血脈之力暴漲,瞬間彌漫了出去。這

    一次,凌義更加不堪,轟的一聲,他施展出的空間壓迫硬生生被擊散一角,并在秦塵的雷霆血脈下,不斷被磨滅。

    這讓凌義心頭發寒。“

    這到底是什么血脈?怎么可能如此之強?”他

    有些發毛,此刻的他,已連人王血脈和半步武皇的空間領悟全都施展出來了,可竟然敵不過對方單獨的血脈之力,見鬼了嗎。這

    小子不過后期巔峰,修為甚至比他還要低一階,怎可能這么強?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