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408章 從長計議

武神主宰
     聞言,良廣浩瞬間面無血色,兩腿發軟,止不住的顫抖。凌

    義如果死在這里,真要算賬的話,他也跑不了,因為是他鼓動出手的,算是罪魁禍首之一。

    “你敢對凌義兄下如此死手,你死定了。”良廣浩驚懼說道,他想到了凌家有一位武皇強者也在峽谷,就在峽谷內部。

    他轉身就跑,想要通稟消息,但秦塵早就看他不順眼至極,一拳轟出,轟隆一聲,將那良廣浩轟的橫飛,大口吐血,毫無抵抗之力。

    那良廣浩在這四月中亦是突破了半步武皇境界,可在秦塵面前卻毫無抵抗之力,僅是一擊而已,便已重傷。

    眾人無不倒吸冷氣,先前秦塵針對的目標雖不曾是他們,可出手之時,竟給眾人一種末日來臨的錯覺,不由心驚不已。“

    快去稟告凌軍大人,請他出手!”良廣浩喊道。

    此次古虞界之行,凌家共有三個名額,除了凌義之外,尚有兩位武皇高手。

    一人是凌家一位長老,凌遠南,修為高達八階后期,是凌家目前武皇強者中的主力軍,未來的中流砥柱。而

    另一人,便是凌軍,才四十出頭,便已是八階初期巔峰武皇,屬于凌家諸多武皇中,天賦極高的一位,目前正在這峽谷之中。

    這里的動靜,丹閣五大武皇高手雖然不曾在意,但也時刻關注,雖然不曾如良廣浩等人親身而來,但感知卻不曾挪開半分,因此在良廣浩大呼的同時,凌軍便已經清楚了此地發生之時。“

    轟隆!”

    幾乎是瞬息之間,凌軍出現,徑直趕到,他臉色冰寒,他凌家的少主竟然在此被人如此羞辱,令他如何不怒?凌

    義暗中來針對秦塵,他早就知曉,甚至是他默認的,先前也曾疑惑凌義得手之后,居然會留在那山坳繼續修煉,但也不以為意。可

    現在才明白過來,凌義第一次出手便已經失手了,被人捆縛在此,成為了監下囚,且奄奄一息。他

    心中又驚又怒,若是凌義在他面前出了什么意外,等出了古虞界,他也要遭到家族嚴厲懲罰。

    “放開凌義!”凌軍面孔森冷,本身被打擾了修煉,他就已經很憤怒,現在看到凌義那副凄慘的樣子,就更加臉色難看。堂

    堂凌家少主,竟被一個下四域的賤民俘虜,傳出去的話太難堪了,是一種恥辱。“

    你要的話,給你就好了。”

    秦塵不以為意,拎起凌義,直接甩向對方。

    要殺的話,自己早就殺了,這么緊張做什么。

    凌軍接過凌義,真元灌輸之后,凌義頓時蘇醒過來,見到凌軍,堂堂天驕,竟瞬間痛哭流涕起來。

    “七叔,義兒太慘了,你要替義兒報仇啊!”

    凌義眼淚鼻涕橫流,這四個月的經歷,對他而言,簡直就如一場噩夢一般。凌

    軍又惱又怒,給凌義服下幾粒丹藥,發現其生命無礙之后,這才松了口氣,而后怒視秦塵,厲喝道:“小子,身為丹閣天才,你竟敢對同閣弟子下狠手,罪大惡極,還不給我束手就擒,跪下受縛。”

    “你們凌家都是一群白癡嗎?一個個除了跪下之外,就沒別的新意了?”秦塵冷笑,不以為意:“先動手的可是這凌義,要跪下受罰,也應該是這凌義。”論

    道理,他占據道德高點,誰都知道,他在這山坳修煉,是凌義先行找他麻煩,而并非是他先出手。

    “還敢狡辯,找死!”凌軍寒聲道。剎

    那間,他釋放出空間結界,想要禁錮秦塵,并對其動手。因

    為他也深知論道理,他凌家理虧,所以只能先下手為強。轟

    隆!

    關鍵時刻,秦塵動了,他催動空間之力,在周身形成一道防御空間,抵擋凌軍的空間結界威壓。

    一旁,重傷的良廣浩等人慌忙倒退,離開這片區域,凌軍這等天驕武皇施展出的空間結界,以他們目前的修為,根本無力抵擋。“

    那小子死定了,在凌軍大人面前,也敢猖狂。”

    良廣浩咬牙切齒,這次古虞界之行他感覺倒了八輩子血霉,先是自身被凌辱,結果請動凌義出手,依舊出了岔子,十分不順。讓

    他安心的是,凌義雖然重傷,但性命無恙,且有凌軍大人在此鎮守,否則,他也難逃干系。

    “呵,有點門道,居然能抵擋本皇的空間結界,難怪敢如此張狂!”凌軍面色冷冽,俯視秦塵,道:“但若你以為藉此就能和本皇交鋒,太天真了。”

    他根本沒有將秦塵放在眼里,天驕級的半步武皇,是能越級而戰,實力超越一般的普通初期武皇。可

    他是誰?

    凌家武皇高手中天賦最強之人,當年也是天驕級別的人物,如今修為無限逼近八階中期,豈能拿不下一個下四域的賤民?秦

    塵目光冷漠,不曾辯駁,只是看向峽谷深處的其他四位武皇,道:“幾位,事情經過如何,大家都知曉,本少先前在那山坳安心修煉,可這凌義卻暗中前來,對本少出手,你們不管也便罷了,可現在,這凌軍冠冕堂皇的對本少出手,你們難道也不管?”秦

    塵怒了,這什么同勢力不能相互殘殺?這些人就是這么維持秩序的?其

    他四名武皇聞言,臉色頓時一變。

    秦塵這話太誅心了,若是讓司徒真知曉,他們也難逃責罰。“

    凌軍,既然凌義沒事,少一事不如多一事。”“

    事情未曾調查清楚之前,凌軍你還是莫要莽撞。”

    “此時有蹊蹺,還需從長計議。”幾

    名武皇紛紛出言。什

    么從長計議,凌義的事情,他們再清楚不過了,還不是凌義想要教訓一下這個下四域前來的賤民,他們哪個不知情?先

    前沒有阻止,只是賣凌家一個面子罷了,反正凌義也知道分寸,應該不會下死手,所以也懶得拆穿。現

    在凌軍公然就要對秦塵下手,那他們就不能忍了。“

    幾位放心,我不會對此子下狠手的,只不過,我凌家凌義在其閉關之地身受重傷,此事非要調查清楚不可,為防止此子逃脫,本皇先將他拿下再說。”話

    音落下,不等其他幾人開口,凌軍朝著秦塵便已是一掌抓攝而來。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