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449章 掉下來了

武神主宰
     只是他們如何學習,都無法像秦塵那樣,一上來就踏上彩虹橋,而是紛紛跌落下來。

    難道自己竟連一個下四域的賤民都不如?

    這些家伙臉色鐵青,一個個極其不甘,自己乃是武域天驕,怎么可能連一個下四域的賤民都不如呢?

    一定是那小子作弊了。

    對!

    眾人紛紛點頭,除了作弊,不然又怎么解釋眼前的這一切。

    秦塵在橋上站穩之后,并未直接向前,而是在細細感悟這彩虹橋上的規則之力。

    前世,秦塵的修為是八階后期巔峰,無限接近半步武帝,但因為天生廢脈的緣故,始終無法感悟出法則之力,跨入九天武帝境界。

    為何廢脈會導致無法感悟出法則之力?

    因為任何武者的血脈,都具有一定的屬性,如幽千雪的寒冰血脈,歐陽娜娜的古凰血脈,秦塵的雷霆血脈,其實都帶有天地本身的一些規則。

    因此,血脈之力在前期可以提升武者戰力,在后期,則能提升武者成就武帝的概率。

    這也是歷史上,一些擁有逆天血脈的強者往往能更容易突破武帝的原因所在,不僅僅是他們天賦高超,遠超常人,同樣也是因為他們的血脈強大,能夠更簡單的感應出規則之力。

    秦塵站在這彩虹橋上,感應著彩虹橋上的規則之力,他漸漸的發現,這彩虹橋上的規則之力,并非一成不變,而是在不斷的變化。

    “我來試試雷霆血脈。”

    秦塵念頭一動,轟,體內雷霆血脈釋放而出,頓時,秦塵立即感覺到彩虹橋上對自己的壓迫瞬間減少了極大部分,原本還要艱難才能穩住的身形,變得輕松了很多。

    “雷霆血脈果然厲害。”

    秦塵大喜,這代表彩虹橋上的規則之力,有一道正是雷電規則,而且,自己的雷霆血脈極其可怕,能夠減輕九成以上的阻力。

    血脈減少的阻力越多,就代表血脈越可怕。

    如果秦塵現在撒腿狂奔起來,恐怕能瞬間超過場上的所有人,甚至追趕上之前離去的那些高階武皇們。

    難怪先前慕容冰云她們一次跨上彩虹橋,就能穩住身形,不僅僅是她們的意志堅定,實力高絕,更因為她們的血脈俱是十分強大,超越之前跨上彩虹橋的諸多中期、乃至后期武皇們。

    知道了這一點后,秦塵并沒有撒腿就跑,反而念頭一動,將雷霆血脈收斂了起來,并且,之前感悟的那一絲法則也擯棄,反而去感知其他的規則。

    “轟!”

    頓時一股可怕的沖力襲來,將秦塵震飛出去,狼狽倒地。

    這引來了許多人的嘲笑,原本驚疑于秦塵能輕松踏上彩虹橋的眾人,紛紛嗤笑起來。

    “哈哈,我當此子有什么能耐呢,原來堅持了這么久,還是摔了下去。”

    “嚇死我了,還以為此人是什么絕世天才,現在看來,下四域的就是下四域的,不值一提。”

    “嘿嘿,在彩虹橋上站穩這么久,卻還能被震飛出去,甚至連一步都沒能走出來,此子也就這點能耐了。”

    “哈哈,哈哈哈!”

    眾人哈哈大笑。

    這些都是眼皮子薄的人,一邊說著風涼話,一邊洋洋得意的向前。

    凌義也是松了一口氣,剛才真是嚇死他了,還以為秦塵天賦驚人,能與風雷帝子等人相比,現在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不過想想也是,秦塵什么身份,風雷帝子什么身份,把兩人放在一起討論,那是玷污了風雷帝子。

    “塵少,不用理會他們,不過是一些風涼話而已,我就不信,咱們三個能上不去。”

    一旁葉莫咬著牙說道,他和嚴赤道,還不曾在彩虹橋上站穩呢。

    “理會他們?”

    秦塵笑了,他需要在意這些渣渣的眼光嗎?

    就好像一頭神龍,任螞蟻如何挑釁,都是不會理會的。

    雖然幽千雪她們已經踏上了彩虹橋深處,看不見身影了,但秦塵相信,只要自己動用雷霆血脈追趕,趕上他們并非什么難事。

    他對彩虹橋本身十分有興趣。

    而后,他再度跨上彩虹橋,試圖感悟彩虹橋上的規則。

    只是剛剛站穩,還未來得及感悟多少,彩虹橋上的規則便開始了變化。

    砰!

    秦塵又摔了下來。

    “哈哈哈!”

    自然又是引來一片大笑之聲。

    “果然,失去了血脈之力,在其他規則上,我還差得遠。”

    秦塵沒有理會眾人,而是低頭沉思。

    彩虹橋上的規則不斷的變化,想要通過,有兩種辦法。

    第一種,專心感悟契合自身血脈的那一種規則,如此是最簡單的,能夠很快的穩住身形,并亦步亦趨,走向彩虹橋盡頭。

    第二種,在感悟出一絲基礎規則之力后,不停的參悟其他屬性的規則,使之自己在任何規則上,都有所感悟,自然也能擋住彩虹橋的阻力。

    只是這樣一來,難度會比第一種提升了十倍、百倍,但卻能讓自身,在規則之力上得到蛻變。

    “天地規則,數不勝數,皆通大道,我如今才武皇初期,距離武帝尚遠,有此良機,不如多多感悟,尋找最適合自己的規則之道,方是王道,若是一味的追求速度,只顧著踏上那片虛無大陸,反而會浪費這一片大好機會。”

    秦塵暗暗道。

    當然,他可以這么做,不代表其他人也一樣,看到葉莫和嚴赤道在彩虹橋上行進的十分艱難,拼命抵抗彩虹橋上的斥力,秦塵當即就笑了起來。

    “你們兩個,不要去抗拒這股規則之力,而是需要去感悟,哪怕是感悟不了,也不要去強行壓制,以你們的修為,根本無法壓制得住這股規則之力,只有去順應,才會成功。”

    “你們可以試著利用血脈之力去感應這彩虹橋上的力量,或許會有奇效。”

    不反抗?

    去感悟?

    用血脈之力去感應?

    如果讓凌義等人聽到秦塵這話,必然會笑掉大牙,你一個幾次都從橋上摔下來,連站都站不住的家伙,居然也想指導別人,這不是笑掉大牙嗎?

    可葉莫和嚴赤道卻十分信任秦塵,完全沒有任何懷疑,直接就釋放出了血脈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