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450章 發足狂奔

武神主宰
     咦,還真有效。

    兩人原本怎么也站不穩的身軀,像是輕松了許多,而且在血脈之力的感知下,好像隱隱感知到了什么,但仔細回想,卻仿佛什么都沒有感知到。

    這就是所謂的規則之力嗎?

    兩人來自下四域,雖然是東洲域和南華域頂級天驕,但畢竟見識淺顯,遠不如武域中本身的天驕。

    若非秦塵這么提醒,兩人恐怕還會浪費不少時間。

    血脈之力催動下,兩人身形雖然有些搖晃,但卻一步一步的走向前,速度竟比凌義等人更快一些。

    葉莫和嚴赤道只是沒人指點而已,純粹論天賦,其實并不比凌義等人弱。

    “塵少!”兩人走在彩虹橋上,轉身回頭。

    他們兩個是上來了,可秦塵卻還在不停的摔下去,一次又一次的。

    這讓兩人驚訝,不至于啊,論天賦,秦塵應該比他們只強不弱。

    “呵呵,你們兩個先出發吧,我很快就會趕上來的。”秦塵笑著道。

    如果是其他人說這話,他們兩個是斷然不信的,可秦塵這么說,兩人卻是篤定至極,當即埋頭趕路。

    “哈哈哈!”

    此言自然又是引來了眾人的一番嘲笑。

    趕上來?

    這小子現在連在彩虹橋上站都站不穩,拿什么趕上來?

    爬嗎?

    嘿嘿嘿!

    哈哈哈!

    眾人俱是暗笑不已,像看耍猴。

    秦塵自然不理會,而是仔細感悟彩虹橋上的每一道規則的變化。

    他知道以自己的修為,想要掌握這些規則,是根本不可能的,他也沒有這么想,但全都粗略的感悟一遍,卻未必做不到。

    能不能跨上彩虹橋,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自己能夠感悟多少的規則之力,領悟到多少道規則。

    天地間規則千千萬萬,雖然沒有強弱之分,但卻有深淺分別。

    就如同一樣是奧義,空間奧義,自然凌駕在其他奧義之上。

    秦塵在意的是,既然這彩虹橋上有無數規則轉化,那么他是不是可以找到一種最適合自己、最強的規則?

    須知,武域之中便有很多武帝,因為急于突破,當時感悟了一門并不十分適合自己的規則,導致停留在初期武帝境界,無法再寸進一步。

    想要從武帝初期突破到中期,乃至后期,需要對法則之力,不斷深入的了解,因此一開始走的道路,就變得十分的重要。

    如果讓別人知道秦塵此刻的想法,恐怕必然會震驚于他的不知天高地厚。

    秦塵不過一剛突破八階的小小武皇而已,居然想要尋找適合自己的規則之力,一步登天。

    這不是笑話嗎?

    哪怕是紅顏武帝這等巔峰武皇,此刻的念頭,也只是感悟出一門最簡單,最容易突破的規則,而絕非最適合自己、最強的規則!

    規則浩瀚,豈有挑挑揀揀之理?

    這放在別人身上自然是笑話,但對于秦塵而言,前世見過太多的武帝了,甚至連風少羽和上官曦兒突破武帝,也是因為他的幫忙,豈能潦草行事?

    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不斷的感知彩虹橋上的任何一種規則之力。

    他不斷地失敗,卻是毫無放棄的意思,他隱約有種感覺,可行。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來這樣的自信,可偏偏就是相信。

    一百次!

    一千次!

    一萬次!

    秦塵已經記不得自己到底摔下來多少次了,此刻眼前,哪怕是最后一個跨上彩虹橋的武皇,都已經消失在他的視線中了。

    能成功走上彩虹橋的差不多都成功了。

    剩下的,都是一些怎么也無法跨上彩虹橋的武皇。

    他們嘗試了上千次后,基本都已經放棄了,看到秦塵鍥而不舍的嘗試,一開始還不停的嘲笑,可漸漸的,卻一點都嘲笑不出來了。

    一次次的摔下來,秦塵就好像怎么也不覺疲憊一般,永遠都會重新堅定的再一次跨上彩虹橋。

    這毅力,令人欽佩,可也成了許多人的笑柄。

    一個下四域的賤民而已,連他們都無法踏上彩虹橋,對方又怎么可以?

    “嗯,至于先前的葉莫和嚴赤道,只不過是兩人運氣好而已。”他們想。

    人哪,總會想方設法給自己整出點優越感來。

    一萬八千零三次!

    秦塵突然露出了笑容,這一次,任憑彩虹橋上的規則如何轉換,他都巋然處之,毫無摔下來之意。

    可以說,秦塵已經把這座彩虹橋上能轉化出來的規則全都感悟了個遍。

    雖然他掌握的只是這些規則的皮毛,甚至連皮毛都稱不上,但他卻是所有人中感悟的最完整的一個。

    這要是讓外界的九天武帝知道了,都會眼紅到發狂。

    對于那些九天武帝們而言,自己能感悟的規則,也就是那么寥寥幾種,哪怕是中期,甚至后期武皇們,也就幾十種而已。

    可秦塵呢?

    不可估量!

    雖然現在只是一些連皮毛都不算的感悟,但沒關系,既然已經感應到了這股力量,就等于為今后武帝的修煉道路提前鋪好了一條路,而現在的秦塵甚至才剛突破武皇,距離武帝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

    可對于成就九天武帝,秦塵的信心前所未有的足。

    他開始大步向前,一步步如履平地,甚至,到后來他飛跑了起來。

    因為他的身體強度已經幾乎摸到了九天武帝的邊緣,再加上感悟了那一絲絲的規則,彩虹橋上的壓迫對他而言就根本不算什么了。

    更何況,秦塵知道自己現在的修為太低,再如何感悟,也不會感悟到太多,除非修為有所突破,因此還不如盡快到達彩虹橋盡頭。

    所以一旦適應,他便開始了狂奔。

    嗖……

    秦塵就像一頭獵豹一般,在彩虹橋上迅速遠去,片刻的功夫,就已經消失在了視線的盡頭。

    “你……你們快看!”

    “快看那秦塵!”

    “老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彩虹橋前,很多武者原本已經不關注秦塵了,可突然間看到這一幕,全都被秦塵的速度給驚到,眼珠子都快瞪爆掉了。

    “那秦塵怎么了?”

    有人順著眾人的目光狐疑看去,只看到一道消失在視線中的身影,一騎絕塵,徹底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