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452章 完全沒理由

武神主宰
     凌義只覺得天好像都要塌下來一般,完全超出了自己的理解。

    秦塵則是微微皺眉,在這彩虹橋上,他的力量被限制太多了,否則這一劍下來,不可能只是斬斷凌義的一只手臂,而應該將他整個人給斬成兩半。

    沒錯,秦塵是動了殺機。

    這凌義,他早就看不順眼了,如此好的機會,不殺之,難道還要留下來嗎?

    殺!

    他提劍,再度殺來。

    轟!

    這一次,他全力出手,速度在一瞬間提升到了極致,像是一道光,他瞬間來到凌義身前,一劍再斬。

    一股強烈的危險感襲來,凌義顧不得心中的驚駭,手中急忙出現一柄長槍,轟,這是一柄黑色長槍,如同一條魔龍,在舞動抵擋,進行還擊。

    他顧不得自己可能會從彩虹橋上被擊飛,若不抵擋,他會被斬爆的。

    鏘!鏘!鏘!

    兩柄神兵碰撞,凌義只覺手中長槍發出陣陣爆鳴,像是魔龍在悲鳴。

    秦塵沒有出動全力,因為他怕將凌義從彩虹橋上轟飛下去,他要的是殺死凌義,而不是讓他從頭再上彩虹橋。

    凌義連連后退,臉色由怒而驚、而驚而懼。

    他發現,秦塵真得擁有殺死自己的能力。

    不行,他不能死在這里!

    他果決無比,手中驀地出現諸多丹藥,一口吞入腹中,剎那間,身上有驚人氣息在燃燒,整個人氣息一瞬間暴漲了數倍。

    他絕不能再犯當初在峽谷的錯誤,給秦塵制住自己的機會。

    而且,他覬覦秦塵手中的神兵,此物如此可怕,起碼也是巔峰皇兵,甚至,有可能是帝兵。

    帝兵啊,就算是他整個凌家,也沒有幾件如此級別的寶物。

    至于手臂被斬,他凌家作為丹閣的大家族,難道還沒幾件肉白骨醫死人,斷臂重生的丹藥嗎?只要能活著出去,讓手臂斷臂重生,并非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殺!”

    凌義將人王血脈施展到極致,渾身殺意沸騰,強勢而來。

    他也尋找到了壓制彩虹橋阻力的秘密,那就是血脈之力,不過,他為了感悟法則,一路上也沒有過度依賴法則之力。

    再怎么說,他也是丹閣最頂級的天驕之一。

    “以為服了些丹藥就夠了嗎?”

    秦塵冷笑,祭出神秘銹劍,一劍削過,向著凌義的頭頸劃了過去。

    “激發人王血脈的我,你如何能夠匹敵?”凌義怒喝,他直接一槍橫掃,當成了棍子來用,棄皇兵之威,而只是利用了皇兵本身的霸道。

    人王血脈,大陸頂級的血脈,會隨著修為的提升,不斷的被激活,如果成長下去,這是一個注定會成為強者的天才。

    在峽谷中,他只是被秦塵雷霆血脈壓制,一時失手了而已,否則堂堂丹閣頂級天驕豈會這么弱?

    轟!

    長槍當棍掃出,其威勢比之他原本的戰力非但沒有任何的削弱,反而提升了數倍不止,如果歐陽娜娜在此的話,必然會大吃一驚,對方的戰力差不多可以與她持平了。

    嘭!

    劍、槍交擊,迸發出一連串耀眼的火花,一道沖擊波也跟著幅射而出,嘭嘭嘭,如果不是在彩虹橋上,地面絕對會被削去一大層。

    凌義臉上的笑容頓時不翼而飛,再次露出了無法相信的表情,因為即使他服用了爆體丹,爆發出了人王血脈的究極力量,居然還是不敵秦塵!

    怎么會這樣?

    人王血脈不是應該橫掃無敵的嗎?而且他修煉的功法、武技都是武域中頂級的,絕對比那來自下四域的小子強好幾倍吧,為什么還是不敵秦塵?

    完全沒有理由的!

    他滿臉的茫然,剛剛才豎立起來的信心再次崩塌,而且這一次是從里到外全部塌了個干干凈凈。

    “無知!”秦塵輕斥一聲,神秘銹劍揚動,劍氣滔天,對于凌義這種人,他不需要任何的憐憫。

    殺!

    在秦塵手中,神秘銹劍散發出一股股的妖邪之力,轟,他催動雷霆血脈,消除彩虹橋的阻礙,向著凌義鎮壓而去。

    凌義確實很強,原本就是頂級天驕,突破武皇,激活更強人王血脈后,他更是強得可比歐陽娜娜這樣的超級天驕。

    不幸的是,他的對手卻是天武大陸數千年都難出一個的妖孽,真正的蓋世妖孽!

    這還是因為彩虹橋壓制的緣故,讓秦塵和凌義的戰力同時下降了數十倍,大家之間的差距變得更小了。

    如果在別的地方,秦塵將會變得更強。

    “啊!”

    神秘銹劍尚未完全落下,凌義便發出痛苦的嘶吼聲,他的身體被劍氣籠罩,在劍氣下幾乎要四分五裂。

    他甚至連跳下彩虹橋也來不及了,只需剎那的功夫,秦塵的利劍就能將他粉碎。

    “轟!”

    在劍光即將覆蓋凌義的瞬間,凌義身上,陡然升騰起一股可怕的氣息來。

    武帝之力!

    嗡!

    他的身體中,像是有什么氣息蘇醒了,這是凌家武帝強者在他身體中留下的意念分身,在凌義面臨生死的時候,開始被激活。

    “哈哈哈,你殺不了我的,我有家族強者庇護,你不可能殺的了我,你給我死吧!”

    凌義瘋狂大吼,他的自信心一下子又恢復了,哪怕自身實力不及秦塵又如何,他是凌家的天驕,體內有凌家武帝強者的意念,可以絕地反擊。

    轟!

    一道虛影,在凌義頭頂開始浮現,蘊含武帝橫掃九天十地的氣息,如同神王降臨,朝著秦塵發出強勢一擊。

    可那股力量,還未來得及出手,那模糊的虛影,竟咔咔咔的開始震顫起來,恐怖的力量不斷的散逸,像是泥牛入海,不斷溶解。

    “怎么會這樣?”

    凌義驚恐,為什么家族強者的氣息,一出來就在崩潰,這不可能。

    “無知!”秦塵搖頭,冷笑道:“九天武帝之力,若在別處,自然蘊含驚人威力,可這彩虹橋,蘊含無盡規則之力,九天武帝的意志在此地,將被百倍、千倍的限制,別說代你出手,連保下你都不可能。”

    “你……和那凌軍,一樣的無知,愚蠢!”

    凌義瞪大驚恐的雙眼,眼神中是無法抑制的驚懼:“你……凌軍大人是被你殺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