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461章 我來晚了

武神主宰
     幽千雪臉色一變,剛準備動手,便感到一股可怕的空間結界束縛而來,咔咔咔,她體表的空間結界和劍之域界不斷震顫,發出陣陣爆鳴,似是隨時要爆碎。

    “不準你們欺負大嫂,給我住手。”

    小蟻大叫,沖了上來。

    “攔住這鬼東西。”鷹鷙中年冷喝,顯然不想小蟻破壞了自己的出手。

    殺!另外兩名中期巔峰武皇立即朝小蟻殺了過來,轟轟轟,道道真元激蕩,小蟻雖然防御驚人,但畢竟只是一只噬氣蟻,噬氣蟻一向是群體行動才有足夠的戰斗力,立即就被

    這兩人攔了下來。

    “哼!”而那鷹鷙中年,已經一掌破開了幽千雪的防御,漆黑大手朝著幽千雪狠狠抓攝而下。

    咻!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激射來一道驚人的劍光,直接斬向鷹鷙中年的后背。

    什么人?

    鷹鷙中年臉色一沉,急忙反手一掌拍出,轟的一聲,劍氣四溢,而那鷹鷙中年的手掌,也是隨之破碎了開來。

    而鷹鷙中年也已經看到了來人,竟是一個看上去僅有二十歲出頭的少年,在他身旁,還跟著一個全身被斗篷籠罩的男子。

    “秦塵?”

    秦塵在這支隊伍中的名氣太大了,主要是在古虞界外的時候,便敢針對軒轅帝國的風雨雷帝子,因此起碼七成以上的武者都對他有印象。

    “怎么可能,此子不過是一個來自下四域的賤民,運氣好被丹閣挑中了而已,竟能擋住本座的一掌?”鷹鷙中年臉色一變,同時目光落在秦塵身邊的斗篷人身上,那斗篷人,面容被面罩遮住,看不出面容,可不知為何,鷹鷙中年從對方身上竟感受到了一股隱約的危險氣息

    。

    “秦塵,閣下來自下四域,不好好修煉,竟敢插手我古方教的事情,速速離去,此事與你無關,否則,休怪本座不客氣。”

    鷹鷙中年冷哼,他心中惱怒不已,沒想到千算萬算,事情還是出現了意外。

    當務之急,是盡快將那執法殿的女子拿住,然后再偷偷將這秦塵和那斗篷人斬殺,否則一旦等消息傳出去,那他就完了。

    “老大,你來的正好,剛才如果不是小蟻舍身取義,英勇獻身,大嫂恐怕就危險了,剛才這斗雞眼家伙太可恨了,不但傷到了大嫂,差點把小蟻也給弄傷了,疼死我了。”

    小蟻急忙飛到秦塵身邊,訴說著自己的光輝事跡,好讓秦塵知道自己立了多大功。

    “千雪,你沒事吧?”

    秦塵根本就理會小蟻,身形一晃,就已經來到了幽千雪面前,看到幽千雪身前白衣上斑斑的血跡,秦塵心頭頓時無比的憤怒。

    一團怒火,在他的心里瞬間燃燒了起來,怎么也無法抑制。

    “塵少!”

    幽千雪怔怔的看著秦塵,眼淚一下子就落了下來,先前的焦急、苦悶,就像是決堤的洪水一般,不顧一切的傾瀉。

    雖然她和秦塵分別的時間,只有區區一年,可幽千雪在執法殿和飄渺宮的時候,無時不刻不思念著秦塵。

    那種思念,讓幽千雪恨不得放下一切去找秦塵。

    先前在彩虹橋前,她已經壓制住了思念,可剛才在面臨危險,和生死絕望的時候,她又想到了秦塵。

    她不怕死,她最怕的是到臨死,自己都無法見到秦塵。

    而現在,秦塵趕來了,在千鈞一發之際,如同一個踏著五色祥云的蓋世英雄,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幽千雪此刻腦海中一片空白,有的只是對秦塵的思念,重重的抱住了秦塵。

    “對不起,千雪,我來晚了。”

    秦塵心疼的看著幽千雪,右手輕輕的撫摸著他的秀發,他心中的怒火愈發的猛烈,如火山一般爆發。

    曾幾何時,秦塵以為自己再也不會愛了。

    前世遭到了那樣的背叛,他的心,早已徹底封閉起來,冰涼無比,再也無不會被溫暖。

    直到他遇到了趙靈珊、紫薰、幽千雪這一群姑娘。

    她們每個人都用真心對待他,默默的守候在他的身邊,雖然她們從來都不說什么,甚至從未向他表白過,可秦塵卻能感覺到這一份情誼。

    可他不敢去接受。

    他是一個遍體鱗傷的男人,心里早已被仇恨填滿,被憤怒充斥,他覺得自己重生的意義,便是復仇。

    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情感能打動他。

    可他錯了。

    母親的疼愛、爺爺的關懷,還有王啟明他們的兄弟情義,以及——

    幽千雪這幾個姑娘的愛意。

    他害怕,害怕重蹈覆轍,所以將自己偽裝起來,套上堅硬的外殼,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任由自己慢慢的腐朽,任由自己被仇恨覆蓋。

    他曾以為這樣,就能安然處之。

    可現在,他知道自己錯了。

    那一份份愛意,他無處躲避。

    他緊緊抱住了幽千雪,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告訴對方自己的心意。

    古方教的三人臉色鐵青的看著這一幕,他們本以為秦塵只是路過,現在才徹底醒悟過來,對方根本不是路過,而是專門為了幽千雪而來。

    “死!”

    什么話都不必說了,到了這個地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轟!

    鷹鷙中年直接出手,一道金色的銅鑼幻化做厲光暴斬而來,同時那兩名八階中期巔峰的武皇也動了,轟轟,兩人同時爆發出最強戰力,朝著秦塵和幽千雪殺來。

    強烈的殺意,倏地籠罩住了秦塵和幽千雪,咔咔咔,周圍的虛空像是一瞬間凝固了,牢牢鎖定住了兩人。

    “塵少,小心。”

    幽千雪瞬間驚醒了過來,一臉焦急,她見到秦塵太激動了,甚至忘了現在的處境,急忙就要出手。

    但秦塵緊緊的抱住了她。

    “別怕,有我!”

    秦塵道,語氣堅定,目光冷漠。

    他冷冷看向強勢殺來的鷹鷙中年三人,并未動手,只是寒聲道:“殺了他們。”

    “桀桀桀,遵命主人!”早就有所準備的骷髏舵主在秦塵出言的瞬間,驀地動了,轟隆一聲,他身上彌漫出無數的黑色霧氣,一手持骨鞭,一手持血色戰戟,戰戟揮動間,就將鷹鷙中年祭出的金色銅鑼給斬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