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463章 果然大補

武神主宰
     小÷說◎網】,♂小÷說◎網】,

    嗖!

    他沖天而起,要逃離此地。

    “想走,問過本座了嗎?桀桀桀!”

    骷髏舵主大笑,血色戰戟揮動,嗡,天空中,一團血黑色天幕席卷而來,將山谷牢牢封閉在內,同時白色骨鞭朝鷹鷙中年卷來。

    “遁影術!”

    在白色骨鞭即將卷中鷹鷙中年的瞬間,鷹鷙中年驀地的一聲大喝,嗡,他的身體中倏地沖出一道身形,不退反進,直撲下方的秦塵。

    噗嗤!

    骷髏舵主白色骨鞭一絞,那被包裹的身形爆碎開來,竟是一道真元分身。

    “咦,這小子,竟然還有這樣的手段。”骷髏舵主一愣,而后大怒,骨鞭一甩,轉身朝鷹鷙中年殺來。“哼!”鷹鷙中年冷笑,既然已經沖出來了,怎么可能又被骷髏舵主纏上,他不管不顧,直沖下方秦塵,轟,白色骨鞭抽爆虛空,他身上亮起一道白光,抵擋下絕大多數沖

    擊,可還是噗嗤噴出一口鮮血。

    可的眸光卻前所未有的明亮,只殺向秦塵和幽千雪,因為他知道,只要拿下這兩人,那他這一場就贏了,足以反敗為勝。

    “想動我們老大,問過我們了沒有。”小蟻和小火大怒,化作陰云攔了過來。鷹鷙中年眸光更冷,轟,他手中金色銅鑼驀地散發出刺目的金光,噗,他一口精血噴在上面,精血化作一道詭異的符文,瞬間將金色銅鑼的威力加持一倍以上,強勢斬了

    出去。

    轟!

    滔天的金光爆發,巨大的沖擊力席卷而來,諸多噬氣蟻和火煉蟲紛紛被卷了出去,露出了一條通道。

    “殺!”

    鷹鷙中年渾身散發出冰冷的氣息,他體內的精血瘋狂燃燒,雙眸血紅,沿著金色銅鑼沖殺出的通道,瞬間來到了秦塵面前,一拳瘋狂轟出。

    “轟隆!”

    天地都震動了,恐怖的拳威如同一座的大山襲來,驚動九天十地,鷹鷙中年的目標只有一個,斬殺秦塵,擒拿幽千雪,以此要挾,逃出這里。

    “塵少!”幽千雪大驚,臉色倏地變得變冷,就要持劍攔在秦塵身前。

    “不必!”秦塵探手,將她摟在懷里,同時冷笑的看著強勢殺來的鷹鷙中年,眼眸中流露出一絲嘲諷之意。

    不知為何,鷹鷙中年這一刻心底突然涌現出了一道驚悸之意。

    因為秦塵在他不顧一切的強勢攻擊下,竟然沒有一點畏懼的神情,他的目光帶著嘲諷,仿若在嘲笑自己,同時,后方追逐而來的斗篷人,竟然也沒有如何的緊張。

    此子到底有什么依仗?

    面前的秦塵明明只是一名八階初期巔峰的武皇,可這一刻,鷹鷙中年的心底卻是發毛,仿佛自己做了一件極其愚蠢的事情一般。

    他隱隱感覺到,自己似乎做錯了什么。

    但如今,他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不是秦塵死,就是他亡。

    轟!

    如汪洋一般的攻擊,強勢落下。

    “滅魂之力!”

    眼看他的攻擊即將擊中秦塵,驀地,秦塵倏地抬頭。

    一雙冰冷,毫無感情的青色的雙瞳驀地鷹鷙中年的雙眼,仿佛死神的眼睛,冰冷、毫無光澤,一瞬間擊潰鷹鷙中年的內心。

    嗡!

    隨著瞳光掠來的,還有一股無形的魂力波動,瞬間沒入他的腦海。

    鷹鷙中年只覺得腦海一昏,眼前一黑,腦海中倏地產生一股劇烈的疼痛,令他不由自主的慘叫出聲。

    “啊!”

    他嘶吼,腦海像是要炸開般,腦海之中,有一道符文,驀地亮起。

    這是古方教留在他們腦海的防護符文,他的視線立即回復了正常,與此同時,他就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山峰朝著自己面門鎮壓了下來。

    他竟將雙手擋在面前,砰的一聲,這黑色山峰蘊含驚人的力量,是一方大印,直將他砸的倒飛出去,渾身骨骼傳來痛苦的呻吟聲,五臟六腑都要爆裂了般。

    他驚懼,內心前所未有的恐懼,不可能,此子怎么可能這么強?

    他在害怕,身體還在顫抖,一連串的意外,令他大腦都停下了思考,下意識的沖天而起。

    咻咻咻咻咻!

    五道流光瞬間從四面八方席卷而來,鷹鷙中年大驚之下,急忙出手抵擋,可還是有一股可怕的穿透力,狠狠沖入他的體內,恐怖的劍氣在他的身體中橫沖直闖。

    噗!

    一口鮮血噴出,鷹鷙中年體內經脈寸寸斷裂,身上氣息在急劇下降。

    “不!”

    他大吼,再度催動金色銅鑼,朝著秦塵再度殺來。

    秦塵冷笑,神秘銹劍出現在手中,斬了出去,一上來,便是最為強悍的死字劍訣。

    轟!劍氣通天,湮滅一切,當的一聲,將那金色銅鑼擊飛出去,同時,劍氣威力不減,狠狠穿透鷹鷙中年的身體,他體內的五臟六腑在這股劍氣之下瞬間爆碎開來,身受重傷

    。

    “啊!”

    他痛苦的慘叫,可比疼痛更加難以忍受的,是內心的恐懼。

    秦塵的強大,完全顛覆了他的固有思維,此子根本不是人,而是怪物,是妖孽。

    “饒我一命,求求你,饒我一命,我愿意將身上所有人的寶物都交給你!”

    在死亡面前,他恐懼了,開始了求饒。

    秦塵冷笑一聲,眸中的冷意絲毫不減,就憑他先前對幽千雪做的這些事,也想讓自己饒恕他?

    “骷髏舵主,這人就交給你了。”秦塵對著骷髏舵主淡淡說道,語氣中不帶半絲感情。

    “桀桀桀,多謝主人!”

    骷髏舵主大笑,沖了下來。

    “主人?”鷹鷙中年的目光呆滯了,這秦塵到底是誰?他腦袋一片發懵,此時,他抬頭,看到了骷髏舵主撲下來的面容,這是一張陌生的臉,根本不在他記憶中,此次古虞界之行的

    所有勢力,他都不曾見過此人。

    “你們到底是誰?”

    鷹鷙中年驚吼,但無人回答他,有的只是從天而降的血黑色戰戟,帶著湮滅一切的殺意。

    “不,殺了我,古方教不會放過你們的,不會放過你們的。”

    噗!

    鷹鷙中年大叫中,血色戰戟落下,他睜大驚恐的雙眼,整個人四分五裂開來,爆碎成漫天血霧。

    呼!

    骷髏舵主深吸一口氣,頓時,漫天血霧全都被他吸入體內,臉上頓時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桀桀桀,八階后期的武皇,果然大補,舒服,舒服!”骷髏舵主獰笑一聲,在秦塵身前落下,而后單膝跪地,恭敬的獻上儲物戒指,道:“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