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469章 一切都是誤會

武神主宰
     兩人臉色一僵,頓時說不出話來了,他們兩個剛才還說秦塵違反了歷練的規矩,要受到制裁,眨眼就遇到了一個執法殿的人。

    執法殿什么身份,代替武域各大勢力巡視天下,若說要制裁,也通常會讓執法殿出面,這簡直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就算閣下是執法殿的又怎樣?執法殿之人,更不能知法犯法!”半晌,兩人強辯道。

    幽千雪冷冷看著兩人,“知法犯法?現在所有人都看到,是龍家之人先動手,你跟我說知法犯法?”

    “但你們也不能直接把人給殺了吧。”兩人硬著脾氣道。

    “哦?照兩位這么說,剛才龍家的武者動手之時,本少還得先看看對方出手強弱,是想傷我,還是想殺我,若是想傷我,我得先等對方打傷我之后看看傷勢輕重,才能還擊了?”秦塵淡淡看過來,眼神很是平靜,卻令兩人不寒而栗。

    “這……”兩人后退了兩步,又覺得自己如此太過丟人,只是強撐著不動,卻又不敢反駁。

    “諸位還有誰覺得本少剛才下手重了的,可以站出來。”秦塵淡淡道。

    場上眾人面面想去,卻是無人說話。

    廢話,這事和他們沒什么關系,他們憑什么要給龍家的人出頭?有什么好處嗎?

    為了一個死去的龍家武皇,得罪丹閣和執法殿,白癡才會這么做。

    “你看,除了兩位之外,根本就無人覺得本少做錯,如果兩位再喋喋不休,惡意陷害本少,本少可就要和兩位好好說道說道兩位之前對本少動手的事了,我怎么覺得兩位剛才似乎也想殺本少來著?”

    “什么,這兩個家伙剛才也想殺老大你?”小蟻很識時務的沖了上來,瞪著兩人道:“你們兩個剛才是不是要殺我老大?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是不給我小蟻面子嗎?”

    “誤會,一切都是誤會。”

    兩人急忙解釋,連都白了,自己沒事和對方爭個什么勁,有錢拿嗎?

    “原來是誤會,既然是誤會,說通了就好,若是再逼逼,本蟲就吞了你們。”小蟻叉著腰,傲然道。

    秦塵也懶得理會兩人,正如小蟻所說,對方再逼逼,直接殺了便是。

    他轉身,看向人群中的周芷薇,笑著拱拱手:“好久不見。”

    周芷薇和他在百朝之地,好歹也有過多次交集,如今見到,打個招呼自然是要的。

    周芷薇恍惚地看著這一幕,內心五味雜陳,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當年在百朝之地,她處處被秦塵壓制,后來得以加入飄渺宮之后,她早已將秦塵忘卻。

    在她心目中,秦塵永遠只是那百朝之地的頂級天才而已,加入飄渺宮后,她見識過太多的天驕,太多的強者,她離開百朝之地的時候,曾發誓要讓秦塵如同螻蟻一般卑微的仰望自己。

    可現在,秦塵竟然也來到了武域,甚至修為之強,并不在她之下,一時之間,周芷薇內心卻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百感交集。

    但很快,她回過神來,微微淡笑道:“的確好久不見。”

    她是飄渺宮的弟子,武域至高,哪怕秦塵再逆天又如何?她在飄渺宮中,總有一天會超越秦塵,她堅信。

    “這周芷薇是飄渺宮的人吧,竟然和那秦塵也熟識?”

    “此人不是來自下四域嗎?怎么認識這么多人?難怪有懟風雷帝子的勇氣。”

    “我記得幻魔宗的圣女和他似乎也是舊識吧,還真有女人緣!”

    “噓,小聲點,你想死嗎?”

    周芷薇當初在飄渺宮的隊伍中,自然有年輕天驕曾看到,因此她的身份,也已在山谷中傳遞看來,如今看到秦塵竟與周芷薇也相似,眾人內心更是震驚。

    至于那兩個之前和秦塵爭論的武皇,更是嚇得臉色發白,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秦塵不但和執法殿的人有關系,竟然還和飄渺宮有關系,他們兩個腦子進屎了,竟和他爭論。

    這時人群中,一名修為幾乎接近后期武皇的男子走了出來,笑著對秦塵抱了抱拳說道:“本人器殿呂元浩,秦少俠別來無恙,此地山谷中是一個天然法陣,我想秦少俠已經知道了。在半日之前,這山谷中突然不斷釋放出七彩靈云,這其中必然有寶物存在。所謂見者有份,既然秦少俠來了,我想請兩位一起破開這個陣法。這山谷中很有可能有許多頂級的靈藥或寶物,一旦破開后,大家也好互分。”

    呂元浩說完之后,笑著等待秦塵回答。

    秦塵兩劍斬飛兩大中期武皇,這等實力絕非一般天驕能擁有,再加上有哪些詭異的奇異靈蟲幫忙,就算是自己,恐怕也未必能拿下秦塵。

    更何況秦塵身邊還有執法殿的人,因此呂元浩便主動邀請秦塵一同破陣。

    秦塵當然知道呂元浩的意思,對方雖然是邀請他破陣,可同時潛意識也在說,這山谷是大家一起發現的,一旦破開之后,有東西大家平分,不要一個人太過貪心了。

    “當然可以,不過既然大家合力,出力總有大小,有人出力多,有人出力少,我想如果平分應該不妥當吧?”秦塵立即說道。

    “這當然,我的意思也是這樣,此地有一個極其強大的天然陣法,若是強行破除的話,以我等的實力,恐怕三五個月都未必一定能破開,所幸本人來自器殿,是一名陣法大師。除此之外,寧兄也是一名陣法大師,我們兩人聯手,應該找出這陣法的一些端倪,到時候破開便會容易很多。”

    他說完便朝一旁招呼了一句。

    頓時一名須發灰褐色的老者走了過來,笑著拱手道:“老夫寧澤濤,青帝山弟子,對陣法也略有研究,秦少俠年紀輕輕,便有這般修為,令人驚嘆啊。”

    在古虞界中,大家都是各大勢力的頂級人物,什么身份一類都是虛的,比拼的基本都是自身的實力。

    以秦塵的身份,如今雖然只是丹閣弟子,但一旦從古虞界出去,必能成為丹閣的中層以上,因此寧澤濤等人倒也沒有輕視秦塵的年輕。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