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495章 奪天之術

武神主宰
     這一刻,所有人都心驚,在風少羽的氣息下震顫。

    噗噗噗!

    姬如月、陳思思、幽千雪等人在咳血,骷髏舵主也在顫栗。

    武帝意志,眾人見過的太多了,但能造成這等效果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僅僅是一道氣息,便令天穹都顫抖,虛空都崩滅,無法承受。

    軒轅大帝!

    大陸最頂級勢力軒轅帝國的至尊,太驚人了,其實力之強,甚至足以輕易抹殺其余各大勢力的武帝強者。

    “絕不能讓風少羽的氣息降臨而來。”

    秦塵縱身而起,漫天雷光在他身上綻放,化作雷神,暴斬而出。

    他神色凌厲,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在怒吼。

    三百年的仇恨,一招爆發!

    轟!

    風少羽探手,虛無的手掌像是從遠古黑暗中走出的蓋世魔尊,只一指點出,就將秦塵的攻擊攔住了,任憑漫天雷光如同巨龍般怒吼,卻被那一直虛無的手指,牢牢鎮壓。

    這只是一只虛無手指啊,一道極為微弱的武帝意志,卻竟能鎮壓住秦塵的全力一擊,這太可怕了。

    “閣下的氣息,為何有些熟悉?”

    風少羽呢喃,臉上浮現出疑惑,從意志降臨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覺得面前這少年的氣息十分古怪,讓他隱隱的感到陣陣熟悉,似乎曾經在哪里見過一般。

    但,他毫不在意,恐怖的意志不斷蔓延而來,要沖破古虞界的封鎖。

    “想沖破古虞界的封鎖?”

    秦塵雙手捏動手訣,霎時無數流光纏繞向風少羽,對他進行鎮壓,試圖切斷風少羽降臨。

    道道復雜的符文流轉,形成一幅浩瀚的大道符文,鎮壓而下。

    噗!

    風雨雷渾身震顫,在這股力量下身體裂開,鮮血橫濺。

    “啊!”

    他慘叫,睚眥俱裂,同時驚怒,父帝降臨,威能無邊,這家伙竟在父帝威能之下,還能出手,太可怕了。

    普通武皇強者,恐怕早就靈魂爆碎,灰飛煙滅了。

    “父帝,快救我!”

    風雨雷惶恐,倉惶大叫著,身軀在四分五裂。

    “在本帝面前還敢動手,死!”

    風少羽震怒,雙眸爆射神芒,一掌按壓下來,嗡,整片虛空都在顫抖,天穹在顫栗,眼看就要轟中下方的秦塵,一道黑影突然出現,攔在秦塵身前。

    是骷髏舵主!

    砰!

    恐怖的掌威席卷,骷髏舵主身軀炸裂,鮮血橫飛,身體滿目瘡痍,像是被打爆了一般。

    “哈哈哈,在父帝面前也敢猖狂,那是找死。”

    “大帝,將他們盡誅之!”

    獰墨武皇也狂喜開口,激動的頭皮發麻。

    這便是軒轅大帝,哪怕是一道并未曾完全降臨的意志,也能輕易抹殺后期武皇,無可匹敵。

    “什么?”

    可下一刻,他們眼珠子瞪圓了,黑衣人被打爆之后,竟似沒事人一樣,再度沖天而起,血色戰戟橫掃而出,劈向風少羽。

    “咦!”

    風少羽驚疑,似是見到了難以置信的東西一般,又是一掌拍了下來,轟隆,骷髏舵主再度被震飛。

    這一次,它傷勢更重,甚至露出了里面的骨骼,骨骼金黃,如同黃金筑成的一般,散發璀璨光芒。

    “異魔族氣息?”

    風少羽寒聲道,目光瞬間變得凌厲,怒喝:“閣下為何殺我兒?”

    他震怒,面容雖不清楚,可神色中的驚怒卻無法掩飾,仿佛見到了什么難以置信的東西一般。

    似乎,異魔族的人根本不應該對風雨雷下手一般。

    他怎會有如此言語?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秦塵心頭一動,連對著山谷外高喝道:“飄渺宮的諸位,還等什么,還不出手,斬殺風雨雷,諸位別忘了宮主大人的命令,此行的目的,絕不能外泄,軒轅帝國的人,統統都要死!”

    “飄渺宮的人?不可能!”風少羽冷喝,轉身看向那廢墟之外,雙目仿佛穿透無盡虛空,爆射而出,而后目光倏地落在廢墟外的一處巖壁處。

    那里,一道人影若影若現。

    “這秦塵,是要害死我嗎?這可是軒轅大帝啊!”

    那人驚顫,心中惶恐,恨不得把秦塵大卸八塊,不是別人,正是一路悄然跟著秦塵而來的周芷薇。

    此刻看到軒轅大帝目光望來,周芷薇只覺得腦海一片空白,急忙施展秘術,遮住別人,自己絕不能被軒轅大帝看到,否則軒轅大帝震怒下來,飄渺宮豈會為了自己,而和軒轅帝國大打出手?屆時必然會犧牲自己。

    她施展奪天之術,身形頓時朦朧起來,同時轉身就跑。

    “飄渺宮的奪天之術?不可能……”

    軒轅大帝驚怒,因為憤怒,身軀甚至都在顫抖,虛空爆裂,天地晃動。

    “想走,給本帝留下!”

    他怒喝,探出手掌,轟隆,虛空爆裂,周芷薇只覺得一股無可匹敵的力量包裹住自己,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身體像是要四分五裂。

    嗡!

    眼看身隕斃命,突然一道驚人的氣息從周芷薇體內彌漫而出,是飄渺宮的武帝。

    “是誰,敢對我飄渺宮弟子動手?”

    那武帝顯然遠不如風少羽可怕,被激活的,只是周芷薇身體中的那一滴武帝意志的威能,而并非真正的武帝意志降臨,語言呆板萬分,一語落下,直接出手,殺向風少羽。

    “果然是飄渺宮的人!”

    風少羽仿佛遭受到了巨大的打擊,整個人變得萬分震怒,他抬手直接轟出,轟,那武帝意志劇烈震顫,頃刻間四分五裂,化為灰飛。

    僅一下,飄渺宮的武帝意志便徹底崩潰,根本不是一招之敵。

    風少羽繼續抬手,抓攝向周芷薇,顯然是要將其擒拿,進行拷問。

    “不行,這樣下去不行。”

    秦塵目光一冷,他不斷捏動手訣,但卻根本無法封鎖住風少羽,風少羽的力量,還在一點點的增強。

    一旦讓風少羽降臨,所有人都得死。

    秦塵一發狠,噗,一口精血吐在神秘銹劍之上,同時催動體內力量,灌輸入神秘銹劍之中。

    嘩!

    神秘銹劍陡然亮了起來,瞬間爆發出恐怖的黑芒,一股凌厲的氣勢從劍身之上暴涌而出,如凌云沖霄,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恐怖威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