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499章 以身相許

武神主宰
     說到這里,場上的氣氛立即變得沉重了起來。

    風雨雷一死,軒轅帝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一旦消息走漏,他們幾個都要危險。

    “哼,先前是那風雨雷先動的手,那軒轅帝國憑什么對我們動手。”幽千雪冷哼了一聲。

    姬如月搖頭:“你是不明白軒轅帝國的霸道,如今大陸之上,除了飄渺宮,就數這軒轅帝國最為霸道,你我來自執法殿還好,但秦塵他卻只是丹閣的弟子,而且還是一個從下四域選拔到丹閣的弟子……”

    說到這,姬如月微微嘆了一口氣。

    她雖然沒直說,但意思卻很明確,那就是秦塵在丹閣的地位太低了,如果是武域丹閣某個大勢力中的嫡子,或者還能憑借丹閣的背景周旋一下,可秦塵只是一個下四域的弟子,一旦事情鬧大,很有可能會被丹閣舍車保帥。

    想到這里,姬如月看著秦塵的臉色緩和了不少,這個家伙雖然可惡,說話也不好聽,可不管如何,秦塵為了救她擊殺了軒轅帝國的帝子,冒的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她設身處地的想想,如果是別的勢力的人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恐怕根本不敢對軒轅帝國的人出手吧,畢竟不是誰都有勇氣對風少羽動手的。

    “秦塵,謝謝你。”

    陳思思也說道,她語氣低沉,在風雨雷死后,她想要救下魅影長老,可魅影長老最終還是沒能堅持下來,現在整個幻魔宗除了她之外,其余幾人全都隕落了,內心的失落可想而知。

    可她也知道,面臨壓力最大的還是秦塵。

    “諸位只要不把事情說出去,就沒事了,有誰會知道是我殺死的風雨雷。”秦塵不以為意道。

    “秦塵,你別大意,你沒看到軒轅大帝的武帝意志都降臨了么?軒轅大帝的武帝意志看到了你,必然會得知一些訊息,到時候以軒轅大帝的手段,想要在諸多天才中找到你,并不是什么難事。”姬如月嚴肅道。

    她是眾人中最知曉軒轅大帝可怕的人,那是他們姬家老祖提到都要萬分忌憚的可怕巨擘,整個武域最頂尖的強者,無人能忽視他。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只要你們不把事情說出去,其他就不用管了。”秦塵不愿繼續談這個話題,轉身走向廢墟中的那處空間池。

    姬如月氣得肺都快要炸了,這秦塵,把她的好心當成了驢肝肺,也太可惡了。

    嗖!

    她來到秦塵面前,攔住秦塵,嚴肅道:“秦塵,你聽我說……我不是在開玩笑……”

    “你這么關心我,不會是因為剛才本少救了你,你愛上我了吧?”秦塵驚訝道。

    “愛你個大頭鬼。”

    姬如月氣得恨不得一巴掌將秦塵拍成兩半,頓時氣呼呼的站在一旁不說話了。

    和這人,根本就沒有什么話可說。

    “塵少,如月她也是為了你好。”幽千雪走上來道,神色也有些擔心和緊張。

    軒轅大帝,那是僅提到名字便讓人心悸的存在。

    “既然事情已經做了,又有什么辦法,現在咱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只有自身實力強了,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秦塵笑著說道。

    不是他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而是知道事已至此,怎么想也都挽回不了,更何況,風雨雷他是必殺不可,與其現在考慮太多,還不如盡快提升自己的實力。

    先前催動乾坤造化玉碟的時候,那異魔大陸深處似乎有什么東西在召喚,秦塵對那卻有著極大的興趣。

    “秦塵你放心,這件事,是因為我而起的,我不會讓你一個人承擔的。”陳思思上來說道,身上的媚意消失了,可聲音已經溫柔軟糯。

    “那當然,難道你想讓塵少一個人承擔嗎?塵少可是為了救你,才殺死的風雨雷,要我說,就算你以身相許,也無以報答塵少。”幽千雪哼了一聲。

    不得不說,陳思思的身材十分動人,她的身材接近完美,但和姬如月以及幽千雪,卻完全是不同的類型。

    幽千雪清冷、孤傲,如同白蓮花,出淤泥而不染,高高在上,如空谷幽蘭,有如雪山白蓮,十分的清純。

    而姬如月,則高貴,就算是一個背影都會讓人心生仰慕,恨不得跪在地上舔她的腳趾。

    可陳思思,卻又和兩人不同,她個人一種無比妖嬈的感覺。

    她走一步,豐臀就會輕輕搖曳一下,明明幅度不是很大,可因為她的腰肢也太細了,這種幅度看上去就變得很大,左扭右擺時,布料被豐滿的部位緊繃,將一半的形狀完全凸顯出來,妖嬈無比,讓人虛火直升。

    這樣的尤物,屬于男人看一眼就會聯想到床,不惜一切代價都想蹂躪的大妖精。

    陳思思的臉頓時紅了起來,她雖然是天生媚體,但那只是體質,本身卻并不風騷,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有些浪蕩,但那只是因為修煉了幻魔宗功法的緣故,實際上,內在卻十分的保守。

    只是她的這種保守和媚態,一結合起來,卻讓人擁有更強烈的占有。

    這也是幽千雪、姬如月、慕容冰云等人都十分絕美,驚艷,卻只有陳思思一人,讓風雨雷念念不忘的緣故。

    她就是一個尤物,足以吸引任何下半身男人的目光。

    “怎么,難道不愿意?你可知道,塵少為了你惹了多大的麻煩?若非塵少,你現在還能安然站在這里?恐怕早就已經被那風雨雷蹂躪至死了吧,再者說了,以塵少的為人,難道還委屈了你。”

    幽千雪咄咄逼人道,她早就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將陳思思替秦塵給擄掠到手,能泡則泡,不能泡則強擄,怎么也不能讓這個天生媚體落入他人之手。

    至于陳思思愿不愿意,又是怎么想的,幽千雪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噗!

    一旁姬如月差點吐血了,幽千雪不是秦塵的女人么?怎么居然替秦塵泡妞起來了?

    這……也太彪悍了吧!

    同時她心中居然隱隱有些不爽,要說關系,似乎自己和幽千雪更好吧,可幽千雪居然替秦塵泡陳思思,而不是泡她,這好姐妹還能不能繼續做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