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01章 不要過來

武神主宰
     暖暖的泉水包圍著他,讓秦塵差點都忘記自己是來修煉的,不是來泡溫泉的,可下一刻,秦塵就感覺到了刺痛。

    空間池中的空間之力開始瘋狂進入他的體內,特別是穿透衣物的時候,那種力量更是提升了十倍、百倍,秦塵直接悶哼一聲,差點噴出血來。

    “塵少!”

    幽千雪幾人大吃一驚,就看到秦塵臉色發白,額頭虛汗直冒,一個個急得急忙想要下來。

    “不要過來!”

    秦塵急喝一聲,這空間池的穿透之力太可怕了,以他空間之體和不滅圣體六重巔峰的防御,竟然都差點重傷,如果幽千雪她們貿然進入,恐怕后果不堪設想。

    他閉上眼睛,開始感悟這空間池起來,在他的了解中,空間池雖然蘊含驚人的空間之力,但卻十分純正,即便是有破壞之力,也不可能讓他都無法承受。

    可這一感知,秦塵卻愣住了,竟然是他身上穿了衣物的原因。

    他頓時苦笑,自己一時著急,竟然忘記了這個。

    空間之力是一種十分特殊的力量,一旦有外力的干擾,立刻就會變得暴躁可怕,就如空間裂縫,便是空間之力達到了臨界后造成的結果。

    因此,武者進入血靈池,必須褪去衣物,赤身,如此才能安然的吸收空間池中的空間之力。

    而他先前穿著衣物直接進入空間池,自然就引來了空間之力的暴動,如同當初在血靈池中一樣,必須赤身,才能吸收血靈池液,否則肉身便會被血靈池給腐化。

    砰!

    輕輕一震,將身上的衣物盡皆震碎,果然身上的刺痛感減弱了許多,變得溫和起來。

    果然如此。

    秦塵苦笑!

    那些鋼針般的力量進入他的身體和經脈后,他能明顯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在改變,身體中似乎有什么雜質被那些池水帶走,并且原本已經十分凝練的十道空間道則之力,竟然還在隱隱的提升,變得更加凝練。

    秦塵大喜過望,空間道則之力的強大與否,代表了一個人將來的成就,本來他的空間道則之力已經十分可怕了,可若是再有所提升,將會達到一個更加恐怖的境界。

    而且,幽千雪她們三個也能得到巨大提升。

    “你們三個趕緊下來。”驚喜之下,秦塵脫口就道。

    可話剛落下,他頓時呆滯住了,想要進入空間池,就必須脫光衣服,可幽千雪三個都是女人,自己一個人,這……

    看到秦塵沒事,幽千雪三人則齊齊舒了一口氣,同時就要往空間池中走來。

    “慢著。”秦塵急忙大叫。

    “塵少怎么了?”幽千雪狐疑道,姬如月和陳思思也疑惑看著秦塵。

    “這個……進入空間池,必須將衣服脫下,赤身進入,否則的話,空間之力受到衣物的阻隔,會產生暴動,你們會被這空間之力瞬間撕裂。”秦塵有些尷尬的說道。

    脫光衣服,赤身?

    幽千雪三人的臉瞬間羞紅了起來,三個女人和一個大男人,赤身露體在這空間池中修煉,這……

    光是想想就讓三人渾身發酥,都快站不住了。

    “你是不是故意的。”姬如月氣呼呼道。

    “色鬼!”

    陳思思也啐了一口。

    這關我什么事啊,秦塵無語,自己好心提醒,反倒被當成了流氓,太冤了。

    不過秦塵也知道讓女孩子脫光衣服和另一個赤身露體的男人一同浸泡池水,的確有些尷尬,于是道:“我到里面去,背對著你們,你們把衣服脫好入水后,再通知我。”

    說我秦塵坦然理會三人,坦然的走到了池水深處,并且背對著眾人,一點點感知身體的變化。

    “千雪,咱們怎么辦?”

    姬如月臉頰紅紅的,神色有些糾結,雖然秦塵背對著她們,且在池水深處,還有薄霧遮蔽,可這池水畢竟不大,光是想到自己要在一個男人邊上把衣服脫光,就有些難以接受。

    “什么怎么辦?”幽千雪卻狐疑的看了眼姬如月,沉聲道:“這古怪大陸,危險重重,先前若不是塵少出手,咱們恐怕都要死在這里,在這里,實力才是唯一,我一直在恨,恨自己沒有足夠的實力,無法替塵少分擔,現在有這么一個提升修為的機會,自然要把握住。”

    幽千雪一邊說著,一邊將衣服褪了下來,白皙的腳脖子一點點走入池水之中,然后是豐潤如玉的大腿,纖細的腰肢,一直到把雪白的脖頸都浸沒在池水中,幽千雪才松了口氣。

    姬如月和陳思思卻看到幽千雪雖然說得義正言辭,可脫衣服的時候,分明臉頰緋紅,十分別扭,甚至一條腰帶解了半天,顯然并不如她表面上說的那么坦然。

    就這么靜靜的站在池水中。

    幽千雪想到了當初在血靈池的時候,秦塵闖到了五國女弟子這一側的血靈池,當初對方就和現在一樣,差點把她看光,她那時候恨不得將秦塵活劈了,一路追殺秦塵。

    現在想想,內心又是羞澀、又是幸福。

    如果回到那個時候,幽千雪怎么也不會相信,那一個曾經在她心目中是登徒子形象的秦塵,最后會成為她最愛的人。

    “思思,我們怎么辦?”姬如月本來對陳思思這個幻魔宗圣女頗有意見,甚至有些看不上這些所謂的妖女,但現在,兩人卻同病相憐。

    “千雪姐說的沒錯,如果不是秦塵,我們都已經死了,甚至不知道會遭遇何等凄慘的下場,為了我,魅影長老死了,其它人也死了,雖然風雨雷現在也死了,可這段仇恨我不會忘,我一定要殺光古虞界軒轅帝國的武者,為魅影長老他們報仇。”

    陳思思咬著牙,眼神中滿是仇恨。

    她輕輕褪去身上的輕紗,輕紗落下,勾勒出曼妙的身材,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肌膚白皙如玉,給人以無盡誘惑。

    她一點點步入空間池,姿態妖嬈,并非刻意造作,而是天生如此。

    “哼,我就不信了,那秦塵也是穿著衣服下去的,憑什么我們就一定要脫光了下去?”姬如月冷哼一聲,徑直跳進了空間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