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06章 趕緊滾開

武神主宰
     那陣法大師說出空間池的時候,龍修誠已經張著嘴巴合不攏了,瞬間驚喜無比,他的反應比那中期巔峰武皇還要迅速,隨即就盯著秦塵喝問道:“說,這些空間池是不是被你收起來了?”

    “龍修誠大人,有空間池的地方必然會有空間之晶,看樣子這里面的空間之晶絕對不會少。”

    “小子,說,你把空間之晶收到哪里去了?還不快點拿出來,交給龍修誠大人!還有你先前得到的七彩靈果,也統統拿出來,難道還要我提醒嗎?”

    三人眼神瞬間變得火熱起來,死死的盯著秦塵,就好像看到了一塊巨大的肥肉一般。

    那中期巔峰武皇更是冷笑一聲,走到了秦塵面前,十分囂張的說道,之前在山谷的時候,他們那么一大群人,竟然要聽秦塵這么個少年的分配,他心中早就不爽多時了。

    只是當時他的實力還對付不了秦塵,只能忍氣吞聲,現在跟著龍修誠,自然耀武揚威,十分的狂妄。

    他并沒有想到,當初軒轅帝國的古蒼武皇同樣在場,甚至還追殺秦塵而去,現在秦塵好好的站在這里,又豈會害怕后期的武皇?

    或者說,并不是他沒想到,而是被七彩靈果和空間之晶的誘惑,已經蒙蔽了理智。

    “藏哪里去了?”秦塵嗤笑一聲,對于這種人他根本懶得廢話,神秘銹劍第一時間就劈了出去,一道黑色的劍虹瞬間充斥整個天地,轟隆一聲,如同一柄天劍一般,直接劈向那中期巔峰的武皇。

    不就是覬覦他身上的寶物么,要打就打,費那么話干什么。

    “你找死。”

    那武皇頓時驚怒萬分,怒吼一聲,但也知道秦塵的可怕,急忙催動一面漆黑的盾牌,瞬間擋在了自己面前,還對著那魁梧男子龍修誠道:“龍修誠大人,你看看,此子太猖狂了,根本沒將大人你放在眼里。”

    他話音未落,秦塵劈落的劍光已經落在了他的盾牌之上。

    “嘭!”

    恐怖的劍氣縱橫,瞬間將那盾牌撕裂開來,就如同一張薄紙一般,被劈成粉碎,同時無盡的劍光已經傾瀉而下,將那中期巔峰武皇徹底包裹。

    這武皇嚇得魂都要飛出來了,臉上流露出驚恐之色,怎么也沒想到秦塵的實力竟然可怕到這等地步,急忙催動所有的真元抵擋在面前,同時瘋狂后退,口中驚恐道:“龍修誠大人,快救……”

    最后的‘我’字還沒說出來,無盡的劍光已經將秦塵徹底的包裹在了里面,‘噗’的一道血光炸起,等這道血光消失不見的時候,剛才那還在囂張詢問秦塵的中期巔峰武皇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廢墟堅硬的地面上除了一條深有十數丈,長近百丈的豁口外,什么都沒有。

    秦塵一刀將一個中期巔峰的武皇斬成了虛無,無論是護甲還是儲物戒指都是一絲不剩。

    那陣法大師和龍修誠驚駭的看著眼前的這一道長長的劍痕,眼神中流露出震驚的神色,兩人對視一眼,瞬間來到了一起,神色警惕的看著秦塵。

    太可怕,怎會有這么可怕的天才,一劍斬殺了一名中期巔峰的武皇,就算是龍修誠自己出手也不逞多讓吧?

    難怪對方如此鎮定,原來是自信自己有底氣。

    可一句話不說,直接就斬殺他們這邊一人,也太大膽了,那龍修誠身上瞬間升騰起一股恐怖的殺意,冷冷道:“閣下好大的膽子,根本不給開口的機會,直接就斬殺掉藤家之人,就算是閣下天賦驚人,是不是也太囂張了點。”

    秦塵冷笑一聲:“他算什么東西,殺了就殺了,閣下兩位若沒事的話,趕緊滾開,不然連你們兩個也一塊殺。”

    “好,好,好……”被一個年輕的天驕羞辱,憤怒中的龍修誠即便再忌憚秦塵,也已經說不下去了,他一抬手,一道青色的真寶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手上,他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說,那青色的法寶就已經全力祭出。

    幾乎是眨眼時間,他手里的青色真寶已經變成一柄粗大的巨剪,巨剪爆發出一股駭人的氣息,頓時將方圓數十丈的范圍籠罩起來,而秦塵正好位于這巨剪的正前方。

    同時,龍修誠身上血色光暈彌漫,一股恐怖的空間結界席卷了出來,瞬籠罩住了這一片天地,不僅僅是秦塵,就連幽千雪三人,也被對方的空間結界給籠罩,身上仿佛壓上了一座大山。

    龍修誠一出手就是全力,他知道秦塵先前能隨手斬殺那中期巔峰武皇,一身實力絕對極其恐怖,甚至連他也要有所忌憚,所以他絲毫都不留情,直接上來就施展出最強的攻擊,目的就是準備以最短的時間,將秦塵鎮壓下來。

    就算是秦塵再強,也不過是中期巔峰的武皇,而他卻是后期武皇,甚至距離后期巔峰也只有一點點的差距,拿下秦塵,就算有些吃力,也應該不成問題。

    而在他的巨剪真寶真的落下之后,另外的那名手持尋靈陣盤的陣法大師也倏地動了,他迅速的抬手,一個個陣旗被他以驚人的速度扔了出來,瞬間落在了這片天地間。

    這些陣旗落下之后,結合他手中的陣盤,倏地形成一道陣法結界,包裹向了秦塵幾人,同時那陣法大師在龍修誠出手的一瞬間沖向幽千雪三人,分明是想通過擒拿幽千雪三人,來要挾秦塵。

    為了鎮壓秦塵,他們兩個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全都施展出了自己的最強手段。

    秦塵冷笑一聲,完全沒有躲避的想法,而后在巨剪落下的瞬間,倏地一劍斬出。

    轟!

    黑色銹劍劈在那巨剪之上,龍修誠的臉色倏地變得難看,轟轟轟……一連串的轟鳴之聲不斷的響徹在眾人的耳畔,而后龍修誠就駭然的看到,自己的巨剪竟然被秦塵一劍劈飛了出去,咔嚓一聲,那巨剪上甚至出現了一道裂紋。

    什么?

    龍修誠倏地瞪大了雙眼,眼神中流露出了恐懼之色,秦塵一劍竟然就斬碎了他的巨剪,這是在做夢嗎?

    他身上驀地爆發出一股恐怖的血氣,吼,龍修誠頭頂之上,倏地出現了一頭巨龍的虛影,龍血沸騰,道道血色流光像是流星一般朝著秦塵瘋狂的砸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