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11章 圖騰陣

武神主宰
     將這么多人都引入這座宮殿之中,若是沒有什么秘密,秦塵根本不信。

    更何況那群黑衣人從古虞界考核開始,便一直在謀劃什么事情,現在看來,似乎和這宮殿有關?

    難道說對方的目的是想將各大勢力的人都吸引過來,然后斬殺?

    秦塵腦海中浮現出這么一個念頭。

    這當然是也一個可能,但不知為何,秦塵卻隱隱感覺,這應該不是對方的最終目的。

    “走吧!”

    一群人向著通道深處走去,頃刻間的功夫,就來到了一座大殿之中。

    整座大殿,十分的宏偉深沉,其中聳立著一根根巨大的石柱,形成一片石柱群,這些石柱通體漆黑,上面鐫刻著繁復的黑色紋路,令人看上一眼,便覺得十分的邪惡猙獰。

    此地也不知道廢棄多久了,石柱之上已經蒙上了一層黑色的物質,散發著腐朽的氣息,哪怕是武皇強者置身此地,也感到陣陣的不舒服。

    “此地真有寶物?”

    魏星光皺眉說了句,他們接到消息,說此地有諸多逆天寶物出現,這才紛紛而來,可現在這腐朽破敗的模樣,哪像是有寶物的樣子。

    骷髏舵主目光冷酷,眾人一同來到石柱跟前,仔細打量前方的石柱林,竟無比的遼闊,一眼看不到邊,也不知其中究竟有多少危險存在。

    每個人心頭都沉甸甸的,莫名的壓抑。

    “永夜,你可看出什么來了?”秦塵詢問骷髏舵主。

    “主人,這應該是我異魔族遠古時代的圖騰陣……”骷髏舵主道:“圖騰陣,是一種鑒別我異魔族天才的陣法,能夠激活異魔族戰士體內的潛能,但同樣也十分危險,一不小心,便會死在其中,屬于遠古一種選拔異魔族天才強者的設置。”

    “圖騰陣?”秦塵詫異,他還沒看到過,竟然還有這樣的陣法,果然不同的文明之間,差異太大了,發展出來的道路,也截然不同。

    “這圖騰陣的威力如何?”秦塵又問。

    骷髏舵主凝重道:“圖騰陣,既能鑒別我族天才天賦,自然十分可怕,一般完整的圖騰陣,哪怕以屬下當年的修為,也要十分小心,如今這圖騰陣看似已經損壞了,也不知還是否能夠運行,若是能運行,威力自然十分可怕。”

    秦塵暗自凜然,連骷髏舵主曾經的修為也要小心?他雖然不清楚骷髏舵主曾經究竟有可怕,但也知道,絕對是不弱于頂級武帝的高手,他們這群人進去,豈不是根本沒有活路?

    “那你可有破解的方法?”秦塵問道。

    骷髏舵主苦笑道:“主人,屬下只是一名異魔族戰士而已,圖騰陣屬于我族傳承之中十分重要的東西,屬下也只是聽說,至于如何破解,卻全然不知,更何況,面前這圖騰陣,應該是我異魔族的遠古圖騰陣,哪怕是和屬下同一時代的祭司前來,也未必能破開。”

    “不過主人也不必太過擔心,既然這些人接到了傳訊,自然說明有人已經穿過了這圖騰陣,說不定就有破解的方法。”骷髏舵主突然道。

    秦塵一愣,卻是恍然,轉頭看向了商無忌等人。

    的確,商無忌他們既然收到了傳訊,必然是有人在這宮殿遺跡深處傳出,而這圖騰陣就位于遺跡入口,豈會沒有解決的方法?

    甚至,這圖騰陣說不定已經完全報廢,都沒有半點危險了,不然先前那些人,是如何通過的?

    念及至此,秦塵剛準備開口詢問,卻見人群中一名年輕武皇直接走上前,觸碰向其中的一根石柱。

    “這是什么?難道是遠古時代的某種遺跡?”

    他一邊伸手,一邊笑著說道。

    “小心!”

    商無忌見狀頓時發出一聲驚喝,眸中流露出恐懼之意,可已經晚了,他的驚喝尚未落下,那武皇的手掌已經觸碰到了石柱之上,頓時,石柱中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威壓,掃過那武皇的身軀。

    “噗!”

    那武皇臉上的笑容凝滯了,驚怒的雙眼瞪得滾圓,張著嘴巴,想要說什么,可一個字都未能說出,整個人已經粉碎開來,化為黑色的齏粉,消散在這大殿中。

    灰飛煙滅!

    蹬蹬蹬!

    所有人都毛骨悚然,渾身冷汗一下子都出來了,連連后退,恐懼萬分

    太可怕了,這石柱看起來死氣沉沉,沒有半點能量波動,可僅僅是觸碰上而已,一名武皇便瞬間灰飛煙滅,甚至快到眾人連反應都來不及,這等場景,太過可怕了。

    眾人都有種感覺,如果換做他們上去,下場必然會和那武皇一模一樣,瞬間泯滅,毫無任何反抗之力。

    這……難道是武帝級別的攻擊嗎?

    “商無忌,你不是說此遺跡中并無什么危險的嗎?為何我歸元宗的弟子卻死在此地。”岳忠奎憤怒看著商無忌,頓時冷喝道。

    商無忌嘆息一聲:“唉,岳兄,此石柱群的確危險不大,只是你歸元宗弟子太魯莽了,本皇還未來得及開口,就已經魯莽行事,我……”

    商無忌一臉自責。

    “商無忌前輩,莫非你有穿過這石柱群的辦法?”秦塵立即問道。

    “正是。”商無忌點頭,“我霧隱門長老已經先行來過此地,傳訊過來的內容中,的確有穿過此地的方法,只是先前我還沒來得及開口,就……唉,算了,多說無益,現在開始,諸位就跟著我吧,務必要小心。”

    言畢,商無忌也不解釋,第一個踏入石柱群中。

    “記住,行走的過程中,務必緊跟于我,其次,絕不能觸碰任何石柱。”商無忌再度言辭冷喝。

    眾人點點頭,就看到商無忌已經踏入了石柱群中,而且居然真的一點事都沒有。

    只不過想到先前那歸元宗弟子的死狀,眾人還是有些緊張。

    “你們幾個跟緊我。”秦塵對著幽千雪三人說了一句,率先踏入石柱陣。

    果然,進去之后,一股淡淡的氣息籠罩住他,但卻沒有釋放出半點危險的感覺。

    看到秦塵幾人進去沒事后,岳忠奎和魏星光對視一眼,也帶著麾下弟子,紛紛進入了石柱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