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14章 奇怪的考核

武神主宰
     轟!

    為了活命,每個人都瘋狂了,施展出了最強的修為,一個個將自身實力展現到了極致。

    這時,每個人的風格都暴露了出來。

    商無忌的攻擊手段古樸無華,不是十分浩瀚華麗,卻十分的有效,恰到好處,沒有浪費一絲力氣,也沒有白費一點力氣,手掌翻飛間,一頭頭蟲獸傀儡被紛紛震飛,十分的游刃有余。

    魏星光的經驗豐富不在商無忌之下,手中的古樸戰刀也不知何種材質,重刀無鋒,十分的渾厚,似緩實快的揮舞間,兩側的蟲獸傀儡被紛紛斬飛出去,身上留下或大或小的刀口,碎石亂飛。

    岳忠奎看似不起眼,但實則同樣很強,體內力量出奇的渾厚,腳步平穩,借力打力。

    至于剩下的中期巔峰武皇之中,也有少數天驕,雖然修為不到后期武皇境界,但實力卻渾然不弱,出手間,一頭頭蟲獸傀儡被劈飛。

    其中最引人矚目的是一名冷漠青年,也是一名劍客,劍速奇快,應該是以速度為尊,撲向他的蟲獸傀儡被一道道劍氣彈飛出去,暈頭轉向。

    但這也只是局部,還是有不少中期武皇被諸多蟲獸傀儡包圍,無力抵抗,身上頻頻添上傷口,驚恐萬分。

    秦塵一行走在隊伍的最后面,而骷髏舵主則在隊伍中殿后。

    以他們五人的實力,其實根本不在乎這些蟲獸傀儡,可位于這么多人中間,秦塵一行自然沒有暴露太多。

    鏘!

    姬如月和幽千雪身上劍氣紛紛綻放,手中利劍似緩實快的揮出,每次揮出,都恰到好處,剛好在蟲獸傀儡撲上來之際,欲要攻擊的那一刻,所以看起來,好像是這些蟲獸傀儡主動送上門來給她們斬,有條不紊,賞心悅目。

    至于陳思思,修煉的幻魔宗魔功應該對傀儡一類無效,可真正施展起來后,這些蟲獸傀儡居然也雙眸閃爍,東倒西歪,像是被迷惑了一般。

    “這……”

    秦塵驚訝,陳思思的天生媚體竟對這些蟲獸傀儡也有效,著實超出了他的預料。

    媚術,雖然說不限種族,不限修為,可這些蟲獸畢竟是異魔大陸的怪物,更何況,這些還不是真正的蟲獸,而是蟲獸傀儡,居然也能被魅惑,天生媚體,實在是有些可怕。

    三人頻頻出手,周圍蟲獸傀儡完全沒有靠近的機會,而后方更有骷髏舵主坐鎮,翻手間,一頭頭蟲獸傀儡被震飛,這樣一來,位于四人中間的秦塵反倒是沒了用武之地,十分的輕松。

    “媽的,這個小白臉。”

    不少天驕武皇看到這一幕,頓時氣得吐血,他們本想趁此機會,保護一下姬如月三人,好讓三人對自己刮目相看,表現一下神威,可三人非但不要別人幫忙,反而是在保護那下四域的賤民。

    內心瞬間遭受了一萬點的打擊。

    人比人,這還真的是氣死人。

    秦塵閑庭信步在回廊中,因為不需要太多出手,反倒是有了一絲觀察四周的機會,一邊走,一邊凝視這些蟲獸傀儡,可看著看著,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還真被他看到了一些端倪。

    這些蟲獸傀儡,實力極其可怕,每一頭都相當于一名后期武皇,按照道理,在秦塵他們五人沒有將實力完全展露出來的情況下,他們這支隊伍必然會損失慘重。

    畢竟隊伍中絕大多數的武皇修為都只是在八階中期巔峰而已,即便是堪比后期武皇,那也只是堪比,如何能抵擋得住數百頭的蟲獸傀儡?

    可事實是,除了少部分人受傷之外,絕大多數人,竟然并不危險,全力出手之下,頻頻轉危為安。

    這些蟲獸傀儡,似乎不像是在生死搏斗,而像是……在考核!

    對,就是考核!

    秦塵恍然大悟。

    他終于明白自己為什么一直覺得怪怪的了,這些蟲獸傀儡出手雖然凌厲,但實際上,卻并未將自身實力爆發到極致,不像是在生死搏斗,而是如同考核一般,在檢驗每個人的實力。

    再結合之前的圖騰陣,神秘拱門,秦塵頓時傳音給骷髏舵主:“永夜,這些蟲獸傀儡,是不是在考核我們的修為?”

    “主人,的確很像。”骷髏舵主也深有同感。

    “哼,搞什么鬼?”

    秦塵冷哼一聲,下意識的轉頭,卻看到最前方的商無忌似乎也發現了什么,在觀察每個人的出手,而發現秦塵在看盯著他之后,頓時露出一絲微笑,而后轉過了頭。

    這商無忌似乎也發現了。

    回廊中的蟲獸傀儡好似潮水,眾人則如同潮水上的鐵舟,披荊斬棘,一往無前。

    約莫半盞茶時間過去,眾人總算通過了回廊,轉身望去,所有的蟲獸傀儡都定格在那里,而后各自光芒一閃,融入到兩旁的柱子中,與圖騰合為一體,不分彼此。

    “大家沒事吧?”商無忌舒了一口氣,目光四下一掃,詢問道。

    “能沒事嗎?我等可不像某些人,靠女人保護,丟人現眼。”

    一名天驕武皇倒抽涼氣,身上有著幾道傷口,深可見骨,一邊療傷,一邊嘲諷道。

    “也對,堂堂男子漢,躲在女人后面,算什么本事。”

    “丟我們各大勢力天驕的臉。”

    “也不知道究竟是如何被選中,進入古虞界的。”

    其他天驕也不滿說道,一臉不屑和嘲弄,當然更多的是嫉妒。

    能不嫉妒嗎?

    他們辛辛苦苦,沖殺出來,各個傷勢不輕,最嚴重的一個,甚至差點隕落,可秦塵呢?被姬如月三人保護,幾乎沒怎么動手,卻一點傷勢都沒有。

    換誰,誰能忍得了?

    “你們胡說八道什么?”

    幽千雪冷哼一聲,一劍抽出,鏘,冰冷的寒意彌漫而出,籠罩住那幾個說風涼話的弟子。

    場面氣氛一下子緊繃起來。

    “好了,這種時候了,大家就別再鬧矛盾了,先前那些蟲獸傀儡似乎并無殺我等之心,而像是在考核我們的修為,否則的話,我們誰能活的下來?這種時候,幾位還是少說一些吧。”

    商無忌急忙上前勸阻,同時對幽千雪道:“這位姑娘,消消氣。”

    笑容十分誠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