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21章 多要一成

武神主宰
     商無忌激動的看著秦塵。

    秦塵狐疑道,“商無忌大人莫非真的不了解這種禁制陣法?”

    先前商無忌的手法雖然拙劣,卻頗為精準,怎么看也像是有所了解的樣子。

    商無忌苦笑道:“秦少俠說笑了,商某若真是了解,也不用如此費心了,先前商某之所以能撼動此陣,只是運氣罷了,若真想商某徹底破開,實在是有心無力。”

    他苦笑連連,不像是作偽。

    “既然你會破陣,那還不快點出手?”魏星光喝道。秦塵根本不理會對方,只是道:“想讓秦某破陣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正如先前這位執法殿大人所說,若是秦某能在短時間內破開陣法,收獲一成的寶物,應該不成問題吧?

    ”

    “什么?你一個下四域的賤……弟子,也想占據一成?開什么玩笑?”魏星光大怒。

    骷髏舵主多要一成,看在對方執法殿的份上,魏星光也只能認了,秦塵何德何能,也想占據一成,簡直癡人說夢。

    “既然商無忌大人不樂意,那大家繼續自己破陣好了。”秦塵不以為意道。

    “你……”魏星光大怒,道:“商無忌,你看看,這家伙也太過分了。”

    其他人目光也顯得有些冰冷。

    這可是一成的寶物,眼前那些上品真石,起碼數億,還有近千枚的血晶,以及一枚規則果實,一成的收益,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一個小小的弟子,也不怕撐了。

    “過分嗎?”秦塵冷笑道:“大家一同進來,可諸位卻直接占據兩成收獲,豈不更加過分?”

    “哼,這是我們各大勢力平分的結果,閣下那邊,已經占據了三成,難道還想索要四成不成?”商無忌怒道。“此言差矣,閣下所說的三成,乃是執法殿所得,秦某來自丹閣,還有她來自幻魔宗,我等雖和執法殿的人一同歷練,可大家畢竟來自不同勢力,若是按照勢力來平分,秦

    某代表的丹閣和幻魔宗應該也各得一份,各自占據一成多吧?可事實上,秦某和幻魔宗卻是一成都得不到,如今索要剩下的一成,過分嗎?”

    此言落下,眾人都愣住了。

    還真是如此。因為秦塵和陳思思從一開始便和執法殿的人走在一起,所以商無忌他們直接將秦塵和執法殿的人算成了同一個勢力,可事實上秦塵來自丹閣,陳思思則是幻魔宗的魔女,

    和執法殿并非同一個勢力。

    若是非要按照勢力來分配,不應該是分成四份,而應該分成六份才對。

    “你真能破開此陣?”商無忌沉聲問道。

    “這還能有假?”

    “好,既然如此,那商某可以做主,若是你能在三天時間內破開此陣,商某便答應給你一成,如何?”商無忌道。

    剩下幾名霧隱門的武者頓時露出怪異之色,秦塵當初在和七彩靈果的時候,就曾來過這一招,他們很清楚秦塵的破陣實力,既然他說能破開,就絕對不會有錯。

    “他們兩個呢?”秦塵又看向魏星光和岳忠奎。

    “魏長老、岳長老,你們怎么說?”商無忌也看過來。

    “三天?若是一天內破陣,本皇可以考慮下。”魏星光冷笑一聲。

    一旁岳忠奎也點頭,卻并未說話,只是和魏星光悄然對視一眼,眸中閃過一絲厲芒。

    “何須一天,半天足矣。”

    兩人的舉動落在秦塵眼中,秦塵絲毫不在意,在禁制陣法前走了兩圈之后,開始指揮破陣。

    轟轟轟!在秦塵的指揮下,原本十分堅固的陣法,竟然迅速的晃動起來,一層層密密麻麻的禁制光芒不斷閃爍,這禁制陣法頓時一點點散逸開來,僅僅一炷香的功夫,就已經減弱

    了一成不止。

    靠,果然有兩下子。

    按照這速度下去,半天時間,的確完全夠了。

    商無忌也震驚的看著秦塵,眼眸中閃爍出難以置信的神情。伴隨著禁制陣法的逐漸減弱,眾人破陣的速度越來越快,甚至連半天時間不到,僅僅兩個時辰,轟的一聲,整個禁制陣法已經徹底被破開了,一股濃郁到極致的真氣氣息

    瞬間彌漫了過來。

    “嗖!”

    在禁制陣法破開的瞬間,魏星光和岳忠奎同時飛掠而出,撲向那規則果實所在,轟隆,兩只大手直接朝著規則果實探了過去,竟是想率先掠奪規則果實。

    “魏星光,岳忠奎,你們做什么?”

    商無忌頓時大怒,這也太不講規矩了,按照先前的商議,姬如月可是擁有優先挑選權的。

    “做什么?當然是奪寶了,你們不會傻到以為我們會傻乎乎的讓你們先挑選吧?”

    魏星光心中冷笑,看著商無忌就像是在看白癡,這可是規則果實,能讓他們有一定概率突破九天武帝的至寶,怎會輕易讓給別人。

    轟!

    商無忌也動了,冷哼一聲,直接沖了上去,要阻止魏星光和岳忠奎。令人驚訝的是,秦塵幾人,卻巋然不同,其中骷髏舵主直接撲向諸多上品真石,大手一揮,無數上品真石頓時如同洪流一般,被他收藏起來,而秦塵則沖向那血晶,一抬

    手,直接將諸多血晶就要收入儲物戒指。

    “住手,這可不是你能拿的東西。”

    一道冷喝聲響起,是古方教的一名弟子,面帶冷然殺意,沖殺了過來,唰,他抬手,劍氣如霜,直接來到秦塵面前,蘊含極致殺意,欲要將秦塵一分為二。

    他們不敢去阻止骷髏舵主,但對付秦塵卻是輕而易舉。

    轟轟!

    與此同時,另外兩名古方教弟子也殺來,三人呈包夾之勢,要將秦塵斬殺于此。

    秦塵笑了,早就知道這些家伙不安好心了,神秘銹劍出現在手中,抬手,斬向最前方一人。

    “哈哈哈,賤民而已,還敢反抗。”

    那中期巔峰武皇帶著不屑,利劍與秦塵手中的黑色銹劍瞬間碰撞,在碰撞的一瞬間,他臉色變了。

    嗡!一股無形的殺戮之意,爆卷而來,比他施展出的劍氣強上數倍不止,沖入他的體內,將他身體中的經脈竟瞬間撕裂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