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22章 一劍授首

武神主宰
     “噗!”那人瞪大驚恐的雙眼,怒吼一聲,惶恐之后想要飛速后退,但已經來不及了,唰的一下,劍光一閃,秦塵手中利刃已然掠過他的咽喉,一顆大好頭顱沖天而起,鮮血橫飛

    。

    一劍斬殺一名中期巔峰武皇,秦塵當即催動儲物戒指,八百枚的血晶瞬間被他吸收,而這時,古方教的另外兩名中期巔峰武皇的攻擊才堪堪到來。

    秦塵冷笑一聲,面對兩人的攻擊不閃不避。

    轟轟!

    兩道驚人的轟鳴聲響起,秦塵被無盡的流光包裹,兩名古方教的中期巔峰武皇瞬間露出狂喜之色,只是笑容尚未落下,就看到從煙塵之中瞬間沖出一道人影。

    竟是那秦塵。

    此刻秦塵身上,毫發無損,甚至連衣角都沒破損一點,就如沒事人一樣。

    兩人內心嚇得魂都快沒了,這怎么可能?他們兩個雖然不是后期武皇,但作為天驕強者,實力絕非表面上展露出的修為那么簡單。

    他們全力一擊之下,即便是普通后期武皇,也要身后重傷,可秦塵被直接轟中,竟然一點傷勢都沒有,這,見鬼了嗎?

    兩人震驚,秦塵卻不給對方緩過神來的機會,神秘銹劍揮斬,兩道無形的劍光在虛空中一閃而逝。

    噗!噗!

    下一刻,兩道血箭沖天而起,這兩名中期巔峰武皇被一分為二,瞬間授首。

    這一切都只是發生在一瞬之間,三名古方教弟子便已經死在秦塵手上。

    嗖嗖嗖……

    原本沖向秦塵的歸元宗四名弟子,瞬間驚得呆滯住了,停下腳步,瘋狂后退,秦塵倒也沒有追擊,只是冷冷看著這一切。“臭小子,殺我古方教弟子,我要你死。”魏星光余光瞥到這一切,驚怒萬分,大吼一聲,卻沒有轉身,而是繼續抓攝向規則果實,對他而言,相比給三名古方教弟子報仇

    ,自然是奪得規則果實更為重要。

    此刻他和岳忠奎的手掌即將觸摸到那規則果實,突然,嗡,虛空中有一道無形的力量彌漫而過,原本就在兩人眼前的規則果實竟然像是瞬間消失了一般,抓了個空。

    什么?

    兩人一驚,連再度出手,可那規則果實,卻彌漫出道道規則之力,任憑兩人如何出手,都始終無法觸碰到。

    “轟!”

    而這時商無忌已經趕到,一掌拍向兩人,逼得兩人倒退開一些。

    嗖!

    與此同時,黑色人影一閃,骷髏舵主在收集了部分上品真石之后,也瞬間來到了兩人身邊,冷哼一聲,一拳轟出。

    咔嚓一聲,虛空中有一道驚人的拳威橫掃,瞬間將魏星光和岳忠奎震飛出數百米,重重撞在不遠處的墻壁之上。

    “哼,強行掠奪規則果實,兩位好大的膽子。”骷髏舵主冷喝,他探手,嗡,手掌平平淡淡,竟瞬間抓住了規則果實,并將其收了起來。

    什么?

    魏星光和岳忠奎無法接受,兩人辛辛苦苦,耗費心思,第一時間出手,卻無法得到規則果實,反觀這執法殿黑衣人,隨意出手,便將規則果實收起,這太打擊兩人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兩人戰戰兢兢,驚怒說道。“呵呵,規則果實,蘊含規則之力,豈是輕易就能得到的?想要拿到規則果實,必須以規則之力對抗,方能到手,兩位強行抓取,自然空手而歸。”不遠處,秦塵笑了起來

    ,一臉嘲諷。

    魏星光和岳忠奎兩人連收取規則果實的方法都不知道,居然也敢第一時間出手,實在是可笑。

    魏星光和岳忠奎臉色倏地沉了下來。

    此刻宮殿之中,空空如也,諸多血晶和上品真石已經被一掃而空,此刻連規則果實都被拿走,兩人費盡心思,卻連屁都沒有得到,內心是又驚又怒。

    特別是魏星光,麾下三名同門盡皆隕落,更加驚怒萬分。

    “死!”

    他怒喝,目標選定秦塵,心中憤怒再也按奈不住,強勢殺來。

    秦塵輕笑,不以為意,一劍斬出,噗,劍氣沖天,直沖牛斗,魏星光只覺一股鋒銳的劍氣縱橫而來,叮的一聲,他手中戰刀狂震,差點脫手而出。

    即便如此,一股鋒銳的劍意也涌入他的體內,瘋狂肆虐,他驚怒之下,強勢催動真元進行壓制,依舊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臉色發白。

    一招,他竟然受傷了。

    他驚怒看著秦塵,內心怎么也無法接受這一幕。一旁岳忠奎和商無忌也看傻了,魏星光和他們乃是同級別的強者,竟然被一名中期巔峰武皇給一招擊傷,并且還是一名來自下四域的弟子,如此豈不是說,他們兩個也并

    非是秦塵對手。

    這怎么可能?

    一旁姬如月等人倒是很淡定,甚至有些疑惑,秦塵居然沒有一劍把魏星光給殺了。秦塵的確是留了手,不是他心慈手軟,而是若是一劍就把魏星光給殺了,那未免也太驚世駭俗了,除非他想把商無忌等人也全都斬殺在此,不然他還不想暴露太多的實力

    。

    可他不想暴露的太多實力,已經讓魏星光等人震驚的無以復加,雙腿發軟。

    “呵呵,秦少俠雖然年紀不大,但卻是天縱之姿,閣下若是仗著修為便想欺辱對方,恐怕是打錯了如意算盤。”骷髏舵主笑道。

    眾人驚駭的看著骷髏舵主,這才明白過來為什么骷髏舵主要帶著丹閣的秦塵一同了,根本不是骷髏舵主要庇護秦塵,而是秦塵的確有令他刮目相看的實力。

    而且從骷髏舵主那欣賞的語氣中,眾人也恍然明白了什么,執法殿,召集的是天下間的精英,不管是哪個勢力,都不在乎。

    說不定此人就是看重了秦塵的天賦,想要以后將秦塵拉攏到執法殿去,畢竟秦塵在丹閣中根基也不深,是一名來自下四域的天才而已。

    想到這里,幾人瞬間冒出了冷汗。

    只是秦塵先前斬殺他古方教的弟子,要讓魏星光忍下這口氣,那是怎么也不可能的。

    “秦塵,你殺我古方教的弟子,難道真以為我古方教不敢動你嗎?”魏星光怒喝道,渾身殺氣騰騰。“哼,你古方教的人先行對本少動手,本少殺他們,那是再正常不過,更何況幾個螻蟻而已,殺了也就殺了,何足掛齒。”秦塵嗤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