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23章 又見黑影

武神主宰
     “你……雖然是我古方教先動手,但閣下豈能說殺就殺,這位大人,你身為執法殿強者,豈能置之不理?”魏星光憤怒中,竟然對著骷髏舵主說道,試圖讓骷髏舵主主持公

    道。

    眾人都傻眼了,這魏星光什么情況?難道不知道執法殿的高手很欣賞秦塵嗎?居然找執法殿來主持公道,腦子進水了吧?

    秦塵也有些發懵。

    他本意是想激怒魏星光,好尋找機會故意交鋒一陣,最終把魏星光斬殺,可誰知道魏星光居然來這一招。

    他目光一瞇,頓時明白過來,魏星光是知曉自己實力之后,嚇得不敢動手了,所以故意如此。

    秦塵目光一寒,冷笑道:“我就殺了你古方教的弟子又能如何,別說是你古方教的弟子了,即便是閣下,秦某也是想殺就殺。”

    話音落下,秦塵身形一晃,倏地殺向魏星光。

    既然魏星光慫的不成樣子,那就自己尋找機會,將其斬殺。

    “秦少俠,手下留情。”

    商無忌身形一晃,急忙來到秦塵面前,攔下了他。“諸位,大家好歹也都同路一場,之前雖然有些沖突,但都只是一些誤會,秦少俠既然已經斬殺了古方教的幾名弟子,何不放下仇怨,大家同舟共濟?畢竟誰也不知道下面

    會遇到什么,是不是?”商無忌對著秦塵勸阻道。而后又看向魏星光道:“魏長老,你先前貿然行動,違反規定,并且麾下同門還對秦少俠下殺手,被秦少俠殺死,那是罪有應得,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魏長老何不放下偏

    見,大家攜手握和如何?”

    “想讓我和他握和?”魏星光眸露寒芒。

    “不可能。”秦塵也冷笑。

    “魏長老,若是你不愿言和,那商某也沒辦法了,岳長老你呢?”商無忌看向岳忠奎。

    岳忠奎看了眼空空如也的宮殿,沉聲道:“雖然是我等違約在先,可按照規定,此宮殿中的寶物,我歸元宗應該也有兩成,可現在……”

    他不想和執法殿以及商無忌鬧翻,但想到自己什么都沒有得到,便有些不甘。

    “這好辦,這樣,先前的諸多寶物中,我霧隱門一共得到三億上品真石,只要閣下愿意放下干戈,商某愿意拿出一億上品真石來給閣下,如何?”商無忌狠下心道。

    岳忠奎怔愣的看了眼商無忌,沒想到商無忌竟然愿意從自己得到的寶物中,交出一億上品真石來。

    “若是如此,那岳某無話可說,不過那秦塵先前把所有血晶都奪走……”

    “這些血晶,乃是秦某憑自己本事得來的,岳長老不會想讓秦塵交出來吧?”秦塵冷笑一聲,“岳長老若是不服氣,大可親自來拿。”

    “你……”

    岳忠奎惱羞成怒。“岳長老,此事是你們不對在先,此遺跡中,寶物眾多,何必如此斤斤計較,更何況若非秦少俠出手,咱們光是破除禁制陣法都不知需要多少時間,此次血晶都給他,又能

    如何?接下來必然還會有寶物,何必戀戀不忘。”商無忌急忙寬慰道。

    “看在商長老的份上,岳某便罷了。”岳忠奎心中憋屈,但也知道事已至此,能不空手而歸,已經算是不錯,不能貪戀太多,因此答應下來。

    “魏長老你呢?若是魏長老答應化干戈為玉帛,商某同樣愿意拿出一億上品真石給魏長老,魏長老意下如何?”商無忌又看向魏星光。

    “商長老!”

    這時剩下的霧隱門武皇卻不滿起來了,他們總共也只得到三億左右的上品真石,給岳忠奎一億,給魏星光一億,那他們也就只剩下一億左右了,這也太虧了。“誒!”商無忌一擺手:“我等能來到這里,也算是同舟共濟,更何況此遺跡宮殿中寶物眾多,何必為了一點身外之物而打打殺殺,若是同心協力,繼續探險,所得的收獲必

    然遠超這一億上品真石。”

    “秦少俠,這位大人,你們所得的東西,此次便歸你們,商某只希望大家能夠摒棄前嫌,攜手共進,爭取得到更多的寶物,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商無忌都這么說了,魏星光冷哼一聲,也是借驢下坡。

    秦塵和骷髏舵主見狀,自然也不好說什么。

    見秦塵和骷髏舵主默認,商無忌大喜,連將身上的上品真石分別拿出一億,分給了岳忠奎和魏星光。

    場上的氣氛這才緩和了起來,唯有霧隱門的幾名武皇怒氣沖沖,十分不爽,不明白商無忌大人為何要這么做,白白浪費上品真石。

    以魏星光和岳忠奎的德行,真以為對方會感激他霧隱門么?根本就是自討苦吃。

    不過商無忌乃是眾人中地位最高之人,卻也不好多說什么。

    休息片刻之后,眾人繼續向前。

    “秦塵,這商無忌,未免有些太熱情了。”姬如月突然傳音過來。

    “是嗎?”秦塵笑道。

    “我也覺得古怪,就算是這商無忌比較熱心,不愿我等鬧矛盾,說說情也就罷了,可居然拿出兩億上品真石給歸元宗以及古方教,實在是古怪。”幽千雪也皺著眉頭。

    “哦?千雪你也這么認為?”秦塵微微一笑。

    事實上,他也覺得商無忌的舉動有些古怪,熱情的過分了。

    兩億上品真石,說分出去就分出去,這不是魄不魄力,而是有沒有必要的問題。

    “難道是這商無忌,生怕單獨和我們一起被吞并,所以故意留下魏星光和岳忠奎平衡我們?”陳思思突然道,說出了一個可能。

    “或許吧。”

    秦塵笑了笑,不管對方有什么目的,到時候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也有可能是他們想太多,對方本就是一片好意,想在這宮殿遺跡中走更遠而已。

    離開宮殿之后,兩條大道出現在了眾人面前,一條往左,一條往右。

    “走這邊吧。”

    商無忌直接選擇了右邊的道路。

    眾人沿著道路,漸漸來到了這片遺跡的最核心地帶,四周建筑重重疊疊,陰氣森森。

    “主人,剛才我又看到了一道黑影閃過,不是幻覺。”骷髏舵主突然道。

    秦塵目光一閃。骷髏舵主在這里三番五次看到黑影,難道是有人一直在跟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