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28章 死人復活

武神主宰
     “死人復活?”

    秦塵眼睛一瞇,手握在神秘銹劍劍柄上。

    此刻。

    這兩名黑衣人在殺了霧隱門和歸元宗的兩名弟子后,身形一躍,倏地落在地上,沒有眼瞳的雙眸冷冷注視著場上的眾人。

    兩人持著各自的寶兵,并排而立,無窮的陰氣,從他們身上噴發,凍結萬物。

    “大家小心!”

    商無忌嚇得臉色發白,再無掠奪石棺上寶兵的念頭,身形一晃,回到隊伍中來。

    “這些到底是什么人?難道是遠古時代死去,被埋葬在這里的武者?”

    “這怎么可能,這里的東西起碼有上萬年的歷史了,死了至少上萬年的人,怎么還能復活?這有違大道,天理難容。”霧隱門一名武皇驚恐道。

    “上萬年啊,就算是九天武帝強者,也應該只剩下一具枯敗的尸骸了,這些人,根本不像是九天武帝的樣子。”

    “那是怎么回事?”

    “或許這些人的確是上萬年前的武者,不過是利用了特殊的手段,保存到了現在,才會給人這么一種感覺。”商無忌喃喃道。

    “嘶!那這到底是什么手段?”一旁有人驚恐道。

    “你們別聊了,快救救岳長老和魏長老吧!”有歸元宗的弟子惶恐道。此刻,另外兩名黑衣人的雙手正抵在魏星光和岳忠奎兩人的頭頂,兩人面色痛苦,道道黑色氣流如同蜿蜒的小蛇一般在兩人臉上游走,十分的猙獰與恐怖,像是在進行某

    種邪惡的儀式。

    “沒用的,救不了了,他們兩人的靈魂已經泯滅,此刻應該正在被這兩名黑衣人奪舍,即便是救下來,也不是他們自己了。”這時神情一直很淡定的秦塵突然說了句。

    “奪舍?你什么意思?”有歸元宗武者驚恐道。“不至于吧,這些黑衣人看起來沒有一點生機,像是死物一般,身上也沒有真元或者其它能量,只是凍結萬物的陰氣,應該是被某種邪惡秘法封存在棺材中,雖然人已經死

    去,但體內生機不滅,經過上萬年的蘊養,已經與陰氣融為一體,成為另一種生命,要說奪舍,有些危言聳聽了。”商無忌沉聲道。

    “哦?商無忌大人如此了解?莫非是認識這些黑衣人?”秦塵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秦少俠說笑了,商某也是第一次來到此地,怎會見過這些家伙。”商無忌搖頭道。

    “那商無忌大人的運氣倒是不錯,找了一個恰好沒打開的石棺。”

    “秦少俠這話是什么意思?”商無忌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你是在懷疑本皇嗎?”

    “懷疑你?本少還沒這個閑工夫,讓本少看看,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來頭。”

    秦塵冷笑一聲,一步踏出,手中倏地出現神秘銹劍,一劍斬了出去,霎時一道劍光掠向其中一名黑衣人。

    噗!

    不知道是黑衣人反應太慢,還是秦塵的攻擊速度太快,劍光準確的命中對方的胸口,撕裂出一道近尺長的劍痕,傷口處,朦朧的陰氣彌漫,看不見鮮血濺出。

    “復原了!”

    姬如月喃喃道。

    眾人往黑衣人的傷口看去,那里,朦朧陰氣化作實質血肉,復原的傷口從外表看去,一點痕跡也看不到。黑衣人低頭看了看胸口,似乎秦塵的這一記劍光把他的意識給驚醒了,旋即,他仰天發出一聲長嘯,嘯聲如鬼哭狼嚎,又如同野鬼索命,一股無形無質的音波,朝著秦塵

    等人擴散而來。

    除了秦塵和骷髏舵主以及商無忌,其他人各自悶哼一聲,靈魂震蕩不已,他們沒有秦塵和骷髏舵主遠超常人的靈魂力,自然無法抵擋住這一股可怕的音波。

    就連姬如月三人臉色都微微發白,至于歸元宗和霧隱門剩下的弟子,模樣更加不堪。

    “秦塵,此地不宜久留!”姬如月皺了皺眉頭,說道。

    幽千雪點點頭,“這幾個家伙陰氣太重了,似乎陰氣不滅,他們的肉身便不滅,而且,最大的那座石棺目前還沒打開。”

    秦塵的一劍何其可怕,足以令后期武皇受傷,可這黑衣人卻一點傷勢都沒有,可見其實力有多可怕。

    當然,這也可能和對方肉身不滅有關,但除了目前的四名黑衣人之外,中間一具棺材中的東西,只怕更為驚人,說不定埋葬著更強者的遺體。

    “只怕出不去了。”陳思思忽然道。

    “怎么會出不去?”

    眾人回頭。

    不知何時,石室的入口,已然關閉,入口內部上,閃爍道道禁制符文,陰氣縈繞,十分冰冷。

    “鏘!”

    姬如月手持封絕劍,一劍劈了過去。

    劍氣大盛,石門隆隆轟鳴,陰氣被劍氣消磨了不少,但卻完全沒有被轟開的跡象。

    “該死。”陳思思和幽千雪也動了,唰唰,兩人同時出手,轟在那石門內壁之上,嗤嗤聲中,大量陰氣被湮滅成虛無,但是令她們皺眉的是,不管陰氣被消滅多少,都會有同等數量

    的陰氣從禁制陣法中誕生,似乎整座石室都是這陰氣的源泉。

    “大家別白費力了,不破開禁制陣法,是根本走不出這個石室的。”秦塵微微淡笑道。

    “秦塵,這個時候你還笑的出來。”姬如月無語,秦塵也太神經大條了吧,這都什么時候了,居然還笑得出來。

    “為什么笑不出來?如月、千雪,這四個黑衣人,你難道不覺的熟悉嗎?”秦塵笑瞇瞇的道。

    “熟悉?”

    姬如月和幽千雪一愣,凝神看去,但是這四人,她們從前根本不曾見過,怎么可能熟悉?

    秦塵搖頭,姬如月和幽千雪反應太慢了點,懶得多說什么,秦塵瞇著眼睛,盯住其中一名黑衣人,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不死不滅。”

    唰!

    身形一晃,秦塵手持神秘銹劍,竟主動出擊了。

    “斬!”

    神秘銹劍帶起一道絢爛的劍光,直劈向那黑衣人。

    黑衣人身上陰氣一閃,一道黑色陰氣包裹住他,倏地席卷向秦塵。

    噗的一聲,陰氣被斬滅了不少,黑衣人重新顯現出身體,與秦塵大戰起來。這黑衣人手中的邪兵,也不知是何材料組成,陰氣森森,不斷秦塵斬滅多少,那股陰氣仿佛無窮無盡一般,立即便會再度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