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30章 破綻所在

武神主宰
     商無忌臉上滿是疑惑之色,冷冷的看著秦塵。

    從秦塵的舉動上來看,顯然是早有防備他的舉動,可他不明白,一路而來,他都掩藏的極好,根本沒有絲毫的破綻露出。

    甚至于,哪怕是他現在回過頭去想,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哪里露出了馬腳。

    “哦,你現在終于承認了?若是我沒猜錯,這兩位也并非是擊殺了那兩名黑衣人,而是被黑衣人奪舍了吧?”秦塵冷笑看著魏星光和岳忠奎。

    兩人看似反敗為勝,掙脫黑衣人的擒拿,實則是被黑衣人徹底奪舍,變成了另外兩人,至于那另外兩具尸體,自然就不再需要,而被毀滅了。

    “承認不承認,現在還有意義么?你們幾個被困此地,已經毫無生機可言。”商無忌獰笑道,渾身陰氣森森。

    “是嗎?”秦塵淡笑道。

    “故作鎮定。”商無忌冷笑一聲,“不過本座很是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他死死盯著秦塵,不弄明白這一點,他寢食難安。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場上,姬如月三人,以及剩下的兩名武皇全都震撼的看著這一幕,哪怕是到了現在,他們心中也依舊是一頭霧水,完全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

    “怎么看出來的?”秦塵輕輕搖頭,“你自以為做的萬無一失,可破綻還是太多了,別的不說,從你直接通過一開始的石柱開始,我就已經開始懷疑了。”

    “那片石柱,十分繁雜,按照閣下所說,你是得到了霧隱門其他強者的傳訊,這才知道破解的方法,可你們霧隱門的特殊傳訊玉簡我身上也有,那玉簡,在此地的確能發送訊號,但是能夠發送的訊息卻不錯,只能進行一些簡單的溝通,如何能告知那么多的內容?”

    “當然,后來我觀察了許久,發現經過石柱陣的時候,原來是有規律可尋的,便又放下了懷疑,以為你或許是得到了通過石柱陣的方法,因此倒也沒有多想,只以為你霧隱門的強者造詣渾厚,輕易便識破了這石柱陣的規律。”

    “可后來的石門禁制卻讓我再度懷疑起來了。”

    “你說那石門,是考核我們每個人的屬性和實力,只需我們一齊出手,必然會打開石門,后來我們每個人出手之后,的確印證了你的說法,可這就有些古怪了。”

    “你霧隱門高手,即便是遇到過這等石門,又豈能這么快的判斷出此石門的用途和打開方法?畢竟上面的禁制完全迥異于天武大陸的禁制,即便是大陸最頂級的禁制大師,也不可能只通過一次,就能窺探出這些。”

    “這倒也罷了,或許是你霧隱門的確高手眾多,得出了猜測也不一定,因此本少還是將疑惑放下去了。”

    “可到了后面的規則果實寶物哪里,你卻暴露了最重要的一點……”

    商無忌看著秦塵,狐疑道:“是什么?”

    “那就是你竟然能破開那石室中的禁制。”秦塵一字一句道。

    “那只是本能黃湊巧而已,更何況,你不更變態,在短短半天之內就將那禁制破開了?”商無忌冷哼。

    秦塵冷笑了起來:“真以為我能破開,所以我才更加懷疑,因為我知道此禁制,乃是遠古異族慣用的禁制,普通武者怎么可能會湊巧就能有所破解?沒有獨特的手法,根本不可能做到。”

    “不過那時候我只是有點疑惑和懷疑而已,到了后面,你竟然為了保下魏星光,甘愿將自己得到的兩億上品真石交出來,這就讓本少徹底對你有所懷疑了。”

    “我等來這里的目的是什么?還不是為了尋找寶物,提升實力,可當時無論魏星光還是岳忠奎,都為了這些寶物而眼紅色變,唯有你商無忌,竟然對寶物不怎么熱心,甚至于你霧隱門的其他弟子都比你更看重這些寶物,你覺得這不奇怪嗎?”

    “原來是這樣!”商無忌深吸一口氣,瞇著眼睛道:“但如此還不能說明我是異族之人吧?”

    “這只能說你有些古怪,可后面的石室血晶,卻讓我徹底的懷疑上了你。”

    “血晶,血晶又怎么了?”商無忌皺眉,他不明白。

    “血晶,是從血色異獸身上所得來,根據得到的時間長短,每一塊血晶的氣息都不同,先前那石室中的血晶,上面血氣濃厚,卻隱隱還在散逸,分明是一些剛剛被斬殺的血色異獸得來。也就是說,這些血晶放置上去的時間并不長,根本不是上萬年前遺留的寶物。”

    “你竟能看出血晶的得到時間……”商無忌震驚的看著秦塵,露出駭然之色。

    正如秦塵所說,那石室中的血晶,根本不是此地本來的寶物,而是他們后來擺放上去,只是血晶的存放時間,十分特殊,即便是他們,短時間內也無法窺探,秦塵又是怎么看出來的?

    事實上,這血晶是存放上去的情況,并非是秦塵看出來的,而是骷髏舵主。

    骷髏舵主身為異魔族魔君,對血晶十分熟悉,在吸收的過程中,自然看出了這般端倪。

    商無忌此刻震撼的看著秦塵,眼神中有著震驚和駭然。

    他根本不曾想到,一路上本以為毫無破綻的他,實際上卻露出了這么多的破綻,可笑他還以為自己的表演天衣無縫,現在想來,卻是那么的可笑。

    他冷笑一聲,道:“很不錯的推理,不過,這血晶對武者乃有大用,屬于至寶之一,若是真如你所說,這些血晶是我等所放,我等為何要將這些堪稱至寶的血晶,給你們來吸收?豈不浪費。”

    就這么被秦塵看穿,商無忌心中不甘至極,他就仿若一個跳梁小丑一般,似乎把什么都暴露在了秦塵面前,那種憤怒,令他情不自禁要尋找一張遮羞布,來擋住自己的愚昧。

    “其實并不浪費。”秦塵冷笑一聲,“或者說,不但不浪費,而且吸收這些血晶還是你們計劃中至關重要的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