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42章 圣地的危難

武神主宰
     “你們還信不過我么?這些血色異獸雖強,但對我而言,卻并不算什么,現在里面有我天武大陸的武者,如果我沒遇到還好,遇到了,自然要出手相助。”秦塵沉聲說道。

    “那我們陪你一起去!”

    三人再一次的異口同聲說道。

    “不行,你們留在這里,你們別忘了,我還有魔卡拉和永夜陪著,就算遇到危險,還有它們出手,可若是你們也進去,到時候反而更加分心。”

    幽千雪知道秦塵一旦決定的事情,她根本勸阻不了,所以只能點頭,同時告誡秦塵小心。

    此刻在大殿中央的位置,一個血色大陣聳立在那,大陣中央,有一群人圍攏在一起,一個個都面如土色,充滿了絕望。

    這一群人正是武域血脈圣地的頂級強者,并且還有血脈圣地的一些弟子,甚至還有血脈圣地這一屆的一名圣女,嘉怡宜。

    血脈圣地作為武域最頂級的勢力之一,其帶隊的首領人物,名為月超侖,乃是血脈圣地中的一名頂級武皇。

    此刻這一群人,全都臉色蒼白,內心充滿了絕望,因為在血脈圣地的血脈大陣外面,此刻已經擠滿了密密麻麻的血色異獸,沒有人能數清這里到底有多少的血色異獸。

    大陣中,月超侖身受重傷,嘴角帶血,憤怒的看著不遠處的地方,在哪里,竟然還有一個黑色陣法,里面盤坐著一名目光陰沉的黑衣人,嘴角勾勒著嘲諷的笑容。

    “你到底是誰?”月超侖憤怒說道。

    他之所以會來到這里,就是因為聽信了一名血脈圣地的武皇,言此地有大量重寶,所以一路而來。

    可令他沒想到的是,他帶著諸多血脈圣地的武皇來到這里之后,居然瞬間陷入了一個陷阱之中,而且原本帶他而來的那名血脈圣地武皇,竟對著他暗中偷襲,瞬間就將他重傷,同時此地暗中出現了一名黑衣人,竟要奪舍他的靈魂。

    如果不是他身上有一件靈魂異寶,那黑衣人差點就奪舍了他,而他也拼死反擊,將自己麾下那名武皇斬殺,可卻陷入了這一群血色異獸的包圍之中,并且自己也身受重傷。

    他臉色蒼白的看著身后的諸多武皇和弟子,心中已經開始在后悔。

    “桀桀桀,我是誰,你就管不了了,月超侖啊月超侖,真想不到,你身上竟還有此異寶,而且修為竟然提升了這么多,都接近半步武帝了,看來先前得到了不少規則果實啊,可惜啊,你這具身體,終究會是我的。”

    黑衣人陰冷的笑了起來,心中卻惱怒不已。

    因為血脈圣地的重要性,他們已經先行派人奪舍了一名血脈圣地的武皇,試圖引血脈圣地的月超侖入甕,卻沒想到月超侖在這里竟然得到了不少奇遇,一身修為幾乎接近半步武帝,體內空間道則之力也凝練達到了一百條。

    不過這些并不算什么,他自詡自己突然出手之下,再有同伴在一旁突然出手,完全能夠瞬間奪舍月超侖,并且獲得月超侖的一身修為。

    可他們萬萬沒算到,這月超侖身上竟有一件靈魂異寶,擋住了他的第一輪奪舍,而月超侖驚怒之下,拼著重傷斬殺了他的同伴,反倒是令他陷入了為難之地。

    所幸的是,他及時出手破開了此地的一個封印,放出了大量的源獸精氣,導致血脈圣地的人全都被無數的源獸精氣給包圍了起來,否則若是讓月超侖這群家伙逃走,他都不知道如何向大人解釋了。

    而那月超侖也是蠢,在源獸精氣殺出來的第一時間,以他的修為完全可以孤身一人逃離這里,可他卻偏偏要救血脈圣地剩下的諸多武皇和弟子,如今被源獸精氣包圍,自己也難逃一死。

    如今月超侖雖然第一次奪舍沒成功,但只要這群源獸精氣破開血脈圣地的防御,重傷月超侖,他便有機會再行奪舍,雖然麻煩了一些,但總歸能完成大人的人物。

    想到這里,黑衣人不由舔了舔舌頭,露出猙獰的笑意。

    月超侖臉色鐵青的看著面前的黑衣人,但他也知道,自己現在需要考慮的不是弄清楚這黑衣人的身份,而是保護下血脈圣地的諸多弟子。

    可面對如此之多的源獸精氣,自己能保住么?

    月超侖內心涌現著絕望,特別是想到嘉藝宜圣女也被困在這里,他內心就不由自責萬分。

    “嘉怡宜,你過來。”月超侖立即就說了聲。

    此刻血脈圣地的諸多武者都在艱難的維護著血脈大陣,血脈大陣這樣的陣法雖然強,可若是沒有所有人的齊力維護,在這么多血色異獸的攻擊下,恐怕照樣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月超侖大人,你叫我?”嘉怡宜走了過來,她是一個十分秀麗的女子,即便是在現在的這種時候,也依舊十分鎮定。

    “嘉怡宜,我估計血脈大陣堅持不了多久了,過會如果大陣破開,我會想辦法讓你逃走,你記住,到時候你只顧往前沖,離開這個遺跡宮殿,千萬不要回頭,此地太詭異了,我懷疑是一個陰謀,你一定要記住,若是你逃出去之后,千萬不要相信任何人,甚至連我都不要相信。”月超侖凝重道。

    他心中唯一在意的是嘉怡宜了,其他人雖然他也萬分的心痛,可他沒辦法讓幾個人出去,甚至嘉怡宜能不能逃出去,他也沒有把握。

    “不,月超侖大人,我不會走的。”嘉怡宜搖搖頭,“讓我一個人獨活,我做不到,我要和大家在一起。”

    “你……”月超侖氣得臉色發白,這都什么時候了,嘉怡宜竟然還在意氣用事。

    “月超侖大人,你不用說了,我嘉怡宜雖然是血脈圣地的圣女,但也不是唯一的繼承人,在血脈圣地里,還有很多更適合繼承血脈圣地的人,我就算逃出去了,又能如何呢?”嘉怡宜很平淡的說道:“這世上真正對我好的,沒有幾個人,月超侖大人你是一個,我豈能讓你冒著生命危險,救下自己,再茍活于世?”

    “你……”月超侖氣得說不出話來,但最終還是化作幽幽的一嘆,道:“唉,你這又是何苦呢?”

    可他卻沒再說什么,因為他知道,嘉怡宜十分倔強,既然打定了主意,是根本不會改變主意的。

    “那就拼了。”月超侖一咬牙,一旦陣法破開,他寧死,也要斬殺那黑衣人,至于其他,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又過了片刻,眼看大陣就要破開,突然出口處傳來了一聲巨大的轟鳴。

    “不對,好像有人過來相助了……”

    這時面向出口的幾名血脈圣地武皇突然驚呼了起來。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