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43章 淬煉肉身

武神主宰
     其實不等這幾名武皇說出來,月超侖等人也都看到了秦塵的過來。

    只見一道身形宛若一道黑色的閃電一般,瞬間劈入了大量的血色異獸之中,沿途傳來陣陣的轟鳴。

    “只有一個人?”

    血脈圣地眾人本來心中極其驚喜,可看到只有一道身影之后,眾人那滿心的歡喜立即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個人面對這么多的血色異獸,就算再有本事也殺不完,最后還是要落一個被血色異獸吞噬的結局。

    “哼,想不到竟然還有人敢就這么沖進來,真是不知死活。”那黑衣人原本嚇了一大跳,但發現只有一個人的時候,立即就冷笑出了聲,如此之多的血色異獸,就算來人的實力強如月超侖,也無濟于事,最多不超過十數個呼吸的時間,必然會死在這么多的血色異獸之下。

    那黑衣人甚至都在替秦塵計算生命剩余的時間了。

    一個呼吸!

    五個呼吸!

    十個呼吸!

    眨眼的功夫,二十個呼吸過去了,可那里的暴亂和躁動并未停止,甚至還在不斷朝這里靠近。

    眾人都是有些難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沒錯,雖然那人影已經被無數的血色異獸給包裹了起來,可戰斗傳出來的轟鳴聲卻始終不曾斷開,并且隱約可以看到,那轟鳴之中,一道人影正在閃轉騰挪,并且朝這里緩慢靠近過來。

    這不可能!

    不但是那黑衣人,就是月超侖一行人也都愣住了。

    平心而論,就算是讓月超侖自己沖入這一群血色異獸中,也不敢說就一定能活著出來,可那人影卻絲毫沒有隕落的跡象,而且并未向外面逃離,反而是向大殿所在的核心區域沖了過來,似乎是想靠近他們。

    “難道此人是專門來救他們的?”月超侖等人腦海中迅速冒出了這么一個念頭。

    這還真有可能,以那等強者的實力,不會發現不了血色異獸的存在,貿然沖入到這里來,就算是對方一開始真的沒能發現這么多的血色異獸,在被血色異獸包圍的一瞬間也應該能明白過來情況,并且沖出去了。

    可如今對方卻在血色異獸的層層包圍中非但沒有逃離,反而是不斷的逼近這里,這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對方專門就是來救他們的。

    此人到底是誰?

    想到這里月超侖內心隱隱的充滿了激動,血脈圣地雖然和各大勢力關系不錯,但月超侖卻想不出來各大勢力中到底有哪個強者,會冒著這種生命的危險來救他們,并且還是孤身一人。

    月超侖并不怕死,可他擔心的卻是嘉怡宜等弟子的安危,只要嘉怡宜他們能活著出去,他哪怕是死了,也并不遺憾。

    一時間血脈圣地的眾人全都祈禱般的看著那緩緩逼近而來的身影,一個個都在默默祈禱,提心吊膽。

    血色異獸中,秦塵被密密麻麻的血色異獸包圍之后,臉上卻沒有任何的畏懼之意。

    他知道這些血色異獸一旦認定一個目標后,絕對要將這個目標殺掉,這對別人來說很可怕,想象著數十、數百乃至上千的血色異獸一起涌去攻擊一個人,就算是天大的本事也沒有辦法,一旦防御被破,甚至沒有任何喘息的機會,就會被無數的血色異獸給撕成碎片。

    可秦塵最不怕的就是群體攻擊,只要這些血色異獸的實力沒有強大到能瞬間破開他的不滅圣體,那他就能夠無懼。

    神秘銹劍祭出,劍之域界和空間結界瘋狂施展,限制周圍的血色異獸的靠近,并且將它們控制在一定的區域內。

    漆黑的劍光在這片區域內不斷閃爍,秦塵施展出死字劍訣,每一劍落下,就有一頭血色異獸身上出現一道巨大的豁口,身受重傷。

    不過這些血色異獸也的確可怕,防御力十分的驚人,往往一劍之下,根本無法將其斬殺,而一旦讓它逃離之后,在極短的時間內,對方就又能恢復原樣,重新殺來。

    可秦塵卻不給對方這種復原的機會,在一劍劈上對方之后,秦塵立即便會催動無數的劍氣攢射向那頭血色異獸,頃刻間便將那頭血色異獸身上刺出無數坑坑洼洼的豁口,而后強勢出手,將那一頭血色異獸給斬爆開來,只留下一塊赤光耀眼的血晶。

    這樣攻擊的效率雖然不高,可有一個好的地方就是秦塵一番戰斗之后,便會有一頭血色異獸隕落,并且得到一塊血晶。

    現在秦塵已經知道這種血晶對自己而言十分重要,對其他人而言也無比的重要,這么多血色異獸在別人眼中是無窮的危險,可在秦塵眼里,卻是無窮無盡的血晶。

    更讓秦塵欣喜的是,他的不滅圣體剛剛突破,正需要一番廝殺來鞏固和提升,而這些血色異獸的攻擊不斷落在他的身上,不斷的在錘煉著他的第七重不滅圣體,令他的肉身越來越堅固,越來越純熟。

    秦塵甚至有種感覺,只要有足夠多的血色異獸,他的不滅圣體在經歷無數磨礪之后甚至能夠再度有所提升。

    不過秦塵也知道現在并不是修煉的時候,只能放下修煉的心態,專心沖向那大殿的所在。

    轟轟轟!

    一次次的攻擊之后,不少血色異獸紛紛死在了秦塵手中,同時秦塵也已經逐漸靠近了那血脈圣地眾人的所在。

    原本緊張的血脈圣地眾人臉上紛紛流露出狂喜,一個個充滿了呆滯,這人太可怕了,竟能在這么多的血色異獸攻擊下堅持到現在,而且氣勢上還沒有絲毫的減弱,難道是武帝強者嗎?

    這到底是誰?

    不僅是他們震驚,最震驚的還是執法殿的那黑衣人了,本來秦塵在他眼里只是一個笑話,可現在對方眼看就要進入大殿了,這對黑衣人來說卻是一個巨大的變數。

    一旦被那人靠近血脈圣地眾人的所在,將月超侖他們救出,那他辛辛苦苦布置下的陷阱不但功虧一簣,甚至他們所有人都要暴露出去。

    “絕不能讓那人成功。”

    黑衣人目光一閃,收起陣法,身形一晃間,瞬間沖向了秦塵的所在,眼眸中殺意沸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