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45章 吞噬靈魂

武神主宰
     “小心!”

    月超侖看到秦塵瞬間擊傷黑衣人,先是大喜,可看到那無形魂光掠出之后,頓時大驚失色。

    這黑衣人的靈魂力之強他先前已經領教過了,即便是以他的修為,也根本無法抵擋,若非先前身上有靈魂異寶進行阻攔,他甚至已經被對方奪舍了。

    而秦塵天賦再強,也只是一個來自下四域的少年而已,如何抵擋得住這等陰狠的奪舍?

    可此刻的月超侖也毫無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那一道陰冷的魂光,瞬間沖入秦塵身體。

    “來的好。”

    面對黑衣人的奪舍,秦塵冷笑一聲,竟沒有任何的閃避。

    嗖的一聲,黑衣人的魂光,瞬間進入了秦塵的身體。

    “桀桀桀,成功了!”

    黑衣人心中狂喜,靈魂力迅速的沖向秦塵腦海,一瞬間,就來到了秦塵的靈魂海所在。

    只見一片浩瀚的靈魂海,不斷的起伏,散發出可怕的靈魂氣息。

    “好強的靈魂海。”

    黑衣人瞬間呆滯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秦塵的靈魂海竟然比他的還要強大和恐怖。

    如此一個少年,怎會有這般強悍的靈魂海?

    震驚之后,便是大喜,這樣的靈魂海若是被他奪舍了,他不但能占據秦塵的身軀,甚至修為也能再度暴漲一截。

    “老天爺實在是太眷顧我了。”狂喜之下,黑衣人的魂光迅速沖向秦塵的靈魂海,欲要沖入其中。

    可突然!

    前方的靈魂海上空,出現了一枚金色的種子,這種子通體金色,其中有著無數脈絡和符文,金光璀璨,威壓滔天,甚至如同心臟一般不停的跳動,每跳動一下,就散發出一股可怕的力量。

    他的靈魂海剛剛靠近那金色種子,便如同遇到了烈日的皚皚白雪,瞬間痛苦萬分,猶如萬劍穿心一般,同時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朝他席卷而來。

    “啊!這是什么東西!”

    黑衣人驚恐萬分,在這金色種子之下,他感覺到了無盡的渺小,仿佛對方只需一個呼吸,就能將他的魂光徹底的消融,化為虛無,同時一股巨大的吞噬之力,將他的魂光一點點吞噬,融入那無盡金光之中。

    “不!”

    黑衣人驚恐之下,瘋狂要逃竄,想要逃離出秦塵的腦海,但沒用,金色光芒之下,他的魂光像是完全被定格住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無盡的吞噬之力,將他徹底的吞噬,連最后一點意識,都灰飛煙滅,徹底消散。

    噗!

    像是從來都沒出現過一般,黑衣人的魂光粉碎,徹底消失,而那金色種子則像是得到了大補一般,發出砰砰的跳動之聲,其中的脈絡根須,愈發的恐怖,一股精純的力量,從中反哺而出,融入秦塵的靈魂海。

    秦塵瞬間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力像是提升了一截,先前因為奴役魔卡拉而嚴重消耗甚至有些堅持不住的靈魂力,立即得到了喘息,變得輕松了許多。

    不得不說,這金色種子十分的可怕,不但能提升秦塵的感悟能力,令他修為快速的突破,還能吸收天地間的各種力量,并且反哺給秦塵,甚至都能提升秦塵的靈魂力。

    可秦塵心中卻沒有任何的驚喜之色,金色種子越強,他就越忌憚,先前他之所以任由黑衣人奪舍自己,并不施展魂力阻擋,就是想看看這金色寄生種子的可怕,如今看到之后,內心前所未有的低沉。

    一名異魔族后人的靈魂魂光,連一個呼吸都堅持不了,便被瞬間吞噬,這也太可怕了些。

    秦塵雖然無懼這些人的奪舍,但讓他自己來,恐怕絕沒有那么容易就抵擋住,可在金色寄生種子前,卻簡單的太過分了。

    “大黑貓說過,想要擺脫寄生種子的控制,要么找到鎮界珠,要么達到神魂離體,如今鎮界珠毫無蹤跡,可想要達到神魂離體,光靠靈魂力的提升根本沒有,必須肉身先達到無漏之體!”

    秦塵本來還對自己不滅圣體突破了第七重,還有些興奮和激動,此刻,卻如一盆涼水倒下,令他渾身冰涼萬分。

    他知道現在還根本不是值得高興的時候,想要突破無漏之體,不滅圣體起碼要突破八重,可留給他的時間,卻已經不多了。

    “殺!”

    他怒喝一聲,渾身陡然爆發可怕劍氣,死字劍訣和御劍術一瞬間施展到極致,只聽得轟的一聲,一瞬間至少七八頭血色異獸被斬殺,同時秦塵瘋狂出劍,一頭頭血色異獸被瞬間斬殺,化為一顆顆的血晶。

    原本絕望的月超侖和嘉怡宜等人此時完全呆滯住了,這哪里是和血色異獸戰斗?這根本就是收割血色異獸的性命,在秦塵的瘋狂斬殺下,他和月超侖之間瞬間出現一道空隙。

    此刻的月超侖已經渾身是血,重傷無比。

    “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帶人沖出去。”

    秦塵對著月超侖怒喝一聲,而后沖向剩余的血脈圣地武者所在,轟轟轟轟轟……沿途所過之處,無數血色異獸紛紛倒飛出去,在月超侖和嘉怡宜等人之間殺出了一條血路。

    “前輩,你沒有被奪舍?”

    雖然秦塵只是少年模樣,但他如殺神般樣子早就將血脈圣地的無數弟子們驚駭住了,一個個驚恐問道。

    “若是被奪舍了,我還會來救你們嗎?還不快殺出去。”秦塵怒喝一聲,這些家伙是白癡嗎,這種時候了還問這些問題,難道不知道先活著出去才是最重要的嗎?

    秦塵心情并不好,所以語氣很沖,可嘉怡宜等人卻沒有感到任何的不妥,反而是無比的感激,對方不但是冒著被血色異獸斬殺的風險,更是冒著被黑衣人奪舍的危險來救她們,語氣沖一些,反而再正常不過。

    “走,殺出去!”

    “沖!”

    一道道怒喝聲響起,月超侖和嘉怡宜等人立即朝著大殿外瘋狂沖了出去。

    可令他們震驚的是,秦塵并沒有和他們一同往外沖,而是繼續朝大殿內部深入而去。

    “前輩,你……”

    月超侖和嘉怡宜立即就震驚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