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46章 陷入頓悟

武神主宰
     “你們沖出去,我替你們引開這些血色異獸,否則就算沖出去了,你們也會死。”秦塵低喝了一聲,旋即在月超侖等人震撼的目光下直接沖向大殿深處。

    嘉怡宜等人全都怔住了,難以置信的看著秦塵消失在大殿中的背影,眼眶中甚至飽含了淚水,而后一個個轉過身,瘋狂朝大殿外沖去。

    秦塵一邊沖入大殿深處,一邊瘋狂出手,頓時吸引了大量的血色異獸立朝他包圍而去,而血脈圣地的眾人咬著牙,一個個沖了出去,追逐他們的只有零星的十來頭血色異獸而已。

    可就是這剩下的十來頭血色異獸,也令他們捉襟見肘,所有人都已經是強弩之末,哪怕只剩下十來頭的血色異獸,依舊讓他們陷入了危機之中。

    嗤嗤嗤!

    眼看有人要死在這些血色異獸之下,突然一道道劍氣從遠處射來,緊接著,三道身影出現了,竟是三名美艷絕倫的女子,任何一個都如天仙一般曼妙,風姿驚世。

    正是姬如月三人。

    姬如月三人強勢出手,聯手之下,一頭頭血色異獸迅速的被她們斬殺,一炷香之后,所有的血色異獸便都已經被斬殺殆盡,令月超侖等人無不震撼的看了過來。

    這些血色異獸,任何一頭都有后期武皇的實力,十幾頭聯手之下,三名后期巔峰的武皇都未必能輕易斬殺,但卻被眼前這三位年齡不到,卻容貌絕美的女子斬殺,讓月超侖等人無不為之震撼。

    “你們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去前面安全的地方趕緊療傷?如果塵少因為你們而受傷,我絕不會放過你們的。”幽千雪恨恨的說了句,臉色鐵青,同時焦急的看著大殿深處。

    姬如月和陳思思臉色也并不好看,如果不是秦塵非要救月超侖他們,她們三個才不會出手。

    三人都焦急的看著大殿深處,那隱隱有憤怒的嘶吼之聲傳來,三人手掌攥緊,冷汗直流。

    月超侖幾人這才明白過來幽千雪三人是因為秦塵才出手,又感動,又羞愧,拱了拱手之后,無言說什么,紛紛找了個地方趕緊療傷起來。

    他們各個傷勢極重,若非秦塵和幽千雪他們及時趕到,甚至一個人都活不下來。

    所幸的是,血脈圣地財大氣粗,每個人身上寶物卻是不少,紛紛拿出丹藥和療傷圣品,快速的治愈身上的傷勢。

    大殿深處,此時秦塵卻已經被無窮無盡的血色異獸給包圍了起來。

    密密麻麻,越來越多的血色異獸聚集過來,秦塵也不知道這里為什么會有如此之多的血色異獸,放眼望去,足足有一兩千頭。

    如此恐怖的血色異獸一旦殺出去,甚至能對天武大陸造成一場巨大的災難。

    “主人,快放我們出來幫你斬殺這些源獸精氣,這可是大補啊。”

    鎮魔鼎中,骷髏舵主看到秦塵孤身一人進入源獸精氣大本營之后,一邊倒吸冷氣,一邊興奮的說道。

    如此之多的源獸精氣,足以令他的修為提升一截。

    一旁的魔卡拉也頗有些興奮。

    “不用。”

    秦塵的靈魂力感知到月超侖一行人已經安全了,略微松了一口氣,本來在他的打算中,只要救下月超侖等人后,就讓骷髏舵主和魔卡拉一同出來,將這些血色異獸給斬殺。

    可先前見識到金色寄生種子的可怕之后,秦塵瞬間就改變了主意。

    這些血色異獸,對肉身的磨礪作用十分巨大,如此機會,正可以用來淬煉他的修為和肉身,他已然決定,一人獨戰這么多的血色異獸。

    甚至他將手中的神秘銹劍都直接收了起來。

    既然要淬煉肉身,那就用肉身和這些血色異獸進行對抗。

    “主人,你這是想做什么?”

    骷髏舵主不明白秦塵的目的,看到秦塵收起神秘銹劍后忍不住震驚說道。

    可秦塵卻沒有理會他,而是直接殺向了這些血色異獸之中。

    轟轟轟轟!

    他全心全意的和這些血色異獸拼斗在一起,沒有施展雷霆血脈,沒有施展劍之域界,甚至連防御法寶都沒有祭出,而是以不滅圣體第七重的煉體修為,和這些血色異獸近身肉搏。

    他一邊打斗,一邊運轉不滅圣體功法,等于是在利用這些血色異獸來淬煉自己的肉身。

    失去了鋒利的神秘銹劍,這些血色異獸的防御立即讓秦塵感到了十分的艱難,他一拳轟上去,可怕的震蕩之力雖然能擊傷血色異獸,卻無法將血色異獸直接斬殺,如此情況下,這些血色異獸很快便能恢復身體,再度廝殺來。

    而秦塵的不滅圣體雖然強,但在如此之多血色異獸的瘋狂進攻下,也很快感受到了一絲絲的吃力,他甚至沒有運轉真元來防御,身上立即就添上了幾道傷口。

    噗噗噗噗!

    一道道血口在秦塵身上出現,他瞬間就成為了一個血人,五臟六腑都被轟的震動,傳來劇痛。

    “吼!”

    可秦塵卻沒有任何退縮的打算,他赤紅著雙眸,瘋狂沖入這些血色異獸中,拳拳到肉,生死搏殺,只有在自己快堅持不住的時候,才會用真元進行防御。

    一拳拳的狂轟之下,一頭頭的血色異獸被秦塵艱難斬殺,同時無數血色異獸的攻擊也打在了秦塵身上,在秦塵的身上不斷的增加各種血痕傷口,只是這些血痕傷口很快在不滅圣體的功法下復原,然后再淬煉他的身體。

    半天時間后,秦塵也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血色異獸了,可能一百頭,也可能兩百頭,可是他的周圍依然還是密密麻麻的血色異獸,一兩百頭的血色異獸相比一兩千頭的血色異獸根本不算什么。

    而秦塵的身上更是一片血光,已經被血色異獸轟的攻擊包圍住,一些在秦塵攻擊下漏網的血色異獸更是不怕死的沖到秦塵身邊,想要撕咬秦塵。

    拳頭、肉身、利爪、嘶吼……

    在這一片通道深處交織在一起,范圍不斷的擴大,再擴大。

    如果這里不是遺跡,是一片空地,那此時可以清楚的看見,秦塵已經完全成為了一個血人,身體已經被血色異獸包圍成了一個圓球。

    而秦塵卻根本不知道他已經斬殺了多少血色異獸,他已經完全沉浸在這種虛空的殺戮當中,完全不知疲憊,同時腦海中,隱隱約約,陷入一種全新的狀態中,像是頓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