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49章 內事長老

武神主宰
     當場上的血色異獸只剩下幾百頭的時候,這些血色異獸終于畏懼了,一個個露出驚恐的神色,就仿佛當初更低一等的血色異獸畏懼神秘銹劍一般。

    而后,也不知道是哪一頭血色異獸最先嘶吼了一聲,緊接著,無數血色異獸紛紛朝著大殿的一個漆黑洞口中瘋狂退去,眨眼就消失不見。

    嗖!

    秦塵急忙追蹤過去,剛來到了洞口前方,洞口竟嗡的一下自主閉合了起來,秦塵立即一拳轟在那閉合的洞口之上,只覺得一股可怕的力量傳遞而來,整個石壁卻紋絲不動。

    同時上面亮起一道詭異的封印符文,最后緩緩的消散,根本不清楚這些血色異獸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秦塵沒有繼續出手,第一是因為他已經累得精疲力竭,哪怕是擁有不滅圣體,如此瘋狂的廝殺之下,也累得夠嗆,渾身都傳來酸痛。

    其次,他隱隱感覺到,這封印背后,有一股令他極其心悸的氣息,若是他強行破開這封印,絕對會引發某種可怕的后果。

    秦塵沒有再去想其他,直接盤膝坐下,開始治療傷勢,并且消化這之前的感悟。

    “塵少!”

    破空聲響起,在血色異獸退卻的瞬間,幽千雪等人紛紛掠了過來,看到渾身鮮血的秦塵,內心不由升起了一絲疼痛。

    “這么多的血晶。”

    這時一旁傳來倒吸冷氣聲,是月超侖和嘉怡宜,兩人看著渾身浴血的秦塵,和滿地的血色晶石,既震撼,又感激,他們沒有去打擾秦塵,而是替秦塵收集起了這些血色晶石。

    這一收集,眾人再度倒吸一口涼氣,整個大殿深處,足足有兩千多枚的血色晶石,換句話說,秦塵剛才竟殺死了兩千多頭的血色異獸。

    這是一個什么樣的數字?如果換成兩千多名后期武皇,恐怕足以讓整個天武大陸都震動。

    月超侖和嘉怡宜難以置信的看了眼秦塵,他們不明白,秦塵不過一個少年,如何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

    接下來,血脈圣地的其他弟子也紛紛趕了過來。

    又過了數個時辰,秦塵終于睜開了眼睛,長長舒了一口氣。

    “秦少俠,你總算醒了,在下血脈圣地月超侖,這位是我血脈圣地的圣女嘉怡宜,還有我血脈圣地的諸多弟子,多謝秦少俠先前的出手相助,此大恩大德,我等沒齒難忘。”

    月超侖急忙走上前來,恭敬行禮,臉上滿是誠懇和感激。

    “你們是血脈圣地的人?”秦塵驚訝的說道,旋即露出一絲恍然之色,難怪之前他感受到一股通天的血脈氣息,這么說來,是血脈圣地的血脈大陣了?

    前世的秦塵乃是大陸第一天才血脈師,對血脈圣地的人自然有所好感。

    “沒錯,我等就是血脈圣地的血脈師,在下月超侖,血脈圣地內事長老。”月超侖恭敬說道。

    事實上,以他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對一個小小的丹閣弟子恭敬,他在這一次的血脈圣地隊伍中,類似于丹閣司徒真,屬于領隊級人物。

    可先前秦塵救了他們所有人,自然令他發自肺腑的感激。

    “內事長老?”秦塵更驚訝了:“不知月超侖前輩主管內事中的哪一項?刑罰?人事?還是財務,又亦或者是調度?”

    血脈圣地之中,長老也分很多等級,當然,任何一個長老都是其中的頂級人物,不容小覷,但真正的核心長老,每一個都得是九天武帝級別的人物,而武帝級的核心長老以下,分外事長老和內事長老兩種。

    外事長老,主管外事,屬于血脈圣地對外的人物,一般各地的血脈圣地分支都由他們管理,可謂是權柄熏天,威震大陸。

    一般普通武者在血脈圣地能見到的長老,全都是外事長老。

    而內事長老不同,他們不對外,管理的也只是血脈圣地的內部事務,很少會和外界的武者產生關聯,因此在外界武者看來,內事長老似乎并沒有什么權力。

    可事實上卻大大相反,能擔任血脈圣地內事長老的,一般都是血脈圣地中最頂級人物的核心弟子,他們管理著血脈圣地最核心的事務,如刑罰、人事、財務等等,其中人事長老甚至能夠決斷外事長老的調動和晉升。

    在核心長老基本不具體事務的情況下,他們才屬于血脈圣地中的真正核心管理者。

    并且,他們之所以擔任內事長老,只是因為他們的修為不夠而已,一旦能他們突破武帝級別,便能有極大的機會升位核心長老,而那些外事長老,即便是突破武帝,也往往只能成為長老院中的普通長老,想要成為核心,并不容易。

    僅僅從月超侖的一句話,秦塵便已能看出,在這月超侖背后,絕對有一個血脈圣地中的巨擘人物,并且,月超侖本人在血脈圣地中,也有極大的威望。

    聽到秦塵的詢問,月超侖頓時露出驚色,一旁嘉怡宜也有些震驚。

    秦塵所說的刑罰、人事、財務、調度等等,正是每一個內事長老分管的內容,這些職務,基本不對外,即便是血脈圣地中的一些中層和核心天才,也未必了解的很透徹,豈料竟從一個來自下四域的少年口中直接說了出來,著實令人震驚。

    “秦少俠,月某正是內事長老中的人事長老。”月超侖再度恭敬行了一禮,而后從身上拿出了一枚令牌:“這是月某的私人令牌,今后秦少俠若是有什么需要月某幫忙的,憑此令牌在武域任何血脈圣地都能聯系到月某,屆時只要月某力所能及的,必將竭盡全力。”

    月超侖神色凝重道,目光堅定。

    這可是好東西!

    秦塵倒沒有客氣,笑著接過來,人事長老,分管血脈圣地各級人物的升遷,那可是真正的核心人物,將來說不定就有用到的時候。

    現在的秦塵為了對付飄渺宮,自然需要交好各級人物。

    “對了,不知月超侖前輩你們為何會被困此地?”秦塵疑惑問道。

    這一問,月超侖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將之前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