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52章 手感不錯

武神主宰
     可惜后來,秦塵強勢崛起,論聲勢甚至還在付乾坤之上,但不可否認,付乾坤是秦塵見過最具有血脈天賦之人,堪稱恐怖。

    并且,他和秦塵不同,秦塵如閑云野鶴,一心鉆研各種煉丹、血脈、煉器之術,而付乾坤他的志向,是將血脈圣地打造成大陸最頂級的勢力,他是這么想的,也是這么做的。

    豈料,此人竟會在兩百年前突然失蹤。

    血脈圣地當時有好幾個猜測,但基本都是付乾坤被困武域的某個禁地,并且隕落了,而從未想過付乾坤遭人暗算這個可能。

    畢竟以付乾坤的實力,普天之下,能圍殺他,并且不留任何蛛絲馬跡,是根本不可能之事。

    事實上,讓秦塵去想,也只有這一個可能,付乾坤這等強者,若說會被人圍殺,的確有些天方夜譚,唯一的可能,便如當年的自己一樣,到處闖蕩類似神禁之地一類的禁地,結果意外身隕了吧。

    這令秦塵唏噓萬分。

    兩人接著交談,秦塵又意外發現,月超侖竟是自己一個故人的徒孫。

    他那故人,當年也是血脈圣地一名核心長老,后來付乾坤失蹤之后,各大副會長勾心斗角,他心灰意冷,不想參與爭斗之中,便徹底的消沉下來。

    不過,他的一名弟子,卻逆勢而起,如今掌控血脈圣地一脈,成為其中的翹首人物,而月超侖便拜在此人門下。

    當秦塵向月超侖問起自己那故人之時,月超侖亦不知情況,他只知自己的師祖,一百多年前在一次閉死關之后,便已經銷聲匿跡,毫無音訊了,極有可能,已經隕落。

    這更令秦塵感慨,三百年滄海桑田,自己當年的那些古人,又能活下幾人?

    嗡!

    交談中,秦塵腦海中突然收到了一道隱約的信息。

    是古蒼武皇!

    秦塵奴役古蒼武皇,在其腦海中種下滅魂印,與古蒼武皇之間,自然有隱約聯系,只是此地十分詭異,能屏蔽靈魂感知,因此一直感應不到古蒼武皇的位置。

    如今隱約收到古蒼武皇的氣息,足以證明,古蒼武皇就在這附近。

    當初他給古蒼武皇的命令,是尋找軒轅帝國之人,就是不知道古蒼武皇究竟找到了沒有。

    “這邊我們剛才已經找過了,不如往這邊看看。”秦塵一邊說著,一邊迅速的掠入左側的一個通道。

    一路上,他和月超侖等人四處搜尋,卻找不到其他人之所在,就像是蒙頭蒼蠅一般,如今感知到古蒼武皇位置,自然難掩喜色。

    當即暗中根據感應到的古蒼武皇位置,悄然掠了過去。

    此遺跡之中,陰暗深沉,且道路復雜,雖然隱約感知到了古蒼武皇的位置,可秦塵一行還是足足耗費了數天功夫,才靠近了這一片的所在。

    “就在前方不遠處。”

    只是在靠近的時候,秦塵反而警惕了,他隱隱感覺到,前方有無數氣息聚集在一起,并非是一人所在,而像是有不少勢力聚集在一起。

    “有人。”

    月超侖也走了過來,眸中流露出一絲驚喜和凝重之色。

    驚喜的是終于又見到人了,凝重的則是此地危險重重,前方也不知什么情況。

    “月超侖前輩,前方有人,我們這么在一起,似乎有些不妥。”秦塵停下腳步,突然道。

    他不想暴露和血脈圣地的關系。

    “嗯?”月超侖目光一閃,倏地明白過來了秦塵的用意。

    一旦秦塵所說的是真的,消息爆出來,由幾個勢力分別爆出,總比他們一群人一起爆出更讓人信服,而且,秦塵似乎在避嫌。

    “既然如此,那我們先過去,若是沒什么情況,你們再過來。”月超侖說道,而后帶著嘉怡宜幾人,瞬間朝前方飛掠而去。

    “千雪,如月,你們兩個跟著一起過去。”秦塵又道。

    “好。”姬如月和幽千雪對視一眼,而后微微點了點頭,她們兩個來自執法殿,若是和秦塵走在一起,的確會引來別人的注意。

    她們雖然很想和秦塵在一起,但在這種關鍵的時刻,卻根本不含糊。

    兩人剛一離開,陳思思突然靠近了秦塵,身子幾乎和秦塵貼在了一起,如美人蛇一般妖嬈的身姿,散發出誘人的氣息。

    “你做什么?”秦塵狐疑的看了眼陳思思。

    “現在她們兩個都走了,你老實說,到底喜不喜歡我。”陳思思吐氣如蘭道,像是放開了一般,誘惑無比,渾身散發火辣的氣息,魅力無限。

    “如果你喜歡我的話,只管說出來,這里只有我們兩個,沒人會聽到的。”陳思思火辣的身材貼著秦塵,紅唇欲滴,像是一株烈焰玫瑰一般,任君采擷,她水靈靈的大眼睛盯著秦塵,充滿了期待之意,仿佛只要秦塵說出那兩個字,便要以身相許,干菜烈火一般。

    秦塵滿頭黑線,推開陳思思,呵斥道:“別鬧。”

    陳思思卻趁勢躺入秦塵的懷抱,渾身柔弱無骨,嬌羞無比,她的臉蛋水潤光澤,就如同一顆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散發致命誘惑,再加上她那天生媚體散發出來的魅力,連秦塵都有些大呼吃不消,只覺得身體中有一股火熱直竄而上,無處宣泄。

    但這種時候,秦塵卻沒空陪陳思思玩鬧,剛準備將她推開,突然目光一閃,反而將其拉入了自己懷里。

    “怎么,趁著這里沒人,迫不及待就要委身與我?就算是要這樣,也不必如此著急嘛?”秦塵笑著道,右手爬上陳思思的腰,手掌用力,要將她揉入自己身體中一般。

    嘖,不得不說,身材彈力十足,手感不錯!

    “你……”陳思思臉色倏地羞紅,她也只是和秦塵開開玩笑而已,沒想到秦塵竟然如此大膽,剛準備掙脫,豈料秦塵再一用力,陳思思嚶嚀一聲,根本無處掙脫。

    “哼,原形畢露了吧,別人剛一走,你就迫不及待了,信不信我過會告訴千……”陳思思不甘示弱,妖嬈開口。

    秦塵不等她說出千雪的名字,急忙用手指摁住了她的嘴唇,手指觸摸到那一對柔軟濕潤的唇,溫軟香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