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55章 誰有問題

武神主宰
     “司徒真大人,如今我凌家凌軍和凌義俱隕落在此,本皇懷疑兇手便是這秦塵,還請司徒真大人莫要攔我。”

    凌遠南霸氣道,他雙眸爆射冷芒,渾身殺意沸騰,雖然是在請求司徒真,可這架勢,卻分明只是在告知司徒真一般。

    “凌遠南,凌軍和凌義之死,未必和秦塵有關,沒有證據之前,本皇絕不容你對其出手。”司徒真冷喝道,他身上凌厲的氣勢沖天,如龍如虎,在虛空中發出咆哮,散發出來的威嚴,比起凌遠南只強不弱。

    顯然司徒真在這遺跡宮殿中,也有驚人收獲,修為直逼半步武帝,強是無匹。

    “證據,需要何證據?我已調查清楚,凌義隕落之時,尚在彩虹橋上,而當時沖上彩虹橋的,便有秦塵此人,不是這秦塵所殺,還能是誰所殺?”凌遠南怒喝咆哮。

    凌家三人,只剩他一人存活,心中怒氣,自然無法抑制。

    “秦塵,凌義是否你所殺?”司徒真轉頭,看向秦塵。

    秦塵立即松了口氣,收回靈魂之力,他還要感謝凌遠南,這一方交鋒,令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司徒真的氣息,并非被異魔族人奪舍,心中的石頭瞬間落下。

    他拱手道:“回司徒真大人,晚輩并未殺那凌義,還請大人明鑒。”

    “凌遠南,你也聽到了,凌義并非秦塵所殺。”司徒真冷冷道。

    凌遠南震怒:“只憑一面之詞,司徒真你便認為秦塵不是兇手,未免太過包庇,你讓開,待我擒拿住此子,嚴加拷問,本皇就不信他不說實話。”

    凌遠南跨前一步,竟是要無視司徒真動手。

    “凌遠南,本皇才是此地丹閣的領隊,奉勸你別太過分了,否則,休怪本皇執行丹閣刑罰。”司徒真暴怒道。

    凌遠南先前便三番五次忤逆他的命令,現在仗著修為突破,愈發囂張,司徒真如何能退讓?此刻他保護的,并不是秦塵,而是丹閣的規矩,是他領隊的威嚴。

    “你若執迷不悟,休怪本皇無情。”

    轟咔!

    司徒陣身上有殺意沖天而起,隆隆轟鳴,目光冰冷如寒冰,只要凌遠南有任何舉動,便要強勢鎮壓。

    周圍其他勢力見狀,紛紛露出看好戲的目光。

    為了一個下四域的賤民,丹閣的兩大最頂尖高手竟然針鋒相對,打吧打吧,最好兩敗俱傷,那才叫好,屆時丹閣徹底失去爭奪規則果實的資格,最終便宜的還是他們。

    “司徒真大人,凌遠南大人,我等俱是丹閣之人,何必打打殺殺,惹人笑話,你看這些人,都在看著我等,恐怕巴不得二位動手,好失去爭奪規則果實的資格。”

    這時一道人影走來,擠入兩人中間,身上氣息磅礴,如淵似獄,竟不比司徒真和凌遠南差上多少,隱隱接近半步武帝。

    又是一個得到了奇遇的頂級高手。

    秦塵看向對方,眉頭微皺,此人名為陸昊然,他隱隱有一些印象,進入古虞界前,只是一名中期巔峰武皇,連后期武皇都未曾達到,沒想到修為提升的如此之多,都逼近了凌遠南和司徒真。

    究竟得到了多少奇遇?

    “哼!”

    雙方劍拔弩張,半晌之后,凌遠南冷哼一聲,終是沒有對秦塵動手,只是冷笑一聲:“小子,別以為你有司徒真護著,就安然無恙了,凌某想讓你死,誰都活不了。”

    話音落下,他轉身回到丹閣隊伍中,目空一切。

    他也知道,陸昊然所說極有道理,如今之時,爭奪規則果實才是最重要之時,若因為一個小小的秦塵而和司徒真徹底鬧翻,先不說他能否在司徒真和陸昊然面前斬殺秦塵,就算是能斬殺了,導致丹閣分裂,規則果實爭奪不到,損失將會更大。

    “只需要一顆,只要再得到一顆規則果實,我便能瞬間突破半步武帝,若是能得到十顆,我甚至有可能直接突破到九天武帝境界,還是大事要緊。”

    他陰冷的看了眼秦塵,在他眼里,秦塵不管如何突破,也始終如螻蟻一般,想殺就能殺,何必在這里惹得眾人不快。

    看到丹閣這邊沖突鬧不起來,周圍其他勢力紛紛流露出一絲失望。

    “秦塵,你先退下去,小心一些。”司徒真告誡了秦塵一句,目光便再度凝視向中央的規則神樹。

    而那陸昊然,亦是悄無聲息的退了回去,十分不起眼。

    “塵少,剛才嚇死我了。”

    葉莫和嚴赤道走上前來,心有余悸的說道。

    “命還挺硬,看樣子你運氣不錯,不過和魔宗魔女走在一起,卻是讓人不齒。”

    一道清脆的冷哼聲響起,是歐陽娜娜,她身上氣息內斂,如同蟄伏一條古凰,顯然有不小收獲,實力提升極大。

    雖然她語氣不好聽,但秦塵還是從她的語氣中感受到了一絲善意,以及,一絲自己和陳思思走在一起的不爽。

    這小妮子!

    秦塵沒有理會對方,而是低聲詢問葉莫和嚴赤道。

    原來,他們等人在進入這異魔大陸之后,一開始也只是在外圍廝殺,同時得到了不少的奇珍異果收獲,實力不斷提升,但為了安危,也只是在外圍歷練而已。

    而在一年多前,突然有消息傳出,在這大陸深處,竟有一片遺跡宮殿,其中寶物重重,有突破武帝的際遇。

    這自然令他們興奮萬分,一路趕來,果然見到了遺跡宮殿,只是在這遺跡宮殿中,危險重重,他們丹閣眾人好不容易匯聚在了一起,卻幾次差點斃命,意外之中,卻恰好遇到了陸昊然前輩。

    陸昊然前輩得到過多次際遇,修為突飛猛進,這才令他們安全通過遺跡宮殿,后來與司徒真大人和凌遠南等人相遇,眾人實力再度壯大,一路前行,在不久前剛剛來到此地,發現了這規則神樹。

    只是這規則神樹上的規則果實,目前還未成熟,眾人于是在這里駐扎下來,這些天中,各大勢力之人陸陸續續到達,這才匯聚成了現在的樣子。

    不過,可以看出,各大勢力損失很大,各個勢力都隕落了幾乎一半的人,畢竟當時所有進入此大陸的強者,包括天驕,都已經來到了這宮殿中,外圍幾乎無人剩下了。

    “陸昊然?”

    秦塵悄然看了安靜待在人群中的對方,眸光微微一閃。

    一年多前,那自己應該是剛好擊殺了風雨雷,在處于苦修之中,所以自己沒有得到消息,而其它人,便如同商無忌率領的霧隱門和古方教魏星光、歸元宗岳忠奎一般,俱是被宮殿遺跡的消息吸引到了這里。

    這分明是有人在故意傳播此地消息,將所有人都吸引來此地。

    如此說來,丹閣中有問題的,很有可能是這陸昊然!

    秦塵心中一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