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61章 為帝子陪葬

武神主宰
     “是飄渺宮還有這黑衣人,斬殺了風雷帝子,當時保護帝子的獰墨武皇也慘遭殺手,屬下當時就在現場,但卻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看著帝子被殺,屬下無能,還請大人

    責罰!”

    古蒼武皇雙膝跪下,痛哭流涕,一臉憤怒和痛苦,仿佛,風雷帝子之死,令他無比自責,內心煎熬。

    “放屁,古蒼武皇,你休要血口噴人,我飄渺宮豈會殺你軒轅帝國帝子。”

    不等紅顏武皇開口,天菲武皇已然走出,怒氣騰騰,張口就罵,震怒之中,抬手直接朝古蒼武皇抓攝而來,殺意沖天,怒斥道:“說,你陷害我飄渺宮,究竟是何用意。”她很清楚,飄渺宮的人根本沒有斬殺風雷帝子,進入這神秘大陸之后,她們飄渺宮的諸多強者第一時間就聯系上了執法殿的那些黑衣人,進入到了這遺跡宮殿之中,整個

    過程,根本沒人離開,又豈會殺死那風雨雷。

    只是,她那強勢的出手,卻立即讓金身武皇震怒起來,他跨前一步,一拳轟出,渾身金光璀璨,只見無數符文閃爍,將他襯托的如同一尊金色神靈,一拳轟向天菲武皇。

    轟!

    兩股可怕的力量碰撞,虛空中陡然響起了驚天的轟鳴,虛空瑟瑟發抖,似乎要爆裂開一般,強烈的氣息驚得所有人瘋狂后退。

    蹬蹬蹬!

    可怕的沖擊力下,天菲武皇臉色發白,巨大手掌被金身武皇一拳轟爆開來,整個人倒退了好幾步,這才穩住身形,氣息虛浮,驚怒看著金身武皇。

    金身武皇并未趁勝追擊,只是冷冷盯著天菲武皇,目光冰冷如利刃,寒聲道:“天菲武皇,你這是做賊心虛么?”“什么做賊心虛,你別血口噴人。”天菲武皇壓制住體內沸騰的血氣,暗暗震驚金身武皇的可怕,同時怒聲道:“金身武皇,本皇實話告訴你,我飄渺宮,說了沒殺你軒轅帝

    國風雷帝子,就是沒有,若真是我飄渺宮所殺,我飄渺宮大可直接說出,難道還怕你軒轅帝國不成。”

    即便處于下風,可天菲武皇依舊十分霸道,語氣傲然。

    她有這個底氣,普天之下,能敢這么對軒轅帝國的,只有飄渺宮之人。

    “金身武皇,你別被此人給蒙騙了,我飄渺宮絕沒有殺你軒轅帝國的風雷帝子。”這時紅顏武皇也跨前一步,也沉聲說道。

    飄渺宮雖不怕軒轅帝國,但也不想在這種事情上被人誤會,遭至無妄之災。

    “古蒼武皇,你確定帝子是飄渺宮之人所殺?”金身武皇轉過頭。

    如果是別的勢力,金身武皇絕不會這么問,但飄渺宮,他必須問清楚,這是一個不弱于他軒轅帝國,甚至聲勢還要在軒轅帝國之上的勢力,一旦弄錯,事情將無法收拾。

    當然,他也絕不害怕,若風雷帝子真是飄渺宮之人所殺,拼了死,他也要為風雷帝子報仇,一血前仇。“金身武皇大人難道連我也信不過么?”古蒼武皇頓時憤怒起來,仿佛為金身武皇不信任自己而震怒,他厲聲道:“古蒼豈敢欺騙金身武皇大人?此事乃是古蒼親眼所見,句

    句屬實,絕無半點虛言。”說到這里,他深吸一口氣,道:“金身武皇大人,你可以自欺欺人,不相信我,但你想想看,帝子是什么人物?他身上擁有大帝留下的武帝印記,這古虞界中,雖強者如云

    ,但能擊殺圣子之人極其稀少,也唯有飄渺宮才最有這個實力,你可別被這飄渺宮之人給騙了。”

    金身武皇豁然一驚。

    的確,風雷帝子身上擁有大帝印記,一旦遭遇危險,軒轅大帝的意念分身定然會降臨,即便是古虞界能夠封鎖虛空,導致武帝意念十分薄弱。

    可軒轅大帝是誰?武域之中最頂級的人物,以大帝的實力,絕對能破開這古虞界的壓制,進行降臨,因此一般人根本殺不死風雷帝子。

    除非是飄渺宮。

    飄渺宮的上官曦兒,是大帝的至交,同時也是大陸最頂級的武帝,論威勢,還要在大帝之上,若說有誰能對大帝造成傷害,上官曦兒絕對其中一個。

    更何況,下,寶物眾多,的確是所有勢力中最有可能的一個。見金身武皇面色變幻,若有所思,古蒼武皇繼續趁熱打鐵道:“金身武皇大人你想一想,屬下也是軒轅帝國武皇,豈會欺騙大人你?更何況,屬下陷害這飄渺宮,又有什么好處?更何況大人你仔細想一下,風雷帝子隕落,大帝他一定能得到消息,說不定正處于萬分震怒之中,我等保護帝子不成,已經十分危險,若連擊殺帝子的兇手都抓不

    到,大帝會怎么想?恐怕你我,再無任何活路。”

    “不……不只是你我!”

    古蒼武皇豁然轉頭,看向蠻火武皇等所有剩下的軒轅帝國武皇,厲聲道:“恐怕在場的所有人,都難逃大帝的怒火,統統都要為帝子陪葬。”說到這,古蒼武皇臉上盡是悲憤:“我古蒼,保護帝子不利,本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之所以茍且偷生到現在,正是為了揭穿著飄渺宮的虛偽面目,若金身武皇大人和諸位不

    替帝子大人報仇,那我古蒼即便粉身碎骨,也要殺盡這飄渺宮之人,為帝子報仇雪恨。”

    轟!古蒼武皇怒喝,渾身爆發驚人威壓,駭人的氣息席卷開來,竟比之前的蠻火武皇絲毫不弱,他在燃燒真元,身上無盡符光閃爍,甚至連血脈都燃燒起來,這是古宙血脈,

    虛空震蕩,十分凝實,像是要凝固一般,散發窒人氣息。

    直接燃燒血脈,這是大忌,很容易對血脈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勢,古蒼武皇這分明是要拼了命,也要與飄渺宮死磕到底。

    難道兇手真的是飄渺宮的人呢?眾人腦海中紛紛冒出這個念頭,實在是古蒼武皇的舉動太過逼真了,那種憤怒,那種視死如歸,絕不像是裝模作樣,而是真正的發自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