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62章 血口噴人

武神主宰
     想想也是,若是大帝知道帝子死在了古虞界中,他們之中的所有人,都難逃責罰,大帝一怒之下,甚至會將他們所有人盡皆滅殺,一個不留。

    “金身武皇大人,抓住飄渺宮的人,為帝子大人報仇。”

    蠻火武皇縱身而來,第一個憤怒開口。

    他一開口,剩下的其余軒轅帝國武皇也都紛紛掠來,一個個驚怒道:“金身武皇大人,別猶豫了,我等相信古蒼武皇,兇手一定是這飄渺宮之人。”

    他們身上,盡皆綻放恐怖流光,一個個怒氣沖沖,拼死一般。

    反正是個死,還不如擒拿住飄渺宮之人,為帝子報仇,屆時還能將功補過。

    整個石窟中霎時縈繞無盡殺機,恐怖的殺意,讓人窒息,無不變色。

    神情始終淡定的紅顏武帝臉色微變,她寒聲道:“諸位,風雷帝子的確不是我飄渺宮所殺,還請諸位能冷靜一點。”

    她不是怕了軒轅帝國的武者,而是不想替人背黑鍋。

    “哈哈哈,不是你飄渺宮所殺,又是誰所殺,難道古某還會嫁禍你不成?”古蒼武皇怒吼:“我明明看到,就是你飄渺宮之人所殺。”

    “哼,你說是我飄渺宮殺了風雷帝子,那你告訴我,是哪一個?”紅顏武帝怒喝。古蒼武皇冷笑:“紅顏武皇,你別裝了,殺死風雷帝子的正是你自己,還有那個黑衣人,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群執法殿的黑衣人,以及幾個氣息極其可怕的怪物,不像是

    人類,而像是某種異族強者。對了,你們原本還想奪舍帝子大人,但卻因為大帝意志的緣故,奪舍失敗,這才擊殺了帝子大人。”說到這里,古蒼武皇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猛地一驚,驚聲道:“對了,本皇記得,當時那群執法殿的黑衣人,數量極多,現在卻只剩下了你們幾個,剩下的人去哪里了?

    難道是像奪舍帝子大人一般,奪舍了其它勢力的強者?”

    古蒼武皇神色震驚的看向周圍的各大勢力,仿佛這各大勢力之人,都是被奪舍了一般。

    轟!

    此言一出,整個現場再度爆出轟鳴,瞬間沸騰。

    一個個彼此對視,神色間有著驚色。

    古蒼武皇所說的是假的還好,可若是真的,那豈不是各大勢力中都混入了不少那什么黑衣人?其中血脈圣地的月超侖和嘉怡宜臉色更變,他們悄然看了眼秦塵,心中驚怒,本來他們對秦塵所說,還有些將信將疑,但此刻,古蒼武皇所說的內容從側面印證了秦塵的

    所說,令他們內心更加的警惕。

    當然神色最驚怒的,還是那黑衣人首領和紅顏武皇等人。

    他們所做之事,一向極為秘密,根本無人知曉,這古蒼武皇是如何知道的?

    甚至忍不住懷疑,難道真是他們派出去的黑衣人,欲要奪舍風雷帝子,結果導致風雷帝子隕落?

    可他們根本沒有下過這等命令。

    “古蒼武皇,你血口噴人,什么異族強者,莫名其妙!”紅顏武皇打死也不可能承認這個,立即怒喝道。“好,你說我血口噴人,那你告訴我,自從進入古虞界之后,除了此大陸開啟之時,我等見過你飄渺宮之人,其他時候,你飄渺宮諸多強者都銷聲匿跡,毫無音訊,你們到

    底去了哪里?”

    “只有有任何一個勢力,任何一個人,能夠證明你們飄渺宮任何一個人不在場,那我便自刎在此,證明你飄渺宮的清白。”“還有……”古蒼武皇冷笑一聲,用力一指黑衣人首領:“還有這些人,更加古怪,當初在此大陸開啟,彩虹橋出現之時,我等根本不曾見過這些黑衣人,又為何會突然出現

    在這里?和你飄渺宮的人在一起,你們飄渺宮和這群黑衣人,到底在謀劃些什么?你可否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來!”

    說到最后,古蒼武皇渾身氣血震蕩,聲音隆隆,振聾發聵。

    眾人瞬間看向紅顏武皇等人,眼神中流露出來警惕。

    的確,這一切太古怪了。

    古虞界雖然極其遼闊,可飄渺宮強者畢竟人數眾多,各大勢力的人,偶爾也能遇到。

    但這兩年多時間來,他們竟一次都沒遇到過飄渺宮的人,除了在這古怪大陸出現的時候,眾人見到過之外,其余時候,竟無一人有飄渺宮的消息。

    這……

    太奇怪了。

    “紅顏武皇,古蒼武皇所言雖嚴厲,但卻有道理,還請紅顏武皇說明下,你們飄渺宮的人這段時間一直在哪里?”

    “沒錯,為何從來都不曾有你們飄渺宮的蹤跡。”

    “這大陸出現之時,你們飄渺宮是第一個在現場之人,現在想來,十分古怪,古蒼武皇所說的奪舍一事,是否為真,還請紅顏武皇給我等一個解釋。”

    諸多勢力之人,臉色微變,其中有一些人,情不自禁開口。“這古蒼武皇在胡說八道,諸位也信?還什么奪舍,普天之下,即便是武帝級血脈師,都不能肆意奪舍,難道我飄渺宮所帶之人,就擁有這個能力呢?至于什么異族強者,

    更是無稽之談,現在本皇倒是懷疑,這古蒼武皇胡言亂語,陷害我飄渺宮,是不是有什么陰謀?”

    紅顏武皇心臟狂跳,卻面不改色道,矛頭一轉,直指古蒼武皇。

    “是啊,奪舍一事,太玄幻了。”“呵呵,羅某可聽聞,即便是武帝級血脈師,也極難奪舍他人,畢竟奪舍一事,事關靈魂,且屬于禁術,若非生死關頭,根本無人施展,要說飄渺宮之人擁有這等能力,的

    確有悖常理。”

    “這古蒼武皇并無證據,卻在這胡言亂語,倒是有些古怪,不得不防。”

    這時各大勢力中,亦有一些強者開口。

    這些人,實力都頗為可怕,在各大勢力之中,地位也極高,這一開口,讓場上的議論和懷疑之聲,瞬間安靜了不少。

    “他們幾個……”

    一直觀察局勢的秦塵卻目光一凝,暗中記住了這開口的幾人,同時和月超侖目光碰撞在一起,只見月超侖也對那幾人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這幾人,有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