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69章 果實到手

武神主宰
     “哼!”

    人群中,慕容冰云突然冷哼一聲。

    她眸光閃爍七彩靈光,本來位于第一陣營,此刻跨前一步,竟也要跨入那規則之力實質化的區域。

    “冰云!”

    紅顏武皇緊張道。

    此行古虞界,她有兩個任務,第一個,就是配合黑衣人的行動,第二個,則是保護慕容冰云。

    相比而言,在古虞界修煉反而排到第三去了。

    若是慕容冰云在這里出了什么事,她萬死也難辭其咎。

    慕容冰云并未理會她,而是傲然的跨了進去。

    嗡!

    宛若化作實質般規則之力,驀地斬來。

    慕容冰云面色一冷,身上靈光綻放,如同神靈一般,融入天道。

    “冰云她站住了!”

    紅顏武皇大喜。

    突然……

    慕容冰云悶哼一聲,嘴角溢出鮮血,身體一晃,差點摔倒。

    可最終,她還是站穩了腳跟,重新站直了身軀,一雙眼眸,熠熠生輝,高傲如云。

    秦塵瞥了眼慕容冰云,目光微微一冷。

    這慕容冰云的氣質,太像當年的上官曦兒了,當年的上官曦兒,也如這慕容冰云一般,高高在上,俯視眾人,天底下的男人,都不入她法眼,唯有秦塵,令其折服。

    可誰知,那高傲的面孔下,卻隱藏有如此歹毒的心。

    慕容冰云和上官曦兒還真是師徒,簡直就跟一個骨子里刻出來的。

    沒有再看慕容冰云,秦塵轉頭,凝視前方的規則神樹。

    很近了。

    此時的規則神樹,已經變得極其清晰,其氣息內斂,像是蘊含至高大道一般,掌控萬物規則。

    神樹內部,脈絡清晰,宛若透明一般,唯有天生地養,才能孕育出這等逆天之物。

    秦塵還在勇往直前,他全身發威,空間圣體無比恐怖,催動到極致,不滅圣體在這股規則之力的絞殺下,竟在一絲絲的提升。

    不滅圣體,每一次的提升,都需要經歷恐怖的磨礪,對于別人而言是無盡痛苦的規則之力絞殺,對不滅圣體而言,卻是一種歷練,一種提升。

    “這般速度下去,我的不滅圣體竟有向七重中期進發的趨勢。”

    秦塵驚訝。

    沒想到對抗規則之力,竟還有這樣的收獲。

    但他也清楚,若非自身修煉成了空間之體的緣故,光靠不滅圣體,是萬萬抵擋不住如此可怕的規則之力的,屆時,規則之力就不是歷練,而是抹殺。

    秦塵渾身綻放光芒,宛若一尊神靈一般,一步步向前,艱難抵擋。

    他的身軀在顫抖,皮膚都出現了裂紋,如同即將碎裂的瓷器,這種痛苦誰能承受?但秦塵卻硬生生承受了下來,并且,還繼續在向前,風采絕人。

    他需要盡管采摘到規則果實,因為他不清楚黑衣人的陰謀到底是什么。

    眾人震撼的看著秦塵,全都呆滯住了,這完全就是武帝風采,也讓眾人目眩心馳,認為秦塵其實應該是一位九天武帝,故意偽裝成了武皇的模樣。

    半柱香之后,秦塵幾乎殺到了規則神樹之前。

    從這里看,規則神樹更加的清晰。

    種種流光溢彩,令人沉醉其中。

    到了這里,秦塵動一下都十分的困難,因為任何一絲規則之力的波動,都能令他身受重創。

    慶幸的是,那些熔炎怪物對那規則之力實質化的區域,也仿佛十分忌憚,根本無法進入到這片區域,否則秦塵早就陷入危難了。

    而在秦塵身后,慕容冰云便沒有秦塵那么強大了,她即便是依靠著天生靈體進入了規則之力實質化的區域,可距離秦塵,卻有起碼數米的距離。

    而這數米距離,便是一條鴻溝。

    “嘶!”

    熔巖湖外的石窟之中,嚴赤道和葉莫等人完全呆滯住了。

    秦塵太可怕了,竟是所有人中唯一一個最靠近規則神樹之人,難道他將是第一個采摘到規則果實的武者嗎?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秦塵終于來到了規則神樹之邊。他腦海中凝練出的規則碎片數量極多,如果他是后期武皇的話,足以沖刺半步武帝境界了,但因為修為的緣故,雖然凝練出了如此之多的規則碎片,但他的修為依舊卡在

    中期巔峰。

    越是靠近規則神樹,規則之力的散逸就越可怕,只見秦塵身體各處都溢出了鮮血,隨時要崩碎,而秦塵哪怕是移動手指這一個小小的動作,都要小心翼翼,萬分謹慎。

    此刻,秦塵距離最近的一枚規則果實,只有半米不到。

    相比當初在遺跡中得到的規則果實,這里的規則果實無比的新鮮,氣息愈發的濃郁,在果實表面,有淡淡的符文閃爍,縈繞出一道道復雜的紋路,顯示出大道的繁雜。

    可即便是如此近的距離,秦塵也無法看清果實上的紋路,好像有一種奇異的力量在遮蔽。

    秦塵艱難的伸出手,他的手指之上,規則之力縈繞,每多伸出一寸,受到的壓迫便越強。

    秦塵不敢貿然,一點點向前,光是伸出手一個動作,就耗費了他足足半柱香,終于觸摸到了第一枚規則果實。

    眾目睽睽之下,規則果實接觸到血氣,自然落下,被秦塵接在掌心。

    “靠,真被他得到了?”

    “規則果實啊!”

    “還有沒有天理了?”

    人群狂震,一個個倒吸冷氣。

    所有人中,竟然是一個下四域的弟子第一個得到規則果實,這……想想就讓他們要吐血。

    可接下來,每個人的目光都火熱起來。“秦塵是吧?你應該也感覺到了,以你中期巔峰的修為,即便吞服再多的規則果實,也是無用,根本無法跨入武帝境界,不如將你手中的這一枚規則果實賣給我,價格隨便

    你開?”

    有強者第一時間開口,眼神火熱。

    “不,賣給我,保證比誰的出價都要高出一倍。”

    “我高出兩倍!”

    “只要你賣給我,我蕭家,將對待閣下為座上賓,從今往后,閣下的事,就是我蕭家的事。”

    “小子,把規則果實給老夫,老夫將護你安全。”

    “趕緊交出來吧!”

    “以你的修為和背景,根本保不住這規則果實,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別惹禍上身。”一群強者紛紛厲喝,目光冷厲,有誘惑,也有警告,各施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