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75章 強敵環視

武神主宰
     “這些東西竟然是這秦塵釋放出來的。”

    “靠,直接給了這些奇異靈蟲十枚規則果實,這小子瘋了吧?”

    “殺了他,奪走規則果實。”

    金身武皇等人一共才搶來十多枚規則果實,連人手一枚都不夠,看到秦塵竟然把十枚規則果實直接給這群奇異靈蟲吞噬,一個個氣急攻心,大怒不已。

    太可恨了,他們辛辛苦苦,連一顆都未必得到,秦塵倒好,連蟲子都喂了十顆,簡直人神共憤啊。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迅速的爆射而來,規則神樹上的規則果實在全部采摘完之后,周圍原本濃郁的規則之力,迅速減弱了許多,對眾人的束縛,也減輕了許多。

    “殺了那秦塵,搶走規則果實。”

    有人怒喝,齊齊沖來,甚至連那些之前沒能沖入規則實質化區域的武皇們,在規則之力減弱之后,也齊齊沖來。

    “秦塵,你快走,我來替你擋一下。”

    司徒真大驚,急忙說道。

    “司徒大人,你先走,記住,帶上丹閣的所有弟子馬上離開這里,還有,小心陸昊然!”

    秦塵抓住司徒真,同時三枚規則果實已然塞入他的手中,迅速的說了一句,而后不等司徒真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然縱身而起,沖向晶石區域外。

    一路上,司徒真對自己倒是十分公平,處處維護自己,秦塵自然不能讓他為了自己而死在這里。

    “快,這小子想走。”

    “攔住他!”

    “不能讓他跑了。”

    人群大怒,瘋狂沖來。

    “死!”

    其中反應最迅速的是慕容冰云,她距離秦塵最近,之前沒有資格爭奪規則果實,如今脫困之后,第一個殺向秦塵。

    轟!

    七彩霞光綻放,身形飄零如仙,暴斬而來。

    “滾!”

    秦塵怒喝,一拳轟出。

    轟!

    雙方在虛空中碰撞,霎時如隕石墜空,天崩地滅一般,整個石窟中,到處都是轟鳴陣陣。

    驚人的爆炸下,慕容冰云倒飛出十數米,臉色發白,吐出一口鮮血。

    先前的規則損傷,她還沒有痊愈。

    相反,另一邊的秦塵,只是身形一晃,并未有什么大礙。

    只是慕容冰云的這一擊,卻讓他身形停頓了一下,立即給其他人的追殺帶來了機會。

    “天控萬轉陣盤,困!”

    費老抬手,那陣盤迅速出現在秦塵頭頂,化作一方迷蒙的陣法,蓋壓而下。

    可那陣法還沒落下,砰的一聲,一道金色符紙掠來,瞬間撕裂開費老還沒來得及布置完成的陣法,是金身武皇。

    他自然不能讓費老將陣法布置完成,一旦秦塵被困陣法中,規則果實便是費老的囊中之物,屆時他們想要奪回,難度甚至更高。

    咻!

    金色符紙化作流光,斬向秦塵右手的儲物戒指。

    轟!

    金光璀璨,這片天地都沸騰了,無數虹光綻放,幾乎淹沒一切。

    “這寶物……”

    秦塵感到一絲危機感,他有種感覺,這金色符紙威力極其可怕,在某種程度上甚至能夠傷到自己,他剛準備祭出番天印抵擋,噗的一聲,一道霞光掠了過來,直接撞在金色符紙之上。

    是紅顏武皇!

    她頭頂懸浮七竅玲瓏球,籠罩這一方天地,目光死死盯著秦塵手中的儲物戒指。

    他們這群人,一邊齊齊要搶奪秦塵身上的儲物戒指,一邊,又要保證是自己得手,因此彼此之間相互牽制。

    嗖!

    秦塵抓住機會,直接沖天而起。

    另一邊,司徒真雖然不清楚秦塵的用意,但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冷喝道:“所有丹閣弟子聽令,馬上離開此地,回到古虞界中。”

    他自己自然是不走的,但如葉莫、嚴赤道、歐陽娜娜這些丹閣的天才們,修為雖然也很可怕,但在半步武帝強者面前,卻根本不算什么,抬手便能鎮殺,留下來不但幫不上忙,反而是累贅。

    聽司徒真這么一說,其他勢力的強者也紛紛反應過來。

    “器殿弟子聽令,巔峰武皇以下,盡皆離開!”

    “血脈圣地的弟子都退出這里。”

    “幻魔宗的人退出去。”

    一道道厲喝響起,到了這個地步,普通后期武皇已經起不到什么作用了,留下來,反倒容易出現意外。

    真正的決戰,在他們這些頂級強者之間。

    各大勢力的人聞言,全都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有人飛掠而起,準備離開這里。

    “可惜了。”

    黑衣人首領嘆了口氣,他還準備多看一會兒熱鬧,可現在,只能出手了。

    嗡!

    他右手伸出,手中瞬間出現了一枚黑色令旗,這令旗一出現,整個石窟中瞬間彌漫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一絲絲黑色光線從那令旗上爆射而出。

    嗤嗤嗤!

    這些黑色光線落在石窟之中,霎時間,石窟周圍浮現一道道漆黑的禁制紋路,轟隆聲響起,眾人一開始所來的道路,全都封閉了起來,只留下黑衣人首領身后唯一的一條通道。

    嗖!

    他身形一晃,倏地來到出口之前,攔住了去路。

    “諸位,何必急著走呢?不如留下來多看一會熱鬧?”

    他微微笑道,眸中流露嗜血光芒,將最領先的幾人攔了下來。

    “閣下想做什么?”

    “讓開!”

    沖在最前方的,是幾名歸元宗之人,看到這一幕,目光頓時一冷,想要出手,可考慮到對方是執法殿之人,只能硬生生的停下出手,呵斥出聲。

    “嗯?”

    而這一舉動,也瞬間引來了其他人的注意,那黑色令旗散發出陰冷的氣息,即便是金身武皇這等強者,一瞬間也感到了絲絲的不寒而栗。

    “難道我說的話諸位聽不清嗎?留下來看熱鬧,不很好么?”黑衣人首領桀桀怪笑道。

    “不知所謂。”

    一名歸元宗武皇冷哼一聲,身形一晃,直接就要從黑衣人首領身邊沖出去。

    只是,他剛來到對方身邊,黑衣人首領雙眸中驀地閃過一絲厲芒,右手閃電般探出,噗的一聲,竟硬生生的插向那武者的頭顱。

    “你想做什么?”

    對方大怒,轟,身上爆發出可怕的真元氣息,他大手探出,要擋住這一擊,可下一刻,他便慘叫出了聲,只聽的噗的一聲,黑衣人首領的手掌輕易的就洞穿了他的手臂,而后硬生生的插入了他的頭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