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79章 人王精血

武神主宰
     “殺!”

    金身武皇最是勇猛,他強勢殺出,且有費老的陣盤幫助,又有血脈圣地的血脈大陣相助,所向披靡。

    原本還殺氣騰騰,敵意濃烈的一群人,如今聯手起來,竟一點都沒有違和感。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這是生死之戰,關系到他們的生存,沒有人敢怠慢,敢偷奸耍滑。

    轟!

    而晶石島嶼附近,秦塵與凌遠南也戰成一團,雙方被無盡的華光遮蔽,讓人看不清真相。

    劇烈轟鳴和華光中,秦塵盡展所能,打的是酣暢淋漓。

    凌遠南在規則層面更高,因為他是半步武帝,可以調動一部分的規則之力,蘊含莫測的殺機。

    秦塵雖然領悟了不少規則之力,但卻根本調動不了任何的規則,因此,在規則層面上秦塵完全被壓制住了,但這無所謂,他本來就不是靠規則之力在戰斗。

    相反,沒有規則的干擾,他可以全神貫注在肉身上,一拳一腳,皆是肉身在發威,讓他更好地運用這樣的力量。

    這時候,秦塵甚至有種回到當初和無數血色異獸大戰,感悟殺道拳意的狀態。

    他越戰越強,有時候更是以傷換傷,打法完全不講道理。

    沒辦法,他的體魄太強橫了,常規防御力就接近最低的九天武帝,比凌遠南還要可怕,更不用說是運轉空間圣體后的威能了,他的防御力還能飆升一大截,可以完全硬吃凌遠南的轟擊。

    這讓凌遠南有種頭大的感覺,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對手,明明武皇級的戰力,卻還用以傷換傷,同歸于盡的打法。

    而更讓他無奈的是,偏偏秦塵的防御還無比強橫,完全可以硬吃他的攻擊,讓他出手之間也有了幾分忌憚,不敢深入,萬一被秦塵抓住機會亂來一把,那他還真有可能被重傷了。

    半步武帝被中期巔峰武皇重傷,這是何等的奇恥大辱?

    這出手一有顧忌,凌遠南想要鎮壓秦塵就更加困難了,遲遲打不開局面,戰斗一直僵持。

    “這小子,防御力怎么會這么變態!”

    凌遠南發狂,本以為自己出手之下,秦塵會瞬間被鎮壓,可誰知道事實并不是這樣,反而是他陷入到了無盡的戰斗中,身上頻頻添上傷口。

    秦塵的殺道拳意太可怕了,一拳之下,雖不能重傷他,可那種可怕的拳威還是震得他連連后退,嘴角甚至溢出了鮮血。

    繼續這樣打下去,秦塵沒事,他就先要死了。

    一開始,凌遠南還在奢想,秦塵的這種狀態不能持久,肯定是施展了某種秘法,可交手上百招之后,秦塵還是這般生龍活虎,這就讓他感到了不對勁。

    “難道此子的防御,本身就有這么可怕?”

    他倒吸一口冷氣。

    如果是這樣,那秦塵未免也太可怕了,如果今日不將他斬殺,一旦等他成長起來,別說是他了,對整個凌家都是一場災難。

    而且,凌遠南心中也狐疑,秦塵為什么會這么猛?

    他心中充滿了強烈的覬覦,秦塵身上光芒璀璨,這絕對是某一種可怕的秘法,這令他怦然行動,貪欲之念瘋狂蔓延。

    沒想到秦塵身上除了規則果實,還有如此驚人的煉體秘法。

    他一定要得到這樣的秘法,必然可以讓他實力無數倍的增長,成為碾壓金身武皇和紅顏武皇的逆天強者。

    “絕不能讓那小子活著出去,他身上的東西都得是我的。”

    突然,凌遠南怒吼一聲,一咬牙,手中忽地出現一張符紙。

    這符紙呈半透明,上面還浸染著一絲絲血黑色的東西,像是干涸的鮮血,一出現在虛空,就散發出了令人心悸的恐怖氣息。

    噗!

    凌遠南吐出一口精血,精血融到那符紙之上,那原本干涸的血黑色鮮血,竟一下子蘇醒了一般,爆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荒古氣息。

    一股仿佛能鎮壓九天十地的力量蔓延了下來,秦塵震驚的發現,自己的身體好像被凝固了,半點也動彈不得。

    “這到底是什么符紙?”

    秦塵震驚,如此恐怖的氣息,絕對是武帝強者中最逆天人物才能擁有的。

    甚至于,不遠處的金身武皇等人也被這股力量給震驚住了,一個個駭然看過來。

    這股力量之下,他們體內的血脈也仿佛被壓制住了,難以動彈和釋放。

    “哈哈哈,此符紙,乃是我凌家上古時期的老祖,所殘留下的人王精血,人王精血一出,能夠鎮壓武帝強者,今日,就拿你來祭煉我人王血脈一族。”

    凌遠南瘋狂嘶吼。

    這樣的異寶,本來他根本舍不得施展,因為整個凌家也沒有多少,他也只有一張而已,這等異寶,足以令他在最危險的時候逃走,是他用來在被九天武帝強者擊殺時,逃生所用。

    但現在,為了斬殺秦塵,他顧不得太多,瘋狂的釋放了出來。

    只要斬殺秦塵,奪得他身上的規則果實,再加上秦塵的煉體秘法,他必然能在短時間內突破到武帝境界,甚至成為在場最強之人。

    如此誘惑,讓他如何能按奈得住。

    “死!”

    符紙釋放,凌遠南自然不會白白浪費這樣的機會,他撲身而出,一指點出,一道血光射出,化成了利劍也似,向著秦塵的眉頭刺去,要將他的腦海生生釘穿。

    “血脈壓制?”

    秦塵笑了,這股力量的確十分可怕,令他身軀難以動彈,行動受阻,但凌遠南若以為這樣就能擊殺他,太天真了。

    “雷霆血脈!”

    轟!

    秦塵施展雷霆血脈,霎時,他身上涌現出道道雷光,雷光閃爍,那人王血脈的壓迫瞬間消散,被沖擊開來。

    “番天印!”

    同時,秦塵終于施展出了番天印,漆黑大印出現,迎風而漲,瞬間化作一座山岳一般,聳立在他眉心之間,凌遠南點出的血光擊在番天印上,整個大印劇烈顫抖,卻堅若磐石。

    凌遠南的眼珠子驀地瞪圓了,這是什么寶物?為何從來不見秦塵施展過?

    在他震驚之中,秦塵驀地動了,咻,他的身形如同幽靈一般,瞬間來到凌遠南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