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593章 布下棋子

武神主宰
     “給我擋住。”

    感受到背后襲來的恐怖力量,金身武皇怒喝,他知道自己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要么生,要么死。

    嗡,金色符紙上爆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向著后方驀地暴斬而出,同時他身體中,有一股可怕的氣息復蘇,一個浩瀚的虛影,從他身體中沖了出來。

    是無殤武帝的神念分身。轟

    !

    而這時七竅玲瓏球的氣息已然降臨,那可怕力量沖在金色符紙之上,原本金光璀璨的符紙,一瞬間黯淡了下來,被擊飛出去。緊

    接著,無殤武帝的神念分身,也被七竅玲瓏球的可怕力量給碾碎,但經此阻攔,那力量減弱了十之,只剩下最后一股,轟在了金身武皇身上。噗

    !

    一口鮮血噴出,金身武皇臉色發白的可怕,可身形卻絲毫不停,直接沖入了通道之中。“

    紅顏武皇,今日且饒你一命,但我軒轅帝國,絕不會放過你飄渺宮的,帝子之仇,血債血償。”

    凄厲的怒吼聲,從通道中傳出,而金身武皇已經趁此機會逃得無影無蹤,連他那金色符紙都不要了。“

    可惡啊。”

    噗!

    紅顏武皇噴出一口鮮血,臉色鐵青,一個是反噬,另一個則是氣得。

    她一直以為,金身武皇瘋狂追著她殺,目的是為了替風雷帝子報仇,可現在才回過神來,其實對方從一開始,就沒想著殺死她報仇,而是四處尋找逃走的機會而已。只

    可惜,自己竟然著了他的當。現

    在,不但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人離開了,連金身武皇都逃走了,再想攔住他們,幾乎已經不可能了。“

    完了!”紅

    顏武皇心頭一沉,內心徹底絕望。她

    不明白,女帝大人為什么要和這異魔族人聯合,將飄渺宮投入到萬劫不復的地步中去,但她不理解歸不理解,依然會堅決執行女帝大人的命令。“

    什么,金身武皇逃走了?”“

    這也太狡猾了。”

    “卑鄙啊。”

    “完了,金身武皇走了,我們怎么辦?”

    看到這里的場景,剩下的所有人全都震驚,而后一個個駭然和驚恐。之

    前,他們之所以能抵擋這么久,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金身武皇的出手,可現在,金身武皇一走,他們這邊戰力大減,到時候,一個都逃不了。

    “不行,一定要沖出去。”這

    一刻,費老等人都驚懼了,特別是看到金身武皇是獨自一人離開之后,也顧不得麾下的弟子,一個個瘋狂沖向那通道。

    轟!諸

    多武帝強者一同離開,那聲勢之浩大,即便是強如古拉斯,一時間也難以完全阻攔。

    此時,沒有人關注到,金身武皇的金色符紙在被震飛出去之后,正巧落在秦塵不遠處。“

    收!”

    秦塵一抬手,那金色符紙瞬間落入他的手中,而不遠處的魔卡拉也仿佛沒看到一般。這

    是自然的,別看魔卡拉先前和秦塵打的難解難分,事實上,這只是兩人的演戲而已。

    “這符紙,果然是上古之物,不過,這氣息也太可怕了。”

    符紙入手,秦塵便吃了一驚,先前在金身武皇的催動之下,整張符紙一直綻放可怕金光,導致秦塵完全沒有機會看清,如今落入他手中,這才清楚的看到,這符紙究竟有多可怕。

    上面鐫刻有無數復雜符文,每一道符文,都蘊含大道氣息,玄妙無比,即便是以秦塵的符文造詣,一時間都難窺其奧妙。

    “這符紙絕對不簡單,起碼也是九品巔峰之物。”秦

    塵倒吸一口涼氣。能

    讓他有這種感覺的符紙,天底下極其稀少,至少以器殿的實力,是絕對打造不出來的,只有遠古之物,才能如此可怕。他

    下意識的催動精神力,滲入這符紙之中。

    轟!

    只見符紙之中,仿佛蘊含一輪金色烈日一般,連秦塵的精神力,都無法靠近,迅速被消融,并且在那烈日附近,還有一些金身武皇的真元氣息。

    “這金身武皇還真是暴殄天物。”秦

    塵無語,這符紙,應該不是某種武器,而更像是一種傳承之物,當然具體是什么,秦塵目前也不清楚,只不過記載傳承東西的符紙材料,十分珍貴而已。

    但金身武皇并不是血脈師,也不是煉藥師,對符文更是一竅不通,因此只是利用最簡單的真元祭煉,將這符紙祭煉成他的一個真寶。

    這簡直就是烏龜嚼大麥,糟蹋東西。

    就好像,一個平民拿到了一把神兵,卻不知道神兵十分鋒利,只是用刀柄去敲人,這不是十足的浪費么?當

    然,現在秦塵也沒有時間去弄清楚這金色符紙到底是什么東西,迅速將金身武皇留下的一滴精血烙印和真元氣息抹除掉,第一時間收了起來。

    遺跡宮殿中,金身武皇倉惶飛掠,突然發現自己和金色符紙的感應,徹底失去,不由氣得吐出一口鮮血。“

    可惡,本帝在符紙上留下的烙印竟被人抹去了,紅顏武皇,本帝和你勢不兩立!”

    他咆哮怒吼出聲,可身形卻不停,反而速度更快了。

    轟!

    精血燃燒,金身武皇頭也不回的離開,拼了命一般。

    寶物,不過是身外之物,失去了,還可以尋找,可命就只有一條,孰輕孰重,金身武皇再清楚不過了。收

    起金色符紙,秦塵也對金身武皇的逃走有些無語,說實話,他對任何軒轅帝國的武者都看不大順眼,但不得不說,金身武皇是個梟雄人物,在這種情況下,居然能迅速的分析出形勢,找到逃生的機會,絕非一般人物能做到的。“

    也罷,這金身武皇逃走,對我的計劃,也有一些幫助,我很想知道,當風少羽知道自己的兒子,是被飄渺宮的人斬殺的之后,會有什么樣的反應。”秦塵嘴角勾勒冷笑。金

    身武皇并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秦塵的一枚棋子,這一枚棋子,將在秦塵對軒轅帝國和飄渺宮的布局之間,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而

    時刻,戰斗已經到了十分緊要的關鍵時刻,在費老等人拼了命的出手之下,噗噗,當即有兩名異魔族武帝隕落,可同時,各大勢力之間,亦有兩名武帝隕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