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604章 攝魂之術

武神主宰
     奎因心中浮現出這么個念頭,下一刻,它終于明白秦塵為什么會露出狂喜之色了,因為在對方的腦海中,一顆金色的種子光芒大盛,釋放出一股驚天動地的吞噬之力,將它沖入秦塵腦海中的靈魂力量瞬間吞噬了過去。“

    寄生種子,而且還是金色寄生種子……”

    奎因驚怒萬分,急忙想要將靈魂力量撤回,但來不及了,寄生種子發威之下,它沖入秦塵腦海的所有靈魂力量一瞬間被切斷了聯系,盡皆被寄生種子吞噬。

    “啊!”奎

    因慘叫,雙眸之中流下鮮血,觸目驚心,慘不忍睹,而后張口就是一口漆黑鮮血噴出,靈魂大受創傷。

    “好機會!”秦

    塵早就等著這個機會了,一個巨大的黑鼎出現在秦塵面前,是鎮魔鼎,朝著奎因狠狠鎮壓下來。

    嗡!

    漆黑的古鼎散發出鎮壓萬古的氣息,鎮魔鼎,本就鎮壓天地魔族,對異魔族有天生的克制,因此一出現在虛空,奎因就感覺體內的魔氣仿佛被壓制住了一般。

    “他喵的,現在才祭出鎮魔鼎。”大黑貓不滿的看著秦塵,距離祖魔血經還是有一絲距離,沒辦法,祖魔血經乃是異魔族重寶,即便是它,目前階段,也難以安然無恙的將其攝拿,畢竟這種一族重寶,非同小可,乃是魔主用以號令天下異魔族的寶物,何其可怕?

    “鎮魔鼎?你竟然得到了天魔戰場上的鎮魔鼎?”奎

    因凄厲怒吼,它是當年魔主麾下的參謀之之一,自然知道鎮魔鼎的可怕,驚懼之下,它嘴巴張開,一顆黑色的珠子倏地出現在了它的頭頂。

    “魔元珠!”當

    !

    鎮魔鼎轟在這黑色魔珠之上,立即傳來一陣轟鳴,黑色魔珠劇烈震顫,里面仿佛有一道道魔影在迅速的席卷。

    “這樣下去,我必死,只有這樣了。”

    奎因看向四周的異魔族人,眸中閃過一絲厲芒。“

    攝魂之術!”嗡

    !

    奎因催動令牌,同時它頭頂之上的魔珠旋轉,一股無形的氣息,從那魔珠之中瞬間彌漫而出,迅速沒入周圍其余異魔族人身體。

    “啊!”剎

    那間,慘叫之聲響起,只見最前方的幾名異魔族人頓時被這股無形的力量給涌入,發出凄厲慘叫之聲,而后,它們身體無聲無息的爆裂開來,噗噗噗聲響起,一道道濃郁的漆黑魔氣挾裹著精純的靈魂氣息,一瞬間通過魔元珠進入奎因的身體之中。呼

    !

    只見原本靈魂受創,極其狼狽的奎因,身上的氣息再度飽滿起來,并且以驚人的速度,在迅速提升。

    “什么?”

    秦塵目光一凝,這奎因竟在吞噬自己的族人?

    “不好。”“

    這是?”“

    魔元攝魂之術!”骷

    髏舵主等人也紛紛后退,臉上露出驚恐駭然之色,當然,更恐懼的還是原本奎因的那些黑衣人手下,無形的攝魂之力席卷而來,它們連躲避都無法躲避,只能眼睜睜看著這股力量涌入它們的身體,將它們的靈魂和魔力給拉扯了出來。“

    不!”

    它們驚恐的嘶吼著,試圖抵抗,畢竟誰都不想死,可沒用,那無形的力量席卷而來,它們身體仿佛禁錮住了一般,身體之中,有一道無形的力量,鉗制住了它們的反抗。是

    一顆漆黑的透明種子。那

    種子在它們身體中流轉,與魔元珠形成了共鳴,令奎因的每一個手下,都無法抵抗,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身體中的靈魂和力量,被吸扯而出。

    甚至連赤炎魔君和魔厲的身體也禁錮在了虛空。

    “是死魂種!”

    赤炎魔君怒吼,眸光中充滿了憤怒之色,“奎因,你早就在我們這些執法殿弟子的身體中種下了死魂種,就是想吞噬我們的力量。”奎

    因冷笑一聲,寒聲道:“閣下一遠古魔君,卻隱藏在本座身邊,別說你沒有陰謀,既然來了,就成為本座的養料吧,放心,吸收了你們的力量,本座必然會徹底掌控祖魔血經,到時候本座成為魔主,你們也算死得其所了。”

    它一邊猙獰大笑,一邊催動魔元珠,秦塵施展出的鎮魔鼎頓時被禁錮在了半空,無法繼續壓制下去。

    “啊!”赤

    炎魔君怒吼,砰的一聲,它身體粉碎開來,靈魂和魔力就要被吸入魔元珠中,關鍵時刻,古樸玉出現,懸浮在它的頭頂,擋住了魔元珠的吸扯。除

    此之外,其他人的靈魂則被紛紛吸扯過去,唯一安然無恙的是魔厲。他

    的腦海中,一顆銀色的種子在發光,輕易抵擋住了魔元珠的吸扯。

    “是銀色寄生種子,這小子身上竟然也有寄生種子?”奎因驚怒不已,沒想到魔厲身上也有寄生種子。不

    過,光光一個魔厲,已經改變不了什么,大量的異魔族力量涌入它的體內,它身體之中的力量在瘋狂提升,而那魔元珠中的吸扯之力也越來越可怕,甚至將古拉斯的幾名麾下,也盡皆吸入了進去,慘叫著化為虛無。

    嗡嗡嗡!赤

    炎魔君頭頂的古樸玉,也在瘋狂顫動,似乎隨時都快堅持不住。“

    不行,我得重新找個肉身,不然靈魂狀態,我必死無疑。”赤

    炎魔君急了,古樸玉雖然可怕,但在靈魂狀態下,它根本抵擋不了魔元珠的吸扯,唯一的辦法,是重新找個肉身奪舍。

    “去!”

    心念一動間,它驀地化作一道流光,沖向了最近的龍震天。“

    什么?”

    龍震天大驚,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赤炎魔君給奪舍了肉身,腦海之中,兩股靈魂力量在瘋狂碰撞,但以龍震天的靈魂力量,如何能抵擋得住赤炎魔君的奪舍,僅僅片刻,龍震天臉上的掙扎之色消失了,渾身流露出一絲陰冷的氣息。

    “龍震天。”各

    大勢力僅剩的幾名武帝不由驚呼,面露慘然之色。

    “桀桀桀,什么龍震天,本座赤炎。”

    “龍震天”扭了扭腦袋,發出陰惻惻的聲音,它目光一寒,直接看向虛空中的祖魔血經,寒聲道:“奎因,你欲要奪舍我,那我便奪了你這祖魔血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