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605章 悲催的赤炎

武神主宰
     轟!它

    身形暴起如電,直接撲向半空中的祖魔血經,頭頂之上,古樸玉閃耀,爆發出驚人氣息,迅速逼近祖魔血經。并

    且,它身上彌漫出一道詭異的氣息,一道道無形的波動,瞬間沒入那祖魔血經之中。

    “嗯?融血術?”奎

    因臉色一變,寒聲道:“閣下竟然將這等功法都已經修煉成了,應該早就覬覦本座身上的祖魔血經了吧?”

    赤炎魔君桀桀一笑:“你猜!”

    奎因冷笑:“你隱藏在我身邊,便是為的這個吧,哼,以為修煉了融血術,就能奪走祖魔血經了么?祖魔血經,乃是我異魔族重寶,你一小小中位魔君,也想奪走?太天真了。”

    話音落下,嗡,祖魔血經中,霎時彌漫出一股驚人的血光,那血光噗的一聲,瞬間轟中赤炎魔君的身體。“

    啊!”

    赤炎魔君渾身像是燃燒起來,一道道血色的流光,在蒸發、在升騰,這是它身體中的血液,同時臉上露出萬分痛苦的神情,它凄厲吼叫著,身體在虛空中打滾。“

    你竟然早有準備。”赤炎魔君怒吼起來,渾身鮮血在蒸發,融入到祖魔血經之中,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癟起來,瞬間變成了一具恐怖的干尸。“

    哈哈哈,要對付你一個小小的中位魔君,本座豈需要準備那么多?你連祖魔血經到底如何運用都不知道,也想奪取祖魔血經,異想天開。”奎

    因獰笑,伴隨著血光的縈繞,赤炎魔君的肉身噗的一聲炸裂開來,剛剛奪舍的龍震天身軀,頃刻間化為虛無。

    一道黑色的流光從中爆射而出,變得無比的虛弱,正是赤炎魔君的靈魂。

    “該死!”

    它怒吼出聲,內心萬分的驚恐,目光在場上掠過,迅速落在了古蒼武皇的身上,朝著古蒼武皇暴掠而去。“

    找死!”骷

    髏舵主身形動了,瞬間攔在古蒼武皇身前,目光一寒,一道靈魂沖擊席卷而出,同時血色戰戟揮出,要斬殺赤炎魔君。赤

    炎魔君無奈,只能轉移方向,但卻發現其余幾名人族武帝,全都位于魔卡拉和骷髏舵主一側,只要它敢過去,必然會遭到魔卡拉和骷髏舵主的打擊,如今它身受重傷,靈魂本就虛弱,如何能抵擋得住魔卡拉和骷髏舵主的攻擊。

    可是,以它現在的狀態,若是不抓緊時間奪舍一人,那么要不了多久,它就會靈魂破滅,灰飛煙滅。

    它心中無奈之下,只能忿忿朝著另一側暴露而去,那邊有另外一人——紅顏武皇!“

    不好!”

    紅顏武皇看到赤炎魔君掠來,頓時大驚失色,急忙催動頭頂的七竅玲瓏球,一道無形的力量,將她守護在了里面。

    “吞天玉!”轟

    !關

    鍵時刻,赤炎魔君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急忙催動古樸玉,頓時,一道漆黑的流光從玉中爆射而出,轟在了七竅玲瓏球所化光幕之上。

    如果紅顏武皇在全盛時期,或許還能催動七竅玲瓏球阻擋住赤炎魔君的侵蝕,可如今,她身受重傷,七竅玲瓏球的威力大大減弱,再加上赤炎魔君在危機之中,連靈魂都在燃燒,再加之全力催動它那魔,黑色流光立即在七竅玲瓏球的光幕下,射出一道豁口來。

    噗的一聲,七竅玲瓏球破開,赤炎魔君一瞬間進入了紅顏武皇的身體中。

    “你……滾開!”紅

    顏武皇的聲音充滿了驚恐,面容扭曲,憤怒的嘶吼起來,可下一刻,她的聲音又變得粗獷無比,口中竟發出了陰惻惻的男聲。

    同時,一道道黑色魔氣在她的臉上蔓延,如同蛛網一般,試圖蔓延她的全身。

    這是異魔族的魔氣,在與紅顏武皇本體爭奪身體的控制權。比

    起龍震天,紅顏武皇畢竟強太多了,且,飄渺宮擁有秘法,赤炎魔君短時間內,竟無法奪舍紅顏武皇。不

    過,這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赤炎魔君畢竟是遠古異魔族的魔君,若是奪舍一名巔峰武帝,或許未必能成功,但奪舍紅顏武皇這等剛剛突破的九天武帝,還不至于失手。果

    然,伴隨著無數黑色魔氣的蔓延,紅顏武皇臉上的掙扎越來越虛弱,到最終,徹底的停下了掙扎,整個人變得木然起來。

    下一刻,一道陰冷的目光,從它雙眸中爆射而出。“

    媽的,老子堂堂異魔族魔君,竟然變成了一個女人,啊,氣死本座了!”

    尖利的聲音,從紅顏武皇口中傳出,男不男、女不女,充滿了憤怒和郁悶。“

    不過也不是沒好處,起碼得到了這飄渺宮的重寶,好歹算是有一些收獲。”赤

    炎魔君一邊氣急敗壞,一邊探手抓向頭頂的七竅玲瓏球,同時魔氣涌動,就要掌控這七竅玲瓏球,可突然間,噗的一聲,七竅玲瓏球中彌漫出一股可怕的力量,將它一下子震飛出去,渾身鮮血噴濺,身體都差點被震碎開來。

    七竅玲瓏球,乃是飄渺宮重寶,除了飄渺宮人之外,外界之人即便是得到,也無法催動,反而是會被其反噬。“

    媽的,老子怎么這么倒霉!”赤

    炎魔君都快哭了,自己到底造的什么孽啊,無奈奪舍了一個女人不說,還特么被原來“自己”的寶物給重傷,有這么倒霉的么?

    只是經此沖擊,“她”是再也不敢去強行抓攝七竅玲瓏球了,僅先前拿一下,就差點將“她”弄死,再來幾次,恐怕“她”連奪舍的目標都沒有了。

    這具身體,得愛惜啊!

    轟!而

    此刻,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響起,可怕的波動席卷開來,令所有人都痛苦倒飛,驚恐無比。是

    奎因。它

    在吸收了諸多異魔族人的力量之后,已經提升到了一個恐怖到極致的地步,那魔元珠,瘋狂顫動,竟將鎮魔鼎一點點的頂了開來。秦

    塵竭力催動鎮魔鼎,但是沒用,不是鎮魔鼎太弱,而是秦塵修為比起奎因相差太遠了,根本無法將鎮魔鼎的威力徹底釋放出來。而

    魔卡拉和骷髏舵主只能在一旁干著急,卻又無法出手幫忙,因為魔元珠和祖魔血經對它們的壓制太厲害了,以至于它們也只能勉強自保。

    形勢一下子變得再度危急起來。